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108 第108章
 
108

洛林远捂着半张脸,几乎要蜷缩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他怀疑自己是真的醉了,否则半梦半醒间,为什么能听见俞寒在电话里问他,你在哪?

他带着鼻音问:“你要来找我吗?”

俞寒:“在哪?”

洛林远说了酒店的名字,等通话结束,他在沙发上靠了半天,酒意让他脑子转不过弯,心脏却自作主张地猛跳,跳得他都没法坐稳。

他忍不住从大堂起来,一路小跑冲到了酒店旁的便利店。买柠檬水、口香糖来解酒。

又对着前置摄像头的企图打理自己的仪容,发现没法拯救,只能无可奈何地在双颊拍了好几下,清醒清醒。

脸颊被抽得火辣,他转回了大堂,坐在原来的沙发上,腰笔直地挺着,颈项长伸,好似一只盼春的鹅,不时抖擞羽翅。

洛林远不安地一遍又一遍地顺着自己微皱的衣服,盯着大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

酒店是旋转门,每次那玻璃门被推得转动起来,他都要去看,看那露出来面容是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位。

直到等得久了,他就开始怀疑自己并没有打电话,一切只是幻觉,都是他太过想念,虚构出来的一场梦。

本想再确定一次,却发现手机没电,早已黑屏。

他捏着手机,颓唐地靠回沙发上,嘴巴里的口香糖早已没了甜味,手机摔过不少次,钢化膜的边缘坑坑洼洼,扣在掌心里生疼。

果然是做梦吧,柠檬水瓶子从身上滚到地毯,洛林远没力气去捡,无精打采地趴到了沙发扶手上,逐渐化作一滩死水。

酒意使人困倦,他以为他没睡,实际现实与梦境交织在一起,将他往下拖拽。

他又梦见洛霆满目猩红地冲进病房里,死死握着他的双肩,目光可怖地望着他的脸。

洛林远在梦里出了一身冷汗,他好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自我保护让他梦中世界变成了无声的黑白默片。

他看着洛霆的嘴巴一张一合,看林舒推开房门,犹如被碰了逆鳞般朝洛霆嘶喊着。

洛霆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推开了洛林远,冲林舒走去。

他还在输液,针头跑位,刺破了手背薄弱又青紫的皮肤。鲜血顺着指缝下滴,林舒被洛霆抽了一个耳光,女人踉跄后靠,撞在门上,跌落地面。

保护母亲的本能使病中的洛林远扯开了输液针,冲到了林舒身前,两臂伸直,恐惧害怕地将林舒护在了身后,抵挡洛霆。

洛霆愤怒地说着话,还是黑白默片,什么也听不见,但渐渐的,就像是被针刺开了空气中无形的墙面,破了个口子,声音响起,他听见洛霆在吼着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洛林远!洛林远!!

洛林远猛地睁开双眼,面上惊恐未退,神情紧绷地瞪着面前人。

俞寒被他表情到,不自知地用上安抚的语气:“做噩梦了?”

洛林远还是愣愣的,没从梦里缓过来。俞寒握着他的手,掌心滚烫。后来才发现,是他自己的手指太过冰凉。

俞寒见人坐起,额发被汗湿透了,耷拉在眉毛上,眼皮微红,嘴唇煞白,不知道做了怎样的梦,被吓成这个样子。

洛林远好久才缓过来,想笑笑说没事,唇角却勾不起来。

他指头在俞寒的手心里动了几下,俞寒便跟醒悟一样,快速地松开了他。

手失去被握的力道,落在膝盖上,洛林远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手,情绪更差。

俞寒嗅了嗅空气中淡淡的酒气:“你喝酒了。”

洛林远没说话,越过俞寒,探身想捡地上的柠檬水。

但是他身上没有力气,差点摔在地上,俞寒以为他醉得彻底,伸手搂着他的腰,将他捞起来,按在了沙发上,皱眉道:“别动。”

他将洛林远要的柠檬水捡起:“这是你的?”

洛林远嗯了声,没什么气力,接过水拧开喝了一口。他喉咙干渴,犹如火烧,又痛又紧。

喝得太急,大半的水撒了出来,落在他颈项锁骨上,黏糊糊的。

洛林远一手拿水,一手扯着自己湿透的衣服,无措地看俞寒:“怎么办?”

他神色无辜,嘴唇红润,水珠不断顺着滑动的喉结往下滴。

俞寒望着他,从他下巴一直看到颈项,再往下,目光犹如实质,仿佛穿透衣服,看到里面。

洛林远的脑海中不合时宜地浮起了韩追的话,男人嘛,没什么事不能打一炮解决的。

俞寒对他说:“你等一下。”

说罢俞寒起身走向酒店前台,开房拿卡,再转回呆滞的洛林远面前:“走吧。”

洛林远愣愣起身,傻傻地跟在俞寒身后,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真的要做?不是开玩笑的?他都还没买向日葵呢?

这么直白吗,久别重逢就来一炮?

洛林远不能说没有意动,但心情绝对算不上欣喜。

话都没说清楚,感情还没到位,就先上床。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带点变质的味道,他不喜欢。

可是如果俞寒想跟他做,他不会拒绝。他实在太像碰碰眼前这人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他在身后看着俞寒的背脊,宽阔的肩线,收成一把的腰身,看男人不疾不徐的步伐,最后站住。

洛林远跟着停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俞寒侧脸,像无奈道:“一直在后面做什么,过来。”

洛林远像个得到心上人允许的愣头青一般,莽撞地走了过去。又因为喝了酒,身子不是很稳,险些摔跤,俞寒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洛林远顺势扣住了对方的手。

两个人牵着手,洛林远故意不松开,反正他喝醉了。

跟一个喝醉的人,是不能讲道理的,他把俞寒的手握得紧紧的,生怕被甩开。

心里还安慰自己,万一俞寒甩开他,他明天醒过来,就当不知道就行了,装失忆。

俞寒没有甩开他,而是看了他一眼,反手握紧他,拉着他进电梯。

房间在二十三楼,漫长的上升过程中,俞寒拿出手机在看。

洛林远手渐渐冒汗,指头都僵了。他屏息看电梯倒影,手机光在俞寒脸上明明暗暗。

俞寒抬眼,他们目光对上,洛林远像个小偷般做贼心虚地拧过头。

叮,楼层到了。俞寒拉着他出去,房间号2304,刷卡进房,俞寒反手关上门:“你去洗吧。”

这是什么约炮宣言,俞寒怎么搞得这么熟练的样子。

洛林远的手背被松开,他站在原地,面上忐忑不安。

俞寒又问了一声:“不洗吗?”明明之前是个稍微脏点都要哭的娇气包。

洛林远只好进浴室,酒店的浴室设计普遍透明,浴缸旁边就是一扇什么都挡不住的玻璃窗。而遮挡的窗帘,取决于浴室外的人是否想放下来。

这个设计太暧昧,又充满暗示性,让此刻的洛林远下不来决心。

刚咬咬牙想脱,就见俞寒走过来,将遮挡帘快速放下,没有犹豫。

洛林远:“……”

胡思乱想中洗了个澡,洛林远动作不熟练地为自己做准备。

但是对于这件事,他实在算不上擅长,胡乱折腾的后果是他后面被弄得生疼,身体越发紧张,完全放松不了。

他郁闷地抹掉镜子上的水,前后看了看。幸好这些年身材保持的不错,瞧着跟当年没有差别,应该也算一具有魅力的身体。

洛林远握着门把手,心里给自己打气,打算全裸地走出去。刚一拉开门,门上挂的袋子因为惯性撞到了他腿上,尖锐的边缘刺得他有点疼。

他莫名其妙地拿起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是内裤和一次性浴巾。

俞寒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给你买了衣服,送去干洗了,很快就送上来。”

洛林远关上门,心情复杂,这些举动很贴心,就跟当年一样。如果不是约炮,而是恋爱就好了。

他将内裤穿上,裹上浴巾出去。

俞寒坐在沙发上,正跟人打电话。听起来像公事,只来得及抽空看了他一眼,便快速地撇开视线。

洛林远揉了揉吹得半干的头发,坐到床上。俞寒拿着电话起身,嘴里说着话,将一件衣服搭在了洛林远从浴巾里伸出来的腿上,抽空同他说了一句:“我的,凑合着穿。”

那是一件深蓝的衬衣,绸缎面料,摸着冰凉丝滑,袖口上还有一颗未摘的金属袖口,沾着淡淡的香水味。

是男士香水,他的俞寒长成了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了。

洛林远默默地穿上了衬衣,扣子颗颗系好,这过程中,俞寒一直没有看他。

仿佛手机那边有天大的事,没了他一秒都不行。

俞寒动了动,换了个姿势。他手腕搭在木质扶手上,腕表折射着房间的灯光,落在了一片雪白的腿上。

洛林远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浴巾,身上只穿着那件盖住臀部一点的衬衣,站在他不远处。

酒店的沐浴露什么时候这样香了,这是俞寒的第一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是,洛林远没穿鞋,膝盖和脚指头都是红的。

洛林远在俞寒跟前站了一会,发现俞寒没有理会他,神色几乎算得上冷淡。他无趣地撇嘴,走到床头,弯腰将一次性拖鞋拆开,穿上,再用酒店的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他现在急需韩追,得问问韩追他现在该怎么办。

洛林远在用手机,俞寒在打电话,期间房门被敲响了一次,是俞寒点的餐食到了。他给洛林远点了份蔬菜粥,给酒醉的人暖胃。

拿到洛林远面前时,他正在谈事的思绪都断了,电话那头助理喂了半天,没听到他任何回应。

洛林远正趴在床上,衬衣卷在了腰上,露出两个腰窝。一双腿支在半空中,白生生的,晃来晃去,手里捧着手机,在不务正业地打游戏。

这个姿势是韩追教的,他说他最受不了女人穿着衣服这样在床上等他了。

同理,洛林远也可以学。

当然,如果洛林远这时候打的游戏不是煞风景的斗地主就好了。

他实在太紧张了,为了缓解紧张,开了一局斗地主,瞬间沉迷进去,成了个小赌鬼。

洛林远刚炸飞了对面两家,正兴奋地猛晃腿,脚踝就被人抓住了。

他身子一僵,游戏都顾不上打,手机掉在旁边,扭身一看,俞寒捉着他的脚踝,还在打电话!

他难道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俞寒到底带他来开房做什么?忙公事?

俞寒将他的腿按回床上,被子掀开再盖紧,指了指粥,眼神示意他吃。

洛林远没有任何胃口,他郁闷地坐起身,看重新回到不远处沙发上打电话的俞寒,再次微信求助。

这次韩追发过来的消息简单粗暴,只有三个字:“给他口。”

此时在公司卑微加班的助理正跟老板说报告,就听见老板那边声音一边,像是倒抽了一口气,几乎是暴喝出声:“你干什么!”

助理被吼得茫然:“我在……”

老板快速地说道:“不是在说你,这事明天去了公司再说!”

说罢助理的电话就被挂断了,助理捧着手机,目瞪口呆地想,这还是他那位公事至上的老板吗?

这边俞寒将洛林远推倒在地,收起手机,系上皮带,稳定了情绪才缓慢道:“你在干什么?”

洛林远被推得坐在地上,尾椎骨摔得有些疼。那股疼把他的性子激起来了,更何况他脸都凑上去了,被人这样避如蛇蝎地推开,太难堪。

他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腿上看不见的尘土,深吸一口气:“你有必要这样吗?”

俞寒:“什么?”

洛林远:“你既然没有这个意思,为什么要带我开房呢?”

俞寒语调一下压低不少:“你什么意思?”

他声音微顿,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脸色一沉,浑身气势风雨欲来。

洛林远没察觉,或者说他懒得去察觉,他现在又难堪又想哭,还疼。他抱着胳膊,转身回到床上,拿起手机泄愤似的按了两下:“我要睡了,你走吧。”

俞寒却不走,起身逼近他:“你以为我要跟你上床?”

洛林远眼睛一热:“不想就算了。”

俞寒却不肯轻易放过他:“我们是什么关系?”

洛林远绷着一张小脸:“没有关系。”

俞寒:“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上什么床。”

洛林远掀开被子,把脸烦闷地藏了进去,自暴自弃道:“没关系的两个人就不能睡了吗!”

俞寒被气笑了:“你想跟我一夜情?”

洛林远:“都说不想就算了。”

俞寒:“洛林远!”

洛林远猛地翻身起来,气得浑身颤抖:“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我送你花你不要,送你糖你不要,我把我人都送给你了,你还是不要!说来说去……”

他腔调都不稳了,声音全是颤的,不情不愿,好不甘心地说:“你就是不要我。”

他太生气了,气到自己什么时候都控制不住哭了都不知道。

床垫下陷,是俞寒坐了下来。洛林远用手背狠狠蹭掉眼泪,咬着牙将头拧到一边。好半天,他才无可奈何地收了面上怒意,颓唐道:“如果你不想要我,就不要让我误会啊……你明明知道我会误会。”

俞寒仍在逼他:“你为什么会误会?”

洛林远红着眼瞪他,一行泪砸在了被套上,袖口边,将那块布料洇出一个个小圆点。

俞寒将被子掀开,露出他一双腿。他欺身上去,将洛林远抵在床头,他拇指拭去洛林远腮边的泪,声音又哑又低:“我不玩一夜情。”

俞寒:“如果你想要我,你就要把你自己给我,完完全全。”

洛林远像听到不可思议的话,也不哭了,就傻傻地看着俞寒。

俞寒:“你跟那个韩追是什么关系?”

洛林远摇头:“他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俞寒:“喜欢我吗?”

洛林远不说话了,在俞寒再次逼问下,这才咬着嘴唇点头,承认得不甘不愿,好似被逼到尽头,没办法了。

他刚点头,嘴唇就被俞寒吻住了,说是吻也不恰当,太凶了,是咬,将他咬得惊呼出声,疼得厉害。

俞寒的手掐上他的腰:“有些事情,你要自己跟我说。”

他退了开来,眸色深深,嘴唇染了洛林远的血,勾得洛林远都不知道疼了,只知道点头。俞寒强调道:“不管是任何事,我都要知道。”

这个语气太强势,让洛林远瑟缩,俞寒也没有让他马上就说,只是道:“我给你时间,但是我耐心有限。”

这话又将刚飘飘不知所以然的洛林远打回原形,俞寒果然没有当年那么宠他了。

说罢,俞寒的双手就掐着洛林远的腰,将人往下拖。

洛林远惊呼地后倒,陷入柔软的床铺中,在身体的颤动中,俞寒压了下来:“现在,是我行使主权的时候了。”

洛林远有些迷糊,看着俞寒的脸:“什么……什么主权?”

俞寒:“男朋友的主权。”

他失去过,又夺回来的主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