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107 第107章
 
107

那束花捧在半空中,时间耽搁越久,仿佛越重。洛林远胳膊肘累了,心也跟着寸寸泛酸。

与他一步之遥的俞寒脸色不明,不似高兴也不像被冒犯,可以说平静地有些诡异,这种反应不在洛林远的想象范围中。

他曾想过俞寒也许会欣然接过又或嗤之以鼻,他会随着对方给予的反应伤心或难过。

俞寒没有接花,反问道:“为什么要送我花?”

不等他答,又道:“哦是了,要送给手工做得最好的家长。”

他抬手接了洛林远手里的花,花束在洛林远的掌心里被抽去,包装纸的尾端在他食指上勾了下,竟让他觉出了股怅然若失。

不是这样,不该这样。他抿唇蹙眉,让旁人看了,还以为他送花送得不情愿,舍不得。俞寒抓着那束花,静了会,像是等他说话,没等到,便神色淡淡地点头:“谢谢,还有事吗?”

洛林远无言摇头,眼睁睁看着俞寒走了出去。他瞪着眼,觉得事情实在不尽人意。他没精打采地去接了水,将办公室里的花都浇了一圈。

因为不专心,水溅在地上,湿漉漉的一片。等回神,拖鞋的脚印已经满办公室都是。花他买了许多天了,一天捧一束过来上班。

别的老师问他送谁,他通通不答,揣着隐蔽的心思,做着自以为浪漫的事,一日日过去,不同的花都堆满了办公室,又舍不得扔,尽数养下。

直到买到迎春花时,等的那个人终于来了。洛林远把水壶放到一边,蹲在了栀子花面前,小心翼翼地揉着花瓣,自言自语道:“其实这些花都是我心思,是太不明显了吗?所以你不知道。”

栀子花的花语,坚强永恒的爱,粉色马蹄莲,爱你一生一世,迎春花,相爱到永远,送花的对象,你所喜欢的人。

不是俞寒,你喜欢吗,而是我喜欢你,俞寒。

洛林远用手背压了压眼角,不知蹲了多久,才想到起身,腿麻了一片,他弯腰用手拍了拍酸胀的小腿:“没关系没关系,下次加油。”他给自己打气。

拿了花的俞寒其实并没有洛林远所想的那样冷静,他双手捧着那束花,在园长办公室外站了很久,为难蹙眉,不知道该把这花怎么办。

说了要送家长,又怕像昨天那样自作多情。既然洛林远都说了这是奖励,何必自顾自地给这花加上什么特殊含义。

抱着花回教室,芋圆直起腰,看着爸爸将嘴巴张成了个小o,等俞寒坐下,伸手要拿花来闻一闻。俞寒把花移开:“画你的画。”

芋圆:“花花,香!爸爸我也要!”

俞寒:“这是爸爸的花。”

芋圆扁嘴:“小气!”

俞寒:“你已经是个三岁的孩子了,该学会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去买。”

芋圆:“爸爸……你作为大人还抢我糖。”

俞寒置若罔闻,只拿着那花翻来覆去地看,芋圆就在旁边就着实体写生,最后整出了个大黄花,啪地糊在了那个摊位上。

晚上到家的时候,阿姨看先生出门一趟,捧花回来,便要找个玻璃瓶装起来。

俞寒说:“把去年我去意大利出差买的瓶子拿出来。”

阿姨抽气道:“那个不是很贵吗?”

俞寒:“值得。”

也不知道是送花的人值,还是花值得。

不知道俞寒是不是高兴,反正韩追不太高兴。他刚在酒店大堂楼下,勾搭了一位来C城旅游的热辣美女,给了房间号,美女送上门。

还没动手五分钟,衣服脱了大半,门铃响了。

边响边被捶响,伴着洛林远这个杀千刀的声音,在门外叫喊:“开门,韩追,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活脱跟来捉奸似的,扰他好事。

美女推开韩追,系上内衣带子:“搞什么啊!”

韩追双手合十:“不好意思美女,你先回房间吧。”

美女没想着要走,却被下了逐客令,顿时大翻白眼,气急败坏地拉开门,差点跟洛林远撞个正着。

在外面大闹的洛林远酒气熏人,看到韩追的房里冲出一个女的,吓得开始打嗝。

美女瞪了他一眼,本来要骂的脏话却因为看清他的脸,又舍不得骂了,只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近似娇嗔的“神经病”。

韩追穿好衣服走出来,小心翼翼地维护了一下自己刚才被美女抓乱的头发。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激情起来这么喜欢薅头发。

每次他都因为这事胆战心惊的,要是哪天头秃了,他也没脸去纵横江湖了。

洛林远还傻在头打嗝,小身板一抽一抽的,看看走掉的美女,又看韩追:“你、嗝、你才他妈回来一天。”

韩追靠着门做个潇洒的姿势,微笑道:“有事说事,没事快滚。”

洛林远嘴角下垂:“你说得根本没用……”

韩追见他喝了酒,叹声道:“你真把他给睡了?”

洛林远挤开韩追,往里走:“说什么呢,不是你让我哄他吗?”

韩追:“所以呢,你怎么哄的。”

洛林远就把自己送花的事说了一遭,韩追仔细听了:“你有说为什么要送花吗?”

洛林远想了想,还真没有,他说:“他怎么可能会信我的借口,这么假。”

韩追:“为什么不信,你办公室不都跟个花店一样了吗。”

洛林远急了:“他应该知道花的意思啊!”

韩追:“什么意思。”

洛林远:“那是迎春花啊!”

韩追:“这又是什么我不知道的暗语?”

洛林远不想说,这样的情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那是他十七岁的时候,年少轻狂,不过脑子对俞寒说出来的情话,现在想想都要脸红了,不能说,这是俞寒跟他的秘密。

韩追见他支支吾吾地半天不说,嗨了一声:“你干脆送他向日葵好了。”

洛林远一怔:“为什么?”

韩追:“向~日~啊。”他语调拖得老长,漫不经心。

洛林远觉得特意来跑一趟,问韩追的自己简直是个沙雕,韩追自己的事情都整不明白呢,成天到晚只用下半身思考。

韩追说:“你还喝上了,你这破酒量,谈个恋爱还借酒消愁啊?”

洛林远:“酒能壮胆。”

韩追挑眉:“你想干嘛,出息了啊,你想……”杀到他家去吗?

洛林远:“我要给他打电话。”

韩追:“……”滚吧滚吧,成天到晚让人糟心的怂货。

洛林远也是顺便来坐坐,问他缺不缺什么东西,中介给他找好了,马上就能看房。

韩追不耐烦地摸烟赶人:“我什么也不缺,你赶紧走吧,房我自己看,你安心追你家男人吧。”

洛林远见他脾气大,想来是因为他刚刚坏了韩追的好事,未免韩追酒后算账,他麻利地滚了。

韩追关好门,大概是欲火微消,肝火旺盛。大半夜的,让他去哪再找个女人?

推开阳台落地穿,他走了出去,打算吹风吸根烟。出来才发现这个酒店设计很妙,一旁也是一个阳台,相距不远。

旁边的住客也很有闲情雅致,透明的桌子上摆着一杯红酒,一个烟灰缸,熄灭了半根女士香烟。空气中还有浅淡的香水味,若有似无,很诱惑。

韩追咬着烟,眯眼看向那间房间的落地窗,这时正好有一只手掀开窗帘,皮肤很白。

那人走了出来,身高作为一个女性来说过份高了,骨架也大。头发不算长,穿着一件黑色睡袍,贴身丝滑,勾勒出臀部圆润线条。

韩追先入为主,以为是个女人。

毕竟抽女士香烟,哪知这人探身拿酒杯时,睡袍敞开一点,露出平坦胸膛。

是个男人,韩追失望地叹了口气,那人听见了,咬着烟朝这边望来。

入目第一眼,很惊艳,作为一个男人,长得这么惊艳很少有,加上唇边有蹭花的口红,腮边半醉的酒意,构成了一副相当具有冲击力的画面。

韩追觉得自己未消退的火意猛地升起,燃在下腹,蓄作一团。

男人都是见色起意。

那人感觉到了韩追眼神的侵略性,不太高兴:“你看什么?”

韩追伸手点住自己下唇:“这颜色很适合你。”

那人用手背一抹,看到了口红,表情一下生动起来,又羞又恼。

这时房间里传来一道女声:“关少,我洗好了。”

那人匆匆地进了房间,头也不回。韩追靠在扶手上,仰头看天。今晚月色极美,可惜别人都是成双成对,唯有他一人看这美景。

洛林远到了酒店大堂,趁酒意未消,拨通了俞寒电话。

他靠在大堂的皮沙发上,指甲扣着边沿,等待接通,一颗泡了酒的心不断冒泡,在听到俞寒的声音那刻,酒成了柠檬汁,酸得透透的,忐忑也成了委屈。

俞寒:“喂。”

洛林远闷闷不乐:“喂。”

俞寒的声音带了点回响,还有水声,声音仿佛都是潮热的:“什么事?”

洛林远:“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

洛小疯子借酒发疯,把俞寒给问的一怔:“你怎么了?”

洛林远:“花你不喜欢吗?”

俞寒:“……”

洛林远:“那向日葵你喜欢吗?我送你向日葵好不好。”

俞寒:“这次又为了什么送我花?因为我带孩子带的好?”

洛林远:“不是。”

俞寒:“嗯?”

他疑问的声音带了鼻音,是洛林远最喜欢的那种,偏偏又是这样令人可恨的冷淡,他说:“一定要有理由才能送你花吗?”

俞寒:“是啊。”

洛林远被他堵住了,他听见俞寒一字一句地问:“所以你为什么要送我花?”

洛林远滚烫的脸贴在皮沙发上,一行温热的水珠从眼眶,脸颊滑到了沙发上,他喉咙紧绷着,颤抖着:“因为你是春天,一直都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