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89 第89章
 
89

被俞老师的情话甜到的洛林远,怀春状态一直持续到上课。让本还忧心他的单身狗方肖,恨不得架起火把,烧死这对得了。

方肖给他带了家中做好的早餐,就怕洛林远早上没吃到早饭。

洛林远看也不看那粥,他被俞寒煮的面喂得饱饱的,肚子里还暖着呢。

方肖大翻白眼:“俞寒不是跟你谈恋爱吗,怎么相处模式跟养孩子似的。”

洛林远不服气,有心反驳,却被方肖一句你为俞寒做过什么,帮过什么给堵了回去,左思右想,还真的什么忙都没帮上。

结果一整堂课,洛林远都忙着思考去了,一点课都没听,完全将洛霆的那句考试不进步,就要换老师的警告抛之脑后。

越想越觉得方肖说得对,可不就是带孩子了吗,第一次领着脏孩子回家洗澡,给爸妈吵架而伤心的孩子煮生日面,带差点被老父亲家暴的孩子离家出走,俞寒跟他交往的过程,就跟做善事似的。

昨天还把在路边哭唧唧的他带回家,洗澡吹头发塞被子,抱着哄他睡觉,简直父爱如山,怪变态的。

不知道自己在小男友这里,已经升级成老父亲的俞寒发来课间关怀,微信上问他脸还疼不疼。

早上俞寒给他热了鸡蛋滚脸消肿,又抹了消肿药,再配合口罩,找感冒作借口,洛林远就地复活,不用跟同学们一个个解释自己被打肿的脸蛋。

方肖偷摸着问他给夏芙准备了什么礼物,洛林远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瞪圆了,大惊失色。

他给搞忘了,方肖难以置信地瞪他:“你走不走心,好歹也是前任,都提前多久告诉你了,没买吗?”

当然是买了的,这不是离家出走太匆忙,忘记把抽屉里的礼物盒给捎上了。

现在再回家也不实际,夏芙已经将去她生日会的人都拖进了同一个微信群,在里面发消息,说放学集合,直接去吃饭。

方肖给他出主意,说要不中午放学去定个蛋糕好了。

做个好看的粉色蛋糕,插上代表十八的蜡烛,也是礼物。

怂成瓜皮的洛林远早上才接受了来自俞寒的嫉妒警告,哪里还敢做端蛋糕给寿星这种举动,太惹眼了,说不定马上就有人会起哄让他们复合。

他心道,复合是不可能复合的,现场分手倒有可能,呸呸呸,不吉利,分手这个念头,想都不能想。

不给礼物也不可能,只能中午的时候拉着方肖出去买了条手链。付款的时候,不知财米油盐贵的洛少爷,总算开始心疼钱了。

他捏着两根差不多的手链,直男审美道:“这两个有区别吗,凭什么这条粉的贵两千块。”

柜姐面带笑容,没被洛林远尴尬到,反而柔声细语地答:“这是我们11年的经典款哦,很多男生都会买来送女友呢。”

11年,也就去年,哪就经典了。

方肖看着时间,就快上课,没空给洛林远犯拖延症:“就这个吧,纠结什么,你之前决定买啥都不超过三分钟,今天怎么这么磨叽。”

谁让他现在穷,当然要思考久点。最后洛林远还是选择买了粉色的那条,不管怎样,面子功夫得到位。

提着个小纸袋,洛林远看支付宝里剩余的钱,有点心疼,心想明天让俞寒少买点菜,一荤一素足够吧。转念又想带着俞寒出去吃点好的,果然该省点花。

放学的时候,一群人聚在校门口,有十多个,吵吵闹闹,洛林远带着方肖,想挤到俞寒身边。结果他一见到俞寒身边那个人,就气得在微信上发消息:“注意你的言行,你是有家室的人。”

俞寒兜里手机震动,他下意识往人群里看了眼,找到洛林远后,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笑了。

洛林远扁嘴,任屿怎么也在啊,还站得那么近。他能吃醋吗,算不算瞎吃醋,因为俞寒已经说过那是个误会,他跟任屿没什么。

不讲道理的吃醋,好像有点讨厌。

但是早上俞寒的吃醋,他就很喜欢,吃醋也要吃得恰到好处啊。

对话框跳出,俞寒说:“过来。”

洛林远立马过去了,听话得要命,站在俞寒旁边,努力沉着,眉眼却带笑。任屿跟他打招呼,他先是矜贵点头,又觉得不能过于高冷,毕竟也是俞寒兄弟,就回了个招呼。

方肖在旁边跟杨席说悄悄话,听方肖说,杨席追他们班上的妹子失败,正处于失恋的惆怅期。

但洛林远见杨席跟方肖斗嘴斗得乐呵,没瞧出有多难受来。

结果从吃饭的地方转战到ktv,杨席的本性就暴露了,先是点了一大堆失恋情歌,又是喝了好多啤酒。

杨席抱着麦,含着哭腔,唱着情歌,本性暴露,面子里子一起丢光。

洛林远找着机会,在杨席的鬼哭狼嚎中送出礼物。夏芙自从上次被他的坦白气走后,这次面对他,神色也挺尴尬的。

夏芙的朋友凑过脑袋来看,见到手链,惊呼道:“你怎么知道夏芙想要这个,她前几才给我们看过呢。”

怎么知道的,瞎猜的呗,因为夏芙喜欢粉色的东西,就买了,没想到正好买到了她想要的。

在朋友的挤眉弄眼中,夏芙冷静地谢过了他,客气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切蛋糕。

这当然是没必要,要是他在这里跟夏芙切蛋糕,晚上就能被俞寒关在门外,无家可归,只能去住五星级酒店,多浪费钱。

洛林远送完礼物,就回头俞寒身边。任屿一晚上没怎么过来,都在和别人聊天。

偶尔跟他对上视线,任屿也会笑笑,瞧着挺和善的,不带攻击性,搞得洛林远都不好意思了,就跟俞寒咬耳朵:“任屿怎么老是对我笑啊。”

俞寒凑到他耳边说:“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你。”

低音炮糅着酒意,深入他的耳腔,仿佛在他脑海里来了次混响。

洛林远等缓过来了,才去理解这个话的意思。俞寒跟任屿坦白他们俩的事了?也挺好,因为他刚喜欢俞寒那会,也和好兄弟出柜了,不隐瞒。

他掌心捂着发热的耳朵,看俞寒。俞寒难得碰了点酒,只是小酌,一会还要上班。

只见酒杯滚着冰块,显得他手指修长,优雅中带点颓废,洛林远都快被迷死了,想着之后有机会,他可要天天去酒吧盯梢,免得男友被人拐跑。

没多久,时间就差不多了。俞寒将钥匙留给他,忧心叮嘱,让他早点回去,不要喝酒,要是他到家了,洛林远还没睡下,就打屁股。

把洛林远说得两颊通红,有点迷醉,见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就凑到俞寒耳边撩拨:“只是打屁股吗?”

俞寒差点就想掐他的腰,才老实不过一天,又想惹事,到时候在床上哭着喊疼的,定又是他。

洛林远送俞寒出去,他们两个脱离大队伍的时候,没人注意。俞寒也是舍不得他,没走电梯,转走安全通道。

两个人拾级而下,趁着没人,手拉着手,甚至在一楼的拐角处接了个吻。

洛林远软在俞寒怀里,被人按着腰,转而顶到了墙上。

他神色迷离,被人吻得仰头轻喘,让俞寒亲过他的耳根,吻上他的锁骨,整个人诱人又不设防,让人为所欲为。

俞寒好不容易停下,在他脖子上的吻痕重重亲了一下:“走了。”

洛林远嗯了一声,手指还捏着俞寒衣角,不太愿意松开。

俞寒摸着他的鬓角:“乖。”

洛林远不想乖,但他还是乖了,他目送俞寒离开,看着人上了公交车。他想,驾照该上是时候考起来了,以后他负责天天送俞寒上下班,让所有人都知道,俞寒是有主的。

他摸着自己肿肿的嘴唇,从楼梯上去。二楼的应声灯还是亮的,也不知何时亮的,洛林远也不在意。

他该在意的,只是那时候他满心漫眼都沉浸在恋爱里,根本不知道在二楼,曾经有人来过。

那天晚上,俞寒没有回家,他醒来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俞寒的电话也打不通。

但是微信上有俞寒发来的微信,大意是外婆半夜又进了抢救室,他要陪房,让他自己早上到楼下的包子铺吃早餐。

包子铺的环境挺好,老板夫妇也很爱干净。

洛林远买包子的时候,给俞寒再次去了个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

他提着给俞寒的包子,自己坐公交车去了学校。他走到校门口,手机在兜里急切地震动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宛如一个强烈的警告。

他一脚踏入校门口,只一瞬间,四面八方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窃窃私语,窸窸窣窣,仿如大海的潮浪,盛夏的蝉鸣,无穷无尽。

手机震得剧烈,仿佛要从兜里掉出来。

洛林远站定了,他拿出手机,点开,年级群、班级群、甚至是昨天的生日群,都在快速地转发着一组图片。

主人公是他,昏暗的楼梯拐角,他被男人按在墙上,亲吻脖子、嘴唇,紧紧相拥,耳鬓厮磨。

包子滚落在地上,豆浆也炸开在水泥地上。

那些窃窃私语就像是被无限放大,炸进了他的耳朵里。

是他、真是同性恋啊,他是被搞得那个吗,真脏,会不会被传染艾滋病,好可怕。

恶心。

恶心。

恶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