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83 第83章
 
比放了假以后马上就要上学还要悲惨的事情是什么,是你跟你男朋友才做完成年人该做的事,腰酸背痛,还得上学。

洛林远刚醒过来,在床上动了动,虽然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但是哪里都疼,痛到他忍不住抓着被角躺在床上默默流泪,就很绝望。

俞寒做完早餐过来,看他在那里哭,都惊住了,还没上去问,就见惯来在他面前注重仪容仪表的洛小公主哭出了一个鼻涕泡,用喊哑的声音哭道:“我不想上学……”

俞寒:“……”他作为一个导致洛林远哭还有不想上学的元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笑,他的小远太可爱了。

他上前把人从被窝里哄着抱了出来,洛林远的手无力地搭在他的腰上,软绵绵的。俞寒拿纸巾给他擦脸,洛林远这才惊觉自己刚刚丢人的一幕,忙抢过纸巾,收拾干净后企图躲进被窝里。

俞寒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但是学还是得上的,要不然高考以后,真要异地恋吗。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他更想把洛林远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

洗脸刷牙再到吃早餐,俞寒几乎是一手包办了。初夜过后的洛林远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累我不想动,逮着俞寒一个劲的撒娇。

直到俞寒给他穿好校服,将两人的书包收好后,洛林远依然不死心,捏着俞寒的小拇指,狗狗眼道:“真的不能请假不去吗。”

俞寒反握住他的手:“不能,乖宝,好好上课。”

好吧,洛林远心想,下次可以让俞寒试试被弄了一晚上,第二天还要去上课的感觉。他要是当攻,也能好好的去上学。

到了学校,一整天的课,洛林远俨然一副精神不济,眼下两抹青影,纵欲过度的模样。方肖没注意到,因为他睡了一上午,本就不是认真听课的人。

到了中午,方肖跟他吃饭,这才瞧出洛林远的坐立不安来,只见他不停地变换姿势,好似被椅子膈得不轻。

往日的洛娇花,仿佛被雨打过,彻底蔫了。但是方肖不知道此俞非彼雨,他不走心地来了句:“你干嘛,痔疮吗?”

洛林远差点想打人。

有时候直男的直言直语也是很能命中事情的一部份真相的,方直男嗦了口粉,只觉得今天洛林远叫的外卖太清淡,一粥一粉,还有好几样甜点。

洛林远挨个碰了几口,觉得没胃口,抱着肚子坐在那里喝热水。偶尔看看微信,瞧见有消息就笑,没及时回复就小脸一板,跟三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方肖说:“再吃点啊,别只顾着谈恋爱。”

洛林远:“吃不下,难受。”

方肖:“没睡好?昨晚做什么去了。”

洛林远:“爱。”

方肖:“…………………………………………”只有漫长的省略号才能表达他现在的心情,他其实并没有很想知道自己兄弟的性生活,又有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气愤感。

可是在洛林远和俞寒之间,他竟然一时间分不出到底哪个是猪哪个才是白菜。

讲道理两个人都长得很好看,只是俞寒性格很好,热情大方,坚韧不拔,要搁电影里就活脱男主命,还是会逆袭那种。

再看自己兄弟,除了脸一无是处。见方肖的表情实在一言难尽,洛林远也不管,张嘴就来了句:“接受不了?晚了,有意见的话就把刚才吃进去的粉吐出来。”

方肖撂筷子喝汤:“没门,消化了。”啧啧啧,瞧瞧,狗脾气。

要是洛林远听得到方肖的心里话,铁定要顶嘴一句:“狗脾气也有人宠,你有吗,呵。”

吃到一半,俞寒来了,提着个塑料袋坐到洛林远身边跟方肖打招呼。方肖虽然难以直视这两个一朝甩脱处男身份的少年人,又忍不住嘴贱:“听说你把我兄弟给睡了?”

俞寒本来还在捏洛林远的脖子,想问他疼不疼,一听方肖的话,脸就红了,简直不知所措。

洛林远护夫:“怎么说话呢,是我把他睡了。”

方肖:有个鬼区别。

俞寒过来是给洛林远送药的,昨晚洛林远昏过去后,他出门跑了好久才找了个24小时药店。

给人上了药,今天早上在家磨蹭黏糊,忘记塞洛林远书包里了。他摸洛林远的额头:“发烧的话告诉我。”

洛林远调侃道:“好学生带我逃课?”

俞寒在教室里,忍住了亲他的心,压低嗓音在洛林远耳边来了句:“带你私奔。”

方肖这个闪亮的电灯泡在对面大翻白眼,这时他看见教室门口的人,在桌底下踢了洛林远一脚。洛林远瞪他,方肖朝教室外努嘴示意,门外站着个姑娘,在光里玩头发,有一眼没一眼地往教室里看,是夏芙。

洛林远起身走了出去,方肖坐在原位开始尴尬,跟俞寒打哈哈:“夏芙马上就生日了,说不定是说这个事。”

俞寒把药塞进洛林远的书桌里,又翻开了洛林远早上课程的书,检查笔记:“我知道,她也邀请我了。”

方肖哦哦了两声,心想洛林远为什么要将这样的修罗场扔给他,他都不知道该跟俞寒说什么。

俞寒像是瞧出了他的不安,浅笑道:“没事,我信他。”

果然是个暖男!方肖松了口气,刚这么欣慰地想,俞寒就有了动作,他起身道:“我看他一时谈不完,时间不早,我就先回去了,你替我给小远说记得吃药。”

方肖差点就想动手拉住他,可怜又无助,说好的信任呢?渣男洛林远应付完前任回来发觉现任不见了,还不跟他发疯啊。

可是又关他什么事呢?他只是个无辜的直男而已。

渣男洛林远不知自家后院起火,他觉得他跟俞寒什么事都干了,这才做完第二天,好歹也有点特权,于是就放肆地出去了,都没想起该给俞寒来一管安抚剂。

夏芙果然是来问他生日的事情,洛林远直白道:“我记得的,还有事吗?”

夏芙差点被堵得一口气没上来:“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

洛林远一怔,面上浮现些许为难,但还是坦白道:“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

夏芙咬住嘴唇:“分手了就不能做朋友了吗?”

洛林远缓慢地眨了眨眼,阳光碎在他眼里,像星星,是夏芙最喜欢的眼睛。

洛林远忍住回头看教室里俞寒的冲动,说:“我觉得不可以。”

夏芙错愕地看他,正想质问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来我的生日会,紧接着洛林远的话就将她的质问逼回了肚中:“夏芙,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但是我有恋人了,我喜欢他,所以不能跟你成为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