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80 第80章
 
80

什么这份工作那份工作的?这个关朔风认识俞寒?句句还意有所指,让洛林远听不明白,只能瞎猜。

但是不明白归不明白,又不是瞎,这个关朔风就是在欺负俞寒。不就是拒绝一份礼物吗,用得着阴阳怪气的?!

洛林远哪里肯眼睁睁瞧着俞寒被这样对待,刚想上前一步,就被他爸爸抓住。洛林远挣扎道:“爸爸,放开我!”

洛霆沉下脸严肃道:“别闹,现在没你什么事!”

怎么就没他事了,那是他男朋友!他猛地推开了洛霆的手,冲到了俞寒和关朔风之间,手臂一抬,以一个保护性的姿态将俞寒挡在自己的肩后。

他露出一个乖巧又礼貌的官方性假笑,跟他浑身散发的护犊子气息完全相反,还甜甜叫了句关叔叔:“俞寒是我老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他失礼了,我替他同您道歉。关叔叔您也是个成年人了,何必为难一个高中生呢,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俞寒在后面动了动,好像要越过他,洛林远忙将手背到身后,抓住了俞寒的衣角,轻轻一扯:“我不清楚关叔叔您给俞寒提供了什么样的工作,但既然是工作,您也没必要用这样的态度不是吗?现在都是新时代了,上司下属也得互相尊重,动不动就用工作来牵制别人,手段相当无趣又无耻呢。”

洛林远仍是一脸乖巧,说出的话却很不敬,明明白白,任任性性地在打关朔风的脸。饶是关朔风跟洛霆关系再好,也被讽刺得挂不住面子,有些动气。

洛霆赶紧上前,大声道:“洛林远,回你房间去!”

洛林远被吼了一句,身体微抖,他很喜欢洛霆,所以愿意为了洛家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小小年纪就要懂事听话,给各种各样的人说讨喜的祝福,保持天真烂漫的模样。

对洛霆的朋友不敬,这很出格,也从来不是洛林远会做的事情。哪怕他在外面再任性,也不会在洛霆面前表现。因为他很爱他的爸爸,但他同样喜欢俞寒。

手里的校服衣角柔软,嵌在掌心里,是俞寒的衣服,还有俞寒的味道。他像是得了莫大的勇气,少年人的爱情最为冲动,也勇敢,他要保护俞寒。

就算他很怕洛霆对他失望,不喜欢他了,他依然要说:“爸爸,你不能不讲道理。”

洛霆更生气了:“你看看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关叔叔是你的长辈!”

洛林远梗着脖子:“长辈就要有长辈的样子!他自己都不懂得尊重别人!还想别人来尊重他!”

洛霆快被他气死:“你知道什么!赶紧回你房间去!你太不像话了!”

洛林远眼睛都红了:“你才不像话!我什么都知道!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朋友!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欺负小孩!爸爸我对你好失望!”

洛霆只觉得后颈的血管都快被洛林远气爆,但他总不可能指着自己这个不懂事的儿子说,这人家家事,你掺和什么!

既然说不听了,就直接动手,关朔风的家事可不能给他儿子搅和黄了。他这个好兄弟在上一块地皮拍卖中,可是帮他出力不少。

如今仅仅是让他帮忙点事,他乐于还这个人情。

洛霆只想把洛林远逮回房间里关着,等事后再哄哄,让洛林远给关朔风道个歉,差不多就行了。

他手还没碰到儿子,就被儿子护在身后的那个人抬手抓住了。年轻人力气很大,他竟然动不了,再对上俞寒的眼神,洛霆心下一凛。

果然是关朔风的种,眼神都跟关朔风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但是关朔风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就不好惹,又有背后家世撑腰,养出通身气势不难理解。

这私生子流落在外这么久,竟然还跟关朔风这样像。怪不得关朔风要把人带回去,关念与之相比,的确不成气候。

俞寒缓缓将洛霆的手松开,又按住了洛林远的肩膀,是一个近似揽住的姿势,然而现场气氛实在凝滞,一时半会竟没人能看出来他这个微动作下的暧昧和独占欲。

俞寒先对洛霆说:“洛先生,小远出发点是好的,就算言辞偏激了些,你也不至于要再外人面前对他动手。”

洛霆一听,面色僵了,他什么时候要对洛林远动手了,他只是要将人带上楼去。

再看自己儿子,听到俞寒的话,眼睛里立马泡了汪泪,委屈得好像已经被他动手打了似的,这个俞寒简直挑拨离间的能手!

俞寒又对关朔风道:“虽然不清楚我的工作与你有什么关系,但既然是工作,我是付出了才得到报酬,不是白拿,我问心无愧。”

他说完,突然笑了,用那双跟关朔风几乎一样的眼睛,以清冷的语气道:“而你呢,关先生,这些年来,你问心无愧吗?”

说完他揽着洛林远的肩膀:“走吧。”

洛林远抽着鼻子点点头,还说:“书包还在上面呢,我去拿一下。”

洛霆眼看着事情的发展逐渐失控:“你去哪,这么晚了。”

洛林远怨念地看了他爸爸一眼,不说话,咚咚咚地跑上楼,快速地收拾了书包和一个洗漱小袋子,就跑下来,跟在俞寒身边,两个小年轻手都拉上了,要走。

洛霆追在他们身后:“远远你去哪!”

洛林远牵着俞寒的手,心里豪迈到不行,感觉自己简直可以跟俞寒私奔到天涯海角。

他回头,一副叛逆神情道:“我要离家出走,我不给你养老了!”

洛霆:“……!!!!”这个臭小子!!!

他见实在拦不住,只能头疼回到客厅,对还端坐在原位的关朔风,苦笑道:“你看,不是我不帮你,我儿子因为这事都跟我闹成这样了。”

关朔风半张脸藏在阴影后,面色不明朗,许久才对洛霆说:“我当年不知道南南怀孕了。”

洛霆叹了口气,坐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我们也都不知道,更何况你那会都出国了。她不告诉你,自己决定生下来也是不负责任。”但什么怪不得你的话,洛霆还是说不出口的。

毕竟俞南南再能耐,也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人就生下关朔风的孩子,真是一笔糊涂账,谁也算不清。佳人已逝,往事亦无法回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