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68 第68章
 
68

洛林远闷闷地答知道了,然后看了任屿一眼,只见任屿面上露出吃惊神色,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游移,洛林远忍不住得瑟,要是他有尾巴,肯定摇得飞快。

当下也不可惜奶茶了,连回家的步伐都轻快不少。

后天就是周六,还要去看方肖他们打比赛,他要是不想肝卷子到猝死,就必须尽快做完。

洛林远第一次感觉自己这样热爱学习,尤其是想到这是心上人特意为自己准备的,还觉得美滋滋。

将第一张卷子做到一半,洛林远就美不起来了,只想选择死亡,他不想上清华北大,他家这么有钱,苟一个普普通通的三本就好,为什么要这样为难自己。

继承家业不需要高学历。

洛林远写写停停,再把不会的题拍了发过去。

俞寒应该在上班,发的语音,环境音很吵:“不会的题空着,明天中午放学我来给你讲。”

洛林远给他发:“你叫我给你微信,我还以为你要在线教学呢。”

俞寒说:“把解题过程写出来和直接抄有什么区别,我得知道你是在哪一步不懂。”

哪里都不懂,洛林远求助无门,又不舍得这么快结束对话,他想将他跟俞寒的聊天记录多刷一些,起码能翻上个一分钟吧。

洛林远问:“你怎么这个时间上班,平时不都是十点后吗?”

俞寒:“调班,能早点回去。”

洛林远:“好吧,注意休息。”

俞寒:“嗯。”

洛林远对这个简单的应声撇嘴,简直聊不下去,冷淡的将他所有热情扑灭,无法维持爱的小火苗。

听说qq还出了一项连续聊七天就能擦出爱的火花标示,幸好微信没这功能,他连聊天软件都没法擦出爱的火花,别提现实生活中了。

他心中的怨念对象俞寒正清闲地靠在柜台擦杯子,才八点,酒吧高峰期没到,所以他才偶尔回个消息。

这时来了个意外的客人,任屿自从第一次网上约人,在这间酒吧里撞见俞寒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许是因为尴尬。

任屿穿着常服,坐到了椅子上,同俞寒说:“来杯酒。”

俞寒看了他一眼,给他倒了杯果汁,任屿忍不住笑:“有劲没劲,我成年了。”

说完他的笑就变得苦涩,有许多想问的话,想知道的事,不敢问也不敢说,怕知道了最不想知道的答案。

他有心事,俞寒作为他多年的好友,哪里看不出来,就问:“怎么了,是不是叔叔阿姨又吵架了?”

任屿轻轻摇头,他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问俞寒:“你上次说你在给洛林远补课。”

俞寒在练习调酒,砂糖橘、柠檬、白酒依次落下,只在倒雪碧的时候,手有些颤,泡沫沾湿了他的指腹。

他抽出纸巾,擦拭干净,最近他身边的人好像总是提起洛林远。他不动声色继续将中断的流程,回道:“嗯,我在给他补课。”

任屿:“你为什么要答应?”

俞寒觉得任屿这个问题问得很没有意义:“有钱,为什么不答应?”

任屿:“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吧。”

俞寒抿了口自己调好的酒,忍受舌尖辛辣的味道:“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任屿与他注视了半晌,到底没勇气将对话进行下去了,最后指向他刚调好的酒:“我试试看味道。”

“回家吧,再晚些叔叔阿姨就该担心了。”俞寒没有将酒给他,而是等一个相熟的侍者过来,推给对方,让其尝试味道。

任屿失望地抿唇,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打算走。俞寒在他身后叫住了他:“你是我兄弟,好友,这永远不会变。”

任屿痛苦地闭眼,俞寒到底察觉到了他的心思,又或者从他亲吻他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如今对他宣判了死刑。他颤着声音回道:“当然,好朋友。”

他希望俞寒跟洛林远之间的那股气氛是他多心,因为俞寒不喜欢男生。如果喜欢,为什么不能是他?

任屿年纪还小,容易钻牛角尖,刚开窍就喜欢上自己兄弟,颇有难度。

但是喜欢这种事就是毫无道理,爱情更没先来后到,可以日久生情,自然也可一见钟情,总归是没有那样的缘分而已。

几方情感推拉,互相博弈之间,总有些幸运儿能够侥幸胜出,还不自知。

幸运儿洛林远在周六的那天起了个大早,挑了一套雪白的衣服给自己穿,希望正午阳光能够放过他,他不想在篮球场的观众席当打伞男孩。

昨天俞寒给他补课的时候,洛林远问俞寒周六要不要他顺便送他到篮球场。

俞寒说不用,比赛的地方比较近,坐个公交车还顺路,洛林远特意到他家再去球场过于麻烦。

洛林远只好放弃了接送这个行为,转而去接小情儿,陶情。

方肖这个没用的东西,在比赛的前一天还偷偷来找他,叫他去接陶情,还说既然是洛林远做出的邀请,当然是由洛林远负责。

陶情这样文静的姑娘,哪里爱待在比赛场地这么闹的地方,还不是因为想来看意中人的,洛林远觉得方肖快要笨死了,说不定他都恋爱了,方肖还单着。

张叔载着他和陶情一起到了篮球场,比赛还没开始,双方都在热身。

方肖先看到他们,冲他们又摇手有蹦跶,示意他们过去。人太多了,洛林远担心陶情被挤到,就伸手半揽着对方的肩膀,护着陶情走过去。

他将自己网购的能量棒递给方肖,又散给一旁的队员们,方肖跟他说班长已经给他们占好位了,可以直接过去。洛林远看了眼方向,准确地在那写着学校球队的名字的大横幅下方,找到了班长。

眼镜班长旁边还坐着夏芙,这就尴尬了。

洛林远捏着两根能量棒,走到了俞寒面前,递给他:“这口味没那么甜,我特意给你留好的。”

俞寒从能量棒看到他脸上:“不用,吃东西不好运动。”

洛林远着急道:“这个吃了不撑肚子,你看他们都吃了。”

俞寒还是没说话,洛林远哪里能接受这样的当众打脸,这还是他特意给俞寒留的一片心意。这人忽冷忽热的,他心也跟被揉来捏去。

他气恼地将能量棒往回收,就要走。俞寒突然拉了他胳膊肘一下:“等等。”

洛林远甩开了俞寒的手:“不给你了,扔了都不给你!”

俞寒还是拉他,这次没碰胳膊肘,直接捏上了他后颈根。洛林远顿住,完全不敢动,又觉得自己被欺负狠了,委屈地瞪俞寒:“你还要干嘛,在我还没翻脸之前松开!”

俞寒弯腰,清爽的味道顺着他身上扑了过来,垂眸看他:“生气了?要翻脸?”

洛林远不说话。

俞寒突然笑了,是单边唇角勾起,有点邪性的笑,跟从前完全不一样,帅得要命:“你刚刚不是挺有绅士风度的吗,知道护着女孩。怎么到赛场上,不为校友加油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