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47 第47章
 
47

任屿将笔记本放到了俞寒的桌上,刚刚第一节是语文课,俞寒又是趴着睡了整节课。

通常他都会在下课后,将这堂课的重点笔记交给俞寒,让俞寒不至于落下课程。

俞寒成绩惯来稳定,而第一节课偶尔睡觉,是科任老师都知道的。

刚开始还管,后来发现睡是睡,成绩却不影响,也就没管了。

而且俞寒早自习也不来,通常都是在第一节课开始时才姗姗来迟,幸好他在班上人缘不错,以至于没人对班主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纵俞寒的行为说些什么酸话。

任屿知道俞寒为什么会这么晚来,这个人放学后就要打工,晚上还要去酒吧,深夜才回家,第二天一早还得起来,给在医院的奶奶煮粥熬汤,先去医院照看一趟,再从医院往学校赶。

偶尔任屿会帮忙照看外婆,因为他跟俞寒从初中就认识了,是多年好友,虽然他们俩现在有些尴尬。

一切都是因为那段时间他的误会,才让两个人现在不尴不尬的。

他知道俞寒一直在打工,却不知道究竟在哪。

那时任屿因为不确定自己的性向,又处于迷茫期,就下了一个社交软件,在上面认识了个男人,鬼迷心窍地就约了人见面。

跟那个人见面的地方正好就是俞寒打工的酒吧,天知道他得知俞寒竟然在gay吧打工有多震惊,俞寒看见他,又看见他被一个男人揽着,同样震惊。

第二日,他们在天台,避开人群谈话。

俞寒虽然震惊,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俞寒会在gay吧打工,自然不会去歧视这些。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任屿也是,而且任屿对他隐瞒这件事。

任屿心里乱糟糟的,又结结巴巴道:“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但是……我确实,我就是想着,想证明一下……”

俞寒听任屿有些痛苦又慌张地说话,明白对方心中的纠结。但实际上,会去怀疑与探索,这本身就具有一定倾向了。

他看得出来任屿很害怕,对自己的性向惧怕,对未来会如何而恐惧。

俞寒伸手将人揽住,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兄弟,他想不会因为这些而有所改变。

任屿在生活中帮了他这么多,他们认识多年。俞寒搂着任屿的肩膀:“没事的,喜欢谁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不管你喜欢男的女的,我都会支持你。”

任屿本来惊惶的心神因为俞寒的一句句劝慰下,而渐渐平静。他还有一种终于能够倾述的快感,不再自己背负这样沉重的秘密。

也许是因为情绪过于起伏,也许也因为心中那点隐秘的念头,再加上他以为俞寒也是同道中人。

如果不是,那他也不会在那种地方遇见俞寒了吧。

所以他搂住了俞寒,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中吻了上去。

那个吻来得突然,他紧紧抱住了俞寒的腰,很用力,拼尽一切。

他感觉到俞寒推开他的力道,他稍稍退开了些,小声道:“你不是说支持我吗?其实你还是觉得恶心吧?”

俞寒因为他的话沉下脸色,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他感觉到掌下的身体绷紧了,充满了抗拒,仿佛下一秒会暴起推开他,再给他一拳。

任屿却不肯松手,甚至有种自暴自弃踩着俞寒的底线边缘试探的放肆。

直到他松开了俞寒,俞寒仍是面无表情的,就像刚刚的那个吻,这个人没有给予他任何回应。

俞寒那天只跟他说了一句话:“我们只是兄弟,我也不喜欢男人。”

自那以后,俞寒倒是像以往那样与他做朋友,只是更加注意分寸了,尽量避免身体接触,不想给他有任何错觉的机会。

俞寒都做成这样了,任屿怎么可能还会去纠缠。

他在心里深处,也确实是喜欢俞寒的,谁能不喜欢俞寒呢,他不过是跟那群女生一样,也迷恋着这个人而已,只是他不是女人,可如果他是女人,也未必能跟俞寒做这么久的朋友,这样亲近,甚至他吻不到这个人。

做完早操回来,还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任屿从抽屉里拿出一袋面包和牛奶,准备去跟俞寒一起吃。他们偶尔会一起吃早餐,他知道俞寒早上因为时间紧,几乎都没时间去买早餐或者去吃。

刚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塑料袋,他就听见旁边有个女生小声道:“洛林远怎么过来了,来找夏芙吗,他么不是都分手很久了吗?”

任屿手指一颤,一股没由来的不祥预感升起。他看向班级门口,洛林远穿着长袖外套,手上拿着一个外卖纸袋,好像还有些困倦,眼皮耷拉着往一个方向走。

他来的目标明确,准确地走到了俞寒身边,将纸袋放到了俞寒的桌上。

洛林远外套穿得松垮,肩上掉下了一半,露出里面雪白的短袖校服。

这样懒散的穿着却不影响他的气质,任屿知道这个人,洛林远。

出色的面相,优越的家境,在他们年级里,甚至在这个高中,都算是个名人。

论坛上总是会有告白的帖子,匿名说喜欢三班的洛林远。

俞寒刚刚还在睡觉,被纸袋砸醒了。任屿心里是有些不高兴的,觉得洛林远来找人,见到俞寒在睡应该懂事点,动作轻些,怎么能直接将人弄醒呢?

他紧紧盯着这两个人,跟班上的其他人一样,他们都在观望,而处于视线中心的两个人,却丝毫不在乎,又或者已经习惯这样的注视。

俞寒看了看纸袋,面上睡意未散,张嘴说了什么。

洛林远弯下腰,手按着桌子,又指了指纸袋,说了几句话,然后揉了揉自己眼睛,打了个哈欠,嘴巴微微撅起,跟撒娇似的。

然后俞寒自然伸手,拉了他的衣服,将滑落的外套拉了上去,还扣上拉链,将拉链拉到胸口。

还是洛林远先退开身体,不太高兴地说了些话,就跟和俞寒对着干一样,将拉链一下拉开,这才笑着说话。

但俞寒并不理会他,将纸袋退回给洛林远,摇摇头。

洛林远脸上瞬间由晴转阴,提起纸袋就走,根本没看班上其他的人。

任屿抓紧塑料袋的手一点点松开,心下稍松。但他也没有去找俞寒一起吃早餐,他心里有点疙瘩,因为他也不清楚俞寒和洛林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样亲近了?

一天很快过去,任屿本来想去喊俞寒,他妈妈从家乡带了点特产,让他拿给俞寒。没想到俞寒一放学就收拾书包走了,他差点没追上。

他跟在俞寒身后,几次喊了人,俞寒都没听见。

最后他却发现俞寒没去学校大门,而是去了三班等人。

没一会,洛林远就从自己班级门口走了出来,跟身边的朋友说了几句话,就跟他们说再见,走到俞寒身边。

他看见洛林远将书包取了下来,扔到俞寒身上。俞寒不见恼怒,而是顺从地将洛林远的书包提在自己手上,跟在洛林远身后一起走。

任屿在后面看着,心里空落落的,拳头也攥紧了。

他看见洛林远走出几步,又一脸别扭地回头,要从俞寒手里拿回自己的书包,俞寒却没给他。

而是自己拿着两个书包,还游刃有余地给洛林远整理了一下衣服,将人的拉链给拉上了。

这次洛林远没有拉开,而是乖乖的放缓了脚步,跟俞寒肩膀挨着肩膀,一起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