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寒远洛林远俞寒 > 31 第31章
 
31

洛林远冲动不过一瞬,等他看见因为他的话语一脸错愕的俞寒后,他又后悔了。

他局促地甩开了俞寒的手,垂下头,整个人都消沉下来。

其实俞寒只是被他刚刚的神情吓到了而已,分明眼前人是今晚的主角,任谁看都是备受宠爱的贵公子。

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才满脸狼狈地出现在他面前,眼神里甚至是带着不该属于这人的哀求。

好像那一刻只有他能帮洛林远,这人握着他的手指贴在他掌心里,冰得厉害。

那抹冰转瞬即逝,洛林远就跟惊醒般,将手从他掌心里抽了出去,俞寒下意识地握了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时,他眉心轻轻**了一下。

洛林远站直了腰,长而轻地吐出一口气。他理了理衣服下摆,想要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只是开个玩笑时,就听见俞寒说好。

洛林远微怔,惊讶掀起眼皮,正好迎上俞寒的侧脸。他转头朝不远处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喊道:“林哥,我先回去了。”

林哥也没为难他,也许也是因为看见这家的小少爷还立在俞寒旁边,两个人一看就关系很好,他也乐于卖个人情,摆摆手道:“快回去吧。”

俞寒将身上的外套脱下,一边卷袖子,一边勾起嘴角,笑得有点坏道:“走吧,我带你离开。”

他的语气有些调侃,一句离开说得不像离开,倒像私奔。

洛林远被臊得耳廓发痒,又觉得是自己想太多。只是俞寒这幅模样,他从未见过,之前的俞寒一直都是沉稳又可靠的,现在看起来少年气多了,也鲜活多了。

洛林远又担心地说了一句:“不能从正门走!”

他们本来就不能从正门走,会被逮住。洛林远偷偷摸摸带着人来到一扇高墙前,俞寒看了眼高度,估算了一下,自己勉强能翻过去,问站在一边的洛林远:“没什么电网之类的?”

洛林远盯着墙头,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俞寒看他这幅模样,开玩笑道:“你不会翻不过去吧?”

洛林远默默地望着他,眨了眨眼。

俞寒:“……不会吧?”

洛林远又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俞寒头疼地按了按额头:“不行,你还是老老实实跟家里人说你要出去,你都成年了,总不会拦着你。”

洛林远一脸别扭道:“我不要。”

俞寒:“……”他磨磨牙,瞧着洛林远这一幅跟家里闹情绪的中二少年样,已经开始后悔了。

其实也不怪洛林远,他自小身体不好,运动天赋也几乎为零,其他熊孩子上山下水到处疯玩的时候,他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医院里打吊针,怎么可能会翻墙这种技术活。

最后俞寒只好双手合十,让人踩着自己的手心往上蹬,借力上了墙。

洛林远倒是一次性成功地就攀在了墙头,还很兴奋地朝着俞寒道:“我上来了!”

俞寒拍了拍手里的灰,不怎么走心地夸了一句:“嗯,很棒。”

他动作敏捷地蹬着墙翻了上去,然后再顺着墙头轻松地落到了墙外。

这时,两个人都发现了问题。俞寒站在墙下仰望,洛林远瞪着底下沉默。

俞寒艰难开口:“你不会不敢跳吧?”

洛林远咬牙想,上都上来了,还能败在下去的这步吗!他不等俞寒嘲笑他,直接往下跳,落地姿势完全不对,俞寒甚至没来得及阻止他,就看见小公主跳下来后,在地上滚了一圈,滚得灰头土脸。

俞寒赶紧上去扶人,而洛林远完全被摔懵了,当他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泥土的时候,他差点没晕过去。

脏!到处都是脏的!细菌,恶心!洛林远甚至觉得每一寸皮肤都发起了痒,他下意识往上面抓挠,可是再想想,他现在手上细菌说不定更多,这么一想他就更想哭了。

俞寒则是看到洛林远那没轻没重的几下抓挠,几乎都要将脖子抓破了,本就白皙的颈项,现在红肿破皮,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急声道:“你赶紧回你家洗个澡,不是怕脏吗!”

哪知道一向洁癖如命的洛林远却咬着牙说:“不回家,去别的地方。”

俞寒家太远了,洛林远也熬不到那个时候,俞寒本以为洛林远是去附近朋友家,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直接将他带到了酒店。

俞寒也走不了,洛林远刚刚那一摔不止摔脏了,还摔伤了。出小区都是他背着的,还被认识洛林远的小区保安看见了,关心了几句。

洛林远成年了,理直气壮地拿出钱包将身份证拍到前台上,眉眼间带着点幼稚的得意:“开间豪华套房,可以做饭的那种。”

钱包是今早吴伯拿给他的,说是林舒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洛林远便将自己所有的卡都放进了钱包里面,好好地揣在身上。当然如果这个礼物是林舒亲自送给他的,他会更高兴一些。

但是洛林远早就过了较真的年纪了,当他在十岁那年发现其实礼物都是吴伯挑选送给他,当做林舒的礼物时,他当时也哭过,却不敢问,一年年下来,也就习惯了。

幸好带着钱包,要不还真开不了房。

前台小姐看着高大帅气的俞寒背着白皙俊秀的洛林远,给人登记了便礼貌地递了房卡过去,客客气气地目送这对奇怪组合离开。

两个人乘坐电梯,进了房间,俞寒将人送进房间就想说先走了,哪知道洛林远脚刚挨地,就开始脱衣服,俞寒甚至没来得及将门关上。

他心跳都加速了几分,还有些生气,他反手快速地将门摔上:“门还没关你脱什么!”

洛林远根本听不进他说话,他脱了衬衣脱马甲,再弯腰直接把西裤一口气撸到脚踝,蹬了一双鞋,紧接着就穿着条内裤,一双袜子,一瘸一拐地奔进了浴室。

俞寒抹了把脸,甩了甩脑袋,将刚刚不小心看见的画面甩出去。

他又想了想,他还是得给里面那位祖宗买药。

这时洛林远探出个湿淋淋的脸,手指扒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水珠往下滑。俞寒发现那磨砂门竟然被冲成透明的,这设计太险恶用心了!

俞寒瞪着那变成透明的玻璃门,洛林远却只是单纯地提醒他:“不许走,我特意开这样的房,你下面给我吃。”

他的意思是指,特意开了有厨房的套房,为了洗澡,也为了让俞寒兑现承诺。

只是此时此刻,这话这人,都让俞寒觉得不自在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