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52章 第52章
 
感受着季衍之逐渐平静的呼吸, 奚柚这才没再把脸埋在被子里。她抬手给发烫的脸扇了扇风,一时分不清是因为太羞了,还是太闷了。

忽然, 她腰间一紧,耳边响起一声沉沉的笑音。

听得她耳朵发烫得厉害,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季衍之把被子给抽走了。

她没地方躲了!

想下床, 季衍之又揽着她的腰, 稍微一动,他的手就会收紧一分。

奚柚不敢动,更不敢扭头去看他。

殊不知她越是这般害羞,季衍之就越想招惹她, 附耳低语, “被套湿了, 得换。”

为什么会湿,两个人心知肚明。

生怕季衍之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奚柚转身捂住他的嘴, 把脸在他怀里埋得严严实实,大有从此再也不见人的架势。

季衍之知道再逗下去, 小姑娘得躲他一阵子了,掌心向下揉了揉柔软的头发,“还能走吗?”

虽然不知道季衍之为什么这么问,但奚柚还是动了动腿,用实际行动告诉季衍之她能走。

“那你自己去洗澡, 可以吗?”

“……”

为什么季衍之要用哄孩子的语气跟她说话?

她都十八岁了,不自己洗澡,难道还让别人帮她洗?

奚柚一边在心里吐槽, 一边低着头退出了季衍之的怀抱,下床去拿洗完澡要穿的。

白天她到这儿的时候没什么精神,也就没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放进衣柜里。

现在要她当着季衍之的面拿贴身衣物,即便她用身体把它们挡得很严实,可以确保季衍之看不见它们,但她还是很紧张。

拿出来,抱紧,迅速跑进浴室。

动作太急,进浴室的时候脚滑了一下,还好及时扶住墙稳住了。

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奚柚头也不回地把门关上,不忘扔出一句话,“我没事!”

外面的季衍之听见锁门的声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小姑娘真的太害羞了。

他回到床边,拆下被套,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床新的换上才离开房间。

浴室里,奚柚仰头叹了一口长气,她明白季衍之为什么那样问她了。

现在就这么酸疼、腿发软,不敢想象以后真的酱酱酿酿了会有多累。

话说她刚才在外面为什么没感觉到,难道是因为害羞到失去知觉了?

一想到她在那个时候不小心看见的一幕……奚柚立马接了捧冷水泼脸上。

冷静,不要想!

奚柚一再这么告诫自己,结果做梦梦见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被子。

干干净净。

奚柚松了口气,躺回床上,结果脑海里自动浮现出那些画面。

不行!

得找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

奚柚动作迅速地下床洗漱穿戴好,走出房间后发现季衍之不在家,冰箱上留了张便利贴:我有事出去一趟。

上面还写了出去的时间。

奚柚拿出手机一看,刚七点半,季衍之出去了十五分钟。

把便利贴揣进衣兜里,奚柚揉着咕咕叫了两声的肚子去了厨房,一圈走下来只发现了几桶泡面。

本来打算自己做早饭的,看来还是出去吃吧。

奚柚出门的时候给季衍之发了一条消息:【我要出去吃早饭啦,要给你带一份吗?】

转眼一想,还是打个电话比较好。

没想到刚一转身就遇见了从隔壁拎着垃圾出来的宁缘,原来他们住同一层。

奚柚粲然一笑,一眼可见的假笑,“宁同学,早上好。”

宁缘知道他误会了奚柚两次,笑容透着尴尬,“奚同学,早上好啊。”

到了电梯里,环境一下变得逼仄起来,而且就他们两个人,可以说是尴尬又窒息。

当然这只是宁缘自己的感受。

宁缘试着找话题来打破眼下这种氛围,不小心注意到奚柚脖子上的泛红处,眼睛一瞪,脱口而出:“你们!”

奚柚被他这种不知所谓的话搞得一头雾水,“我们?”

“就是你和老季!你们!”

“然后呢?”

奚柚还是没听明白,秀气的眉心皱出了一个川字。

很凉爽的天气,宁缘却急出了一脑门的汗,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终于他想起了一个词,“就是你和老季是不是有亲密接触了?”

好不容易不去想昨晚的事情了,让宁缘这么一说,奚柚又想起来了,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我们是成年情侣,有亲密接触不是很正常吗?”

宁缘先是一怔,接着露出老父亲般欣慰的表情,“老季可算是跟你表白了。我得跟大家通知一声这件喜事。”

听这意思,是有不少人知道季衍之喜欢她?

为什么她自己没感觉出季衍之喜欢她呢?

难道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等奚柚细想,宁缘肃着一张脸对她说:“成年情侣有亲密接触是很正常,但我认为在没确定关系,也就是结婚之前,最好不要突破最后一步。”

奚柚万万没想到宁缘会对她说这些,她和宁缘的关系远远没到能说这些的程度。

要不是知道宁缘有喜欢的人,她肯定会怀疑宁缘对季衍之是不是有意思。

宁缘也知道他说这些很奇怪,“我跟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提个醒。老季那边,我也会跟他说。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见过几个很惨的例子,我不希望我的朋友重蹈覆辙。”

奚柚心里暖暖的,“谢谢你。”

担心宁缘误会,她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我们还没突破最后一步。”

宁缘表情缓和,点了下头。

他拿出手机点开群,往群里发了句:【老季向奚柚表白了!!!】

正值国庆假期,大家都放假了,一个个差不多是秒回。

李橙:【!衍哥是我妹夫了?】

裴燃:【只要你敢叫。】

李橙:【……我觉得我不敢。】

殷辰:【各位记得改口啊,见面得叫嫂子。】

林时:【衍哥现在不回沧城,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叫上这声嫂子。】

殷辰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包,【是啊,我们几个又不在京市读书。一放假就回了沧城,去京市又不是说去就能去,真不知道这声嫂子什么时候能叫上。】

宁缘毫不避讳地把群里聊天情况给奚柚看了,然后他点开了语音通话,对着另外几个人说:“嫂子就在我旁边,你们叫吧。”

安静了一瞬,几个人异口同声:“嫂子。”

几个人都比奚柚大几岁,这声嫂子叫得奚柚很不好意思,“你们还是叫我名字吧。”

这时,电梯门打开。

奚柚听见宁缘叫了一声衍哥,她抬眸,发现季衍之拎着两袋子东西,上面印着某家早餐店的logo。

她这才想起本来是要给季衍之打电话的,结果让别的事一打岔就给忘了。

奚柚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出去接季衍之手里的东西,“我是要出去吃早饭的,本来准备打电话问你要不要给你也带一份,我给忘了。”

“没事。我拎就行。”季衍之温柔莞尔。

他注意到宁缘手机语音通话的界面,稍抬眼帘,就听宁缘说:“我把你跟嫂子表白的事告诉大家了。”

季衍之眉心微蹙,“没有。”

宁缘脸上笑容凝固,他觑了眼奚柚,偷偷拽了拽季衍之的袖子,“老季。”

警告之意很明显。

人小姑娘脸皮薄,说话注意点。

季衍之明白宁缘的意思,无奈一笑,“是小柚子向我表白,我是这个意思。”

宁缘愣住,“啊?”

他扭头看向奚柚,“老季没跟你表白?”

“抱歉,刚才没及时跟你说清楚。”奚柚也是这会儿才意识到宁缘误会了。

宁缘摆摆手,“没事没事。我急着去扔垃圾,就先不跟你们说了。你们赶紧上楼吃早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走的时候,宁缘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季衍之一眼。

等到了外面,他才对着手机说:“你们刚才都听见了吗?”

李橙哎了一声,“你们说我要不要把那次衍哥喝醉酒的录音发给衍哥?让他听听自己当时撂下了怎样的豪言壮语。”

裴燃笑了,“发吧,反正你们离得远,衍哥打不到你。”

李橙突然觉得脖子一凉,“算了,当我没说。”

“我有个主意,直接发给嫂子,也算是衍哥向嫂子表白了。”

殷辰说完,林时接了一句可以。

紧接着几个人听见冷幽幽的一句,“当我不存在是吗?”

“卧槽!”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

几个人聊天的时候都没看手机,也就没注意到季衍之加入了语音通话。

宁缘正在看学校群里的消息,听见季衍之的声音吓得他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几个人很默契地找借口退出了语音通话。

季衍之也退了,这时孙闻发来消息:【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她,不会再有下次。】

季衍之:【嗯。】

孙闻:【你的伤严重吗?】

季衍之摊开一直攥紧的左手,大片猩红映在眼底,戾气悄然浮现,他无声嗤笑,狠狠握紧,闭眼平复情绪后,回复孙闻:【还好。】

奚柚从洗手间出来,看见早饭已经摆好了,季衍之却站在厨房里一动不动,光是看后影就觉得奇怪。

她走过去,“哥哥你怎么了?”

季衍之脸色与平常无异,唇边牵出笑弧,“哥哥在想事情,出去吃饭吧。”

作者有话要说:  我自己感觉番外能写不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