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41章 第41章
 
少年的手紧紧箍在季岭手臂上, 力道之大,似要将整条胳膊卸下来才甘心。

季岭疼得满头大汗,还不能挣扎, 稍微一挣扎就会感觉胳膊离被废不远了。

即便如此,季岭还是那句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衍之没指望季岭现在能够承认, 他只是看不惯季岭的态度。

他慢慢松开手, 不出意料, 季岭抽手就要跑,可惜动作太慢,又被他拽住了。

季岭注意到少年眼里加深的笑意,气得瞪圆了眼睛, “你耍我!”

“我为什么要耍您?”季衍之皱眉, 语气有些无奈, “请问我耍您能让我得到什么好处?”

季岭正要发作,胳膊传来的剧痛让他毫无形象可言地叫出声,接着砰一声, 他的胳膊被甩到后面的书柜上。

恍惚间,他听见少年很是无奈的一句, “我只是想提醒您,您不是个东西。”

一扇书柜门的玻璃被击破,玻璃碎片乱了一地。

季岭看着流血的手,脸色惨白,腿一软,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都忘了地上还有玻璃。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让人感觉他看的不但是血, 而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

不过这个状态很短暂,季岭很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看了眼季衍之,一句话没说,朝书房外迈开腿。

“您记得道歉。”

听见少年礼貌的声音,季岭步伐微顿,出去后,反手将书房门使劲拽上。

砰一声巨响,吓得楼下接电话的奚柚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去捂听筒,很显然已经迟了。

电话那头传来外婆担心的声音,“柚柚你那边出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是风把门吹来关上了。”奚柚看着朝她这边走来的季岭,心一紧,赶紧找了个肚子痛的借口挂断电话。

佣人看见季岭流血的手,转身就要去拿医药箱,季岭冷着一张脸把人叫住,“不用。”

奚柚以为季岭说要说她刚才偷听的事,没想到是代高漫向她道歉,属实在意料之外。

就在她愣住的片刻,季岭已经转身迈开腿,很明显是没想要她的回答。

等外面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奚柚才往二楼跑。

正好季衍之从书房里出来,她赶紧问:“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哥哥你没事吧?”

小姑娘的脸惨白惨白的,被吓得不轻。

季衍之掌心向下,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发顶,“哥哥没事。”

奚柚不放心,把人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睛能看见的都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衣服下面了。

察觉出小姑娘的担心,季衍之绽开笑,“是不是要哥哥脱光给你看才能放心?”

稍微一想那个画面,奚柚就感觉自己的脸烫起来了,她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眼睛也不怎么敢再直视季衍之。

“那个……过几天就是我外婆生日……我准备回老家陪我外婆过生日。”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她已经说完了。

奚柚抬头,不理解地眨了两下眼,“有什么问题吗?”

季衍之俯身,伸手拨开挡在她眼睛前面的一缕头发,“不邀请哥哥一起去给外婆过生日吗?”

往年外婆过生日,她都是自己回老家,带着季家人给外婆准备的礼物。

季家人从来没说过要和她一起回老家给外婆过生日。

她也不盼望季家人和她一起回去,离开季家,是她最开心最自由的时候。

但是今年不一样,一想到后天放了寒假就要回老家,她有点舍不得。

至于是舍不得人,还是舍不得猫,奚柚就不清楚了。

不过有一件事她可以确定,季衍之这么说的时候,她是很开心的。

“我邀请哥哥,哥哥就能去吗?”

“自然。”

奚柚笑眼弯弯,带出一对可爱的小梨涡,“那我邀请哥哥和我一起回老家给外婆过生日。”

-

这天拿完寒假通知书,大家一边难受寒假作业太多,一边商量着接下来该去哪儿玩。

奚柚把桌上的一堆试卷折好放进帆布包里,去拿最后一本,也是最厚的寒假作业时,突然伸来一只手把它给拿走了。

抬眸,只见陆时转着那本寒假作业,冲她一笑,“南门那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哥请你去搓一顿。”

如果不回老家,她肯定答应。

“不了,我今天要回老家陪我外婆过生日。”奚柚拿回寒假作业揣进包里,最后起身检查了一遍没有遗漏的东西就要往外走。

陆时把她拦住,“巧了,我也要回老家,不过是在明天。你老家哪儿的,说不定我俩同一个地方。”

“芙蓉镇。”

奚柚刚一说完,就见陆时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这么巧吧。

结果事实还真就这么巧,她和陆时的老家都在芙蓉镇。

只不过她住乡下,陆时住城里。

“等哥回去请你搓一顿。”

陆时笑着揉了把奚柚的头发,像是怕奚柚打他,很快就收了手,扭头招呼两个朋友去网吧开黑,跑得之快。

奚柚确实想一巴掌拍过去来着,这回算他跑得快,再有下次,追上去打。

再要迈开腿,听见霍眠问:“奚奚你是自己回老家吗?”

她转身下意识想要点头,一时间忘了这次季衍之要和她一起回去,“之前我是自己回去,今年我哥哥陪我。”

“你自己回去的时候不怕吗?”霍眠从来没有自己出过远门,所以很好奇。

“不怕。”奚柚脱口而出。

每次她从沧城回芙蓉镇,都很开心轻松。

非要说怕的话,那就是她在转车到芙蓉镇的时候,害怕睡着没及时下车。

“嗯。”霍眠微微一笑,有些心不在焉。

奚柚感觉霍眠有心事,正要开口问,霍眠站了起来,“我哥哥来接我了。祝你一路平安,我们寒假后再见。”

“嗯,寒假后再见。”

奚柚回头,发现霍泽一看见她转过身就把视线挪开了。

自从之前霍泽和陆时被高老师叫去办公室,之后霍泽就总是一副避着她的样子。

等霍泽和霍眠离开,奚柚才迈开腿,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门旁边突然探出一个脑袋盯着她,眼神犀利,把她吓了一跳。

徐希言板着一张脸,“我不同意季衍之陪你回老家。”

奚柚理解徐希言为什么不同意,但:“你们这段时间相处得不是挺好的吗?你也夸过他。”

“那都是表面功夫,我要是跟他相处不好,不是让你夹在中间难受吗?而且我夸的是他的学习,要知道学习成绩和人品是两码事。”徐希言语速很快,说完把下颏一抬,“总之,我不同意季衍之陪你回老家。让他陪你回去也行,我得一起。不过我哥那边可难说了,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奚柚笑着摸摸好友的脑袋。

“奚柚!”徐希言不高兴地跺了下脚,“我真怀疑季衍之给你下了迷魂药,让你这么相信他。”

“不气不气,我请你喝奶茶。”

“两杯!”

“三杯也没问题。”

“那就三杯。”

“行行行,都听徐大小姐的吩咐。”

两个人牵着手,有说有笑下了楼梯,没注意到后面有个人羡慕地看着她们。

办公室外边的墙角,霍眠站在那儿,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她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自从她回到沧城,她们就没再见过面。

近来她们的联系越来越少,能明显感觉到她们之间的关系变淡了。

如果她没被认回霍家该多好……

霍泽和老师谈完话从办公室出来发现霍眠蹲在地上哭。

他忙安慰道:“老师刚刚跟我说了,你只是没完全适应一中的学习模式。这次没考好,下次肯定没问题。哥哥会护着你,回到家没人敢说你一句。乖,不哭了好不好?”

霍泽没怎么安慰过人,对安慰人这件事很不擅长。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就很别扭,等霍眠抬起头,他也不敢去看霍眠的眼睛,从兜里摸出纸巾递过去,“擦擦脸。”

霍眠接过纸巾,声音含糊地说了声谢谢。

一会儿后,霍眠捏紧被泪水打湿的纸巾,深吸一口气看向霍泽,“哥哥,我想回去一趟。就一天,行吗?”

霍泽蹙眉,“你应该知道这件事不是我能做主的。”

“可是之前何纤被开除不就是哥哥、”

“霍眠,这两件事不一样。”

霍泽严肃着一张脸打断了霍眠的话。

霍眠抿紧唇,低下头,没再说话。

兄妹二人之间弥漫着压抑的安静,片刻后,霍泽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抬手摸摸霍眠的头发,“哥哥给你买奶茶喝好不好?”

“妈妈会生气。”霍眠抹掉眼尾的泪水,声音闷闷的。

霍泽把人拥进怀里,轻轻拍后背,“只要我们不说,妈妈不会知道的。再说你不是很想喝奶茶吗?”

霍眠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我能要两杯吗?”

“可以。”

“谢谢哥哥。”

等兄妹二人下了楼梯,赵昭才走出角落,看着手上没送出去的纸巾,又给塞回了包装袋,揣进了裤兜里。

赵昭走了几步停住,拿出兜里震动的手机摁下接听。

“我明天到沧城,李橙、林时、殷辰还得过几天才放假,听说衍哥要陪小孩儿回老家,等衍哥回来,我们几个好好聚一聚。”

“我、”

电话那头的周赐截住话,“拒绝之前你先想想你已经拒绝我们多少次。定下时间我会通知你,有人叫我,先不说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赵昭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