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35章 第35章
 
一场秋雨一场寒。

一夜大雨过后, 沧城再次迎来降温,过了大概有两周时间,沧城进入初冬。

等初冬过去, 沧城每天都是寒风飕飕,走在路上的时候恨不能把自己裹成个粽子,不让皮肤和空气有一丝一毫的接触。

沧城冬天严冷, 但是很少下雪。

奚柚到沧城快五年, 只在第一年的冬天见过雪。

记得下雪那天是除夕, 她随季家人去了老宅。

那是她第一次去季家老宅,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看见床边有人,想睁眼看个清楚,却怎么也没法把眼睛完全睁开;更别提说话了, 嘴仿佛让胶水给黏住, 怎么也张不开。

第二天醒来浑身疲惫无力, 别人说她这是遇上了鬼压床。

在这之前,她从没遇见过鬼压床,对鬼压床也不太了解。

当时年纪小, 一个鬼字就把她吓得够呛,季寻得知后, 就使劲吓她。

那天是大年初一,季岭和高漫有事出去了,季老爷子留在老宅陪季老太太,季寻央着林管家带他们出去玩,然后他们离开了老宅。

中途, 季寻把林管家支开,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那时她初到沧城,对沧城的环境一点也不熟悉, 那是一个对她来讲完全陌生的地方。

季寻把她留在那儿,说她要是敢走,或者是给林管家打电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鬼缠着她。

于是她就乖乖待在原地等季寻回来,可是等到天擦黑,也不见季寻的身影。

她也不敢给季寻打电话,季寻离开的时候让她不要吵他,到时间他自然会来找她。

夜色渐沉,季寻还没回来。

待的地方只有一盏上了年纪的路灯,灯光昏黄,时不时还会闪两下。

这里白天就没多少人,到了晚上,更是冷冷清清。

好在能够听见附近热闹的人声,她就坐在路灯下,抱紧自己,腿埋在双膝间,心里默数着一秒两秒三秒……

数到九的时候,她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从对面黑漆漆的小巷子里传出来的。

以为是季寻又要吓她,倒也没多怕。

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却发现走出小巷子的不是季寻。

对方低着头,走路跌跌撞撞,手撑着墙壁,鲜血从他掌心一滴接一滴砸到地面。

扑通一声,整个人突然面朝下摔倒。

对方身上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虚弱,她当时没多想,直接就跑过去尝试把人扶起来。

却在伸出手的一瞬间,被对方猛地扣住手腕摁进了雪地里。

那一刻,她觉得对方的手比雪还冷。

男生身上除了虚弱,还充满了防备,手上越来越使劲,似是要把她的手腕掐断才甘心。

她哭了,因为实在是太痛了。

她一边哭一边告诉对方,她只是想扶他起来,想知道他的伤重不重。

男生慢慢松开她的手腕,声音又粗又哑,“对不起。”

得了自由,她赶紧揉了揉又冷又痛的手腕,然后再次伸出手。

男生低着头起身挪到墙边坐着,周围光线又暗,看不清他的脸,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只听他用粗哑的声音说:“不用。”

受伤的掌心朝下,把底下纯白的雪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红。

她说送他去医院,他还是不用。

说联系他的父母,他笑了一声,说他没有父母。

她发现男生不打算处理受伤的手,可是不处理是万万不行的。

循着人声,她走到一个热闹的地方,找到药店买了处理伤口要用的药,抱着一堆药,赶紧往回跑。

快到小巷子的时候,身后响起季寻的声音,“要去哪儿?”

就在她头疼该怎么解释怀里一堆药的时候,季寻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深深的疲惫,“赶紧,我很累。”

余光瞥了眼身后,季寻仰头阖眸靠着墙,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只手摁着太阳穴。

趁季寻闭着眼睛,她赶紧跑到刚才的地方。

只有被血染红的雪,人不知去了哪儿。

环顾四周,可是光线太暗,实在不好找,而季寻又在催她。

没办法,她只好抱着药离开。

季寻问她为什么买药,她就说遇见了一只受伤的猫。

也不知道那个男生后来有没有把手上的伤口给处理了。

“快看快看!下雪了!

沉浸在往事里的奚柚让这不知道是哪位同学的一喊给拽回了神。

窗外,雪粒纷纷扬扬。

有同学打开窗户伸手去接,冷风如刀子,刮在脸上一阵生疼。

但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因为沧城这个地方下雪实在是太难得了。

奚柚裹紧外套,也走到窗边把手伸出去接雪,不一会儿,小脸就让冷风吹得白里透红。

冷是真的冷,快乐也是真的快乐。

不过奚柚的这份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陆时像拎小鸡仔一样把她拎回了座位,还把自己的热水袋塞到她手里,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严肃。

“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陆时问。

今天就是很普通的一天,奚柚摇头,“不知道。”

陆时深吸一口气,掌心向下,啪一声落在课桌上,“今天是你生理期!”

咬牙切齿的一句低语让奚柚闹了个大红脸,瞪圆了杏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陆时,“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眼睛,我会看。”陆时一脸淡定从容。

说完,他屈指敲了敲桌面,“杯子拿出来,我去给你放热水。”

最近陆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对她照顾得很,和之前相比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

奚柚严重怀疑陆时被魂穿了。

当然这是不现实的。

陆时对她的疑惑是这么回答的,“我是你哥,哥哥照顾妹妹天经地义。”

如果有谁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陆时会很严肃地告诉他们,“我们是兄妹,谈恋爱是乱|伦。”

她之前对高老师撒谎说他们是亲戚,后来按年龄定下了所谓的兄妹关系。

按理说高老师没过问他们这件事,没必要再提。

陆时却说以防万一,要时刻做好兄妹。

奚柚觉得,大可不必。

但是不管她怎么说,陆时都坚持以哥哥的身份来关心她。

搞得现在大家在她面前提陆时,都是用“你哥”两个字。

最可怕的是,她竟然还习惯了。

奚柚拿出保温杯晃了晃,“还有挺多,喝完再放。”

陆时接过保温杯掂了掂,皱眉,“明明就是一口的量。”

奚柚:“……”

她这个保温杯挺大的,里面还有一大半水的水。

要她一口喝完这么多,肯定是做不到的。

陆时转身朝饮水机走去,奚柚这才注意到他红得滴血的耳朵,还以为他一点也不害羞,原来是故作镇定。

这时,霍眠回到座位,直接就趴在了课桌上。

奚柚一下感觉到不对劲,扭头问:“眠眠你怎么了?”

刚问出这句话,后面有同学拍了拍她的肩,说有人找她。

霍泽站在教室后门,板着一张脸,颇有些不近人情的感觉。

大家吃过晚饭,陆陆续续回到教室。

过道上人来人往,奚柚刚走近,就听见霍泽说:“借一步说话。”

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霍泽苦涩一笑,“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帮我看着霍眠,别让她和赵昭产生接触。”

“为什么?”

倒不是奚柚好奇这背后的原因,而是她明显感觉到霍眠很在乎赵昭,两个人该有很深的交情。

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说服她去阻止两个人接触的理由,她是不会答应帮这个忙的。

“我怕他带坏霍眠。”

霍泽叹了口气。

奚柚认识的赵昭是一个文静,爱看书爱学习,成绩好的男生,对霍眠耐心且温柔,那份感情是能从赵昭眼睛里感觉出来的。

怎么看也不觉得赵昭会带坏霍眠。

看出奚柚的疑惑,霍泽无奈道:“有些话我不好说出来,你只需要知道你认识的赵昭并不是真正的赵昭就行。”

他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奚柚帮忙。

本来想把两个人其中一个转到其他班,但是霍眠哭着求他不要那么做。

一声声哽咽的哥哥,听得霍泽心都快碎了。

虽然他和霍眠的感情不深,但霍眠到底是他的亲妹妹。

当哥的,该要疼妹妹。

“拜托了。”霍泽郑重地弯下了腰。

把奚柚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人,“受不起受不起。”

霍泽顺着力道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急色的少女,缓缓说:“我不告诉你是因为那些事情说出来一定会吓到你。”

这话说得她更想知道真正的赵昭是什么样子了。

知道霍泽不会告诉她,奚柚只能压下这份好奇,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你放心,我会帮你看好眠眠。”

“谢谢你。”霍泽松了口气,脸色也跟着缓和了许多。

一男一女,站在角落,一副说着悄悄话的状态。

见霍泽朝奚柚的脸伸出手,陆时顿时警铃大作,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不过在他伸手前,有个人快他一步把人拉开了。

季衍之将人拉开的时候,很自然地横在了两个人之间,把身后的小姑娘挡得严严实实。

他眉眼温柔,唇角勾起恰到好处的弧度,“快上课了,霍泽同学该回教室了。”

霍泽看见季衍之的一瞬间,眉心登时皱紧。

目光触及季衍之牵着奚柚的手,霍泽眼底生出尖锐的嫌恶。

从烂泥地出来的人,怎么配!

被季衍之挡着,奚柚看不见前面是个什么情况,突然她的手上又搭了一只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就让陆时给拂开了。

听见霍泽吃痛的声音,奚柚这才知道那只手是霍泽的。

奇怪,霍泽为什么要来搭她手?

陆时恶狠狠瞪了霍泽一眼,“人是她哥哥,你又是什么关系?少占我妹妹便宜。”

霍泽揉着手腕嗤笑一声,“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说到一半,陆时才反应过来刹住话,再次瞪了霍泽一眼,“你懂个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