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24章 第24章
 
到了医院, 郑伯脸色很差地同他们一起上了楼。

奚柚担心,问了好几次郑伯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郑伯的回答都是摇头,“我没事。”

他们走出电梯时, 林管家正送季岭和高漫离开,夫妻二人脸上洋溢着藏不住的开心。

高漫看见季衍之,难得温柔了一句, “衍之你不要待得太晚, 明天还要去学校。”

季衍之神色淡淡, 略微颔首,等电梯门合上,他才迈腿往病房走。

毫不意外,林管家挡住去路。

季衍之没有言语, 转头看了眼郑伯。

郑伯抹着额头上的汗把林管家拉到一边, 很小声地把车上的事讲了遍。

林管家错愕自语, “怎么会……”

郑伯也纳闷季衍之为什么会知道,那件事可是连季岭和高漫都不知道的。

林管家回过神,叹气说:“不管如何, 你都不该带奚柚小姐来医院。老爷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见奚柚小姐。”

郑伯苦笑,“抱歉。”

他只是突然想起了很多, 尤其是奚柚小姐刚到季家那阵子的事。

奚柚小姐从来都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尤其是父母离世到了季家后。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奚柚小姐便愈发谨慎乖巧。

可是老爷觉得还不够,因为他要给奚柚小姐挑一个好人家,保证奚柚小姐以后衣食无忧。

所以, 老爷给奚柚小姐定下了诸多规矩。

一旦奚柚小姐违反规矩,老爷就会毫不犹豫把人关进漆黑的书房。

奚柚小姐怕黑,老爷是知道的, 但还是把人关了进去。

据他所知,这几年在老爷看来必须关进书房的错误,其实都是一些很小的事,顶多口头教育两句。

郑伯越想越苦涩,老爷待奚柚小姐真的太严格了。

那是好吗?

不,那是折磨。

现在连老爷也意识到那是折磨,否则不会不敢见奚柚小姐。

敢做,为什么不敢见呢?

郑伯拉住林管家,“由他们去吧。”

林管家不作言语,抽出手就要追上去。

这时,护工从病房里出来,反手带上门,“老先生已经休息了。”

闻言,季衍之眉梢微挑,嘴角牵出短暂的笑弧。

真够巧的。

奚柚抱着帆布包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了会儿又站起来。

“那我改天再来看爷爷吧,哥哥你是和我一起回去,还是等会儿再回?”

“晚些时候再回。”

季衍之回头看向郑伯,含笑问:“您现在忙吗?不忙的话送奚柚回去。”

郑伯抹了一把鬓角冒出来的汗,连说了三遍不忙。

奚柚和郑伯乘电梯下去后,林管家走向季衍之。

季衍之坐在奚柚刚才坐过的位置,低头看着手机,指尖在屏幕上划了几下,点开一个录音。

听见季老爷子声音的那一刻,林管家脸色大变,抢似的拿过手机摁了暂停。

季衍之抬眸,一副不理解林管家为什么这么做的样子。

林管家勉强挤出微笑,“少爷,借一步说话。”

-

季老爷子清楚自己的身体,不然也不会将季家大权的二分之一交到儿子和儿媳手里。

至于剩下的二分之一,自然是留给他孙子的。

其实老爷子本来的安排是把季家大权整个交到孙子手上,没想到出了抱错一事,然后是他身体不行。

护工出去后,季老爷子想了很多,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就看见季衍之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书。

老爷子试着起身靠在床头,但是没什么力气,嘴唇动了动,声音无力,“衍之……”

季衍之抬眸,只是看了眼,并没有伸手去扶。

这番试探让季老爷子感慨,“翅膀硬了啊……”

老爷子勉强调整了一个姿势面向季衍之,老瘦的脸上布满严肃,“翅膀再硬在我面前也得收敛,否则只有折断的份儿。”

季衍之看着书,头也没抬。

他的声音轻徐,“医生说您不能情绪激动,除非您想和奶奶见面了。”

突然想起什么,季衍之撩起眼皮笑了,“您怎么会想和奶奶见面呢?当年可是您把奶奶给逼死的。是我不会说话。”

“你!”

季老爷子猛地瞪圆了眼睛,苍老的手颤巍巍指住季衍之。

“一派胡言!”

书啪的一声合上,季衍之倾身靠近床上动怒的老人家,体贴地将老人家的手放回被子里。

他的声音温柔,带着些微无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活了这一把年纪,肯定是知道这句话的。”

“不过我今晚来不是为了跟您说这件事。”

季衍之坐回原位,他不介意老爷子又抬手指着他。

反正也没几天活头了。

这是他最后的孝心。

“我想跟您做个交换。”

季老爷子鼻子一哼,一声冷笑,没有说话。

季衍之没指望老爷子会回答,神情自若地往下说:“给我和奚柚自由,我会管好自己的嘴。”

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季老爷子又喘又笑,胸脯快速地上下起伏,说话断断续续。

“自由?”

“我何时禁锢了你们的自由?”

突然想起什么,季老爷子表情扭曲,一张像枯树皮的脸狰狞可怖。

“你们不准在一起!我不同意!死也不会同意!”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我的小西柚?”

季老爷子半截身体爬出床,发凉的手掐住季衍之的脖子,嘴里不断重复着前面两句话。

表情愈发狰狞可怖。

季衍之闭上眼不去看,只道:“看来您已经做出了决定。您放心,我会让外界知道您都做过什么事。”

“你这是要毁了季家!”

老爷子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季家,不管做什么事,他都是以季家为起点出发。

他绝不允许有任何玷污季家的事存在,包括他自己。

季老爷子咬紧牙关使力,似要将人掐断气才甘心。

季衍之也不挣扎,由着老爷子把他往死里掐。

到喘气逐渐难受的时候,他才带着凳子翻倒。

砰一声的动静传出,外面的林管家和护工,过道里的医生和护士一齐冲进了病房。

少年倒在地上,双眸紧闭,脸色惨白,脖子被一双手牢牢掐着。

季老爷子就小腿还在床上,其余整个压在了季衍之身上。

“去死吧你!”

“我没你这样的孙子!”

老爷子两只眼睛瞪如铜铃,谁来拉他,他就一声“滚”吼过去。

最后好几个人一起动手,才把季老爷子给抱回床上躺好。

老爷子呼吸难受,一只手摁着心脏,另只手到处乱抓。

抓住林管家的手,季老爷子像交代后事一样告诉林管家,“管、管好、季衍之,不能、不能让他说出去……剩下、剩下的二分之一、也给季岭!”

-

“抢救结束了。”站在季衍之旁边的护工小声提醒。

少年坐在椅子上,闭着眼靠着墙,不为所动。

护工以为他睡着了,准备重复一遍,“抢——”

看见林管家双眼无神,脚步虚浮地朝这边走来,护工下意识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季衍之这才睁开眼,带着些许微笑看向林管家,“如何?”

“走了。”林管家声音低沉沙哑。

季衍之垂眸看向身侧的书,刚才在病房里,被老爷子压皱了好几处。

他不紧不慢抚平褶皱,“通知他们吧。”

顿了顿,季衍之抬眸莞尔,“奚柚那边,我去说。”

-

昨天晚上突降暴雨,沧城降温入秋了。

奚柚早上起来推开窗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凉意,赶紧从衣柜里翻出长袖打底,再穿上秋季校服。

下楼的时候没看见一个佣人,整栋别墅充斥着诡异的安静。

好在餐厅有个季衍之,奚柚赶紧走过去,“哥哥,他们人呢?”

“他们帮忙料理爷爷的丧事去了。”话间,季衍之盛了一碗粥放到奚柚面前。

奚柚一时没反应过来,边用勺子舀粥边问:“谁的丧事?”

“季扶川。”

季衍之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粥,拿过纸巾擦拭嘴角,仿佛这个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咣当一下,勺子磕在碗边,碎了一小块。

季衍之蹙眉,进厨房拿了一个新的勺子放到奚柚手边。

奚柚僵硬地转过头,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倒是眼泪争先恐后往外涌。

-

直到丧事结束,奚柚仍觉得不真实。

回到季家,她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看着窗外的天明到天黑。

期间佣人来叫吃饭,奚柚让把饭放在外面。

佣人来送夜宵,看见放凉的晚饭,叹了口气,再次敲响房门,“奚柚小姐,您不吃东西身体会遭不住的。”

“我饿了会吃的。”

声音从门缝里传出,又沙又哑。

佣人心疼道:“奚柚小姐,趁热吃好不好?有您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奚柚抱膝坐在门边,脸往双膝之间埋了埋,闷声说:“不是我不吃,是我现在没胃口。你先放着,我饿了一定会吃的。”

没有等来佣人的回应,倒是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门打开,卧室里面一片漆黑。

季衍之皱眉,抬手啪一下打开灯,光线勾勒出他眼底的冷意。

他垂眸,“你喜欢待在黑暗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