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23章 第23章
 
会是她想的那样吗?

出了办公室, 等到确定四周都没人,奚柚伸手扯了扯季衍之的校服,“哥哥你低头。”

季衍之弯腰, 俯首。

奚柚靠近他的耳朵,小声问:“哥哥你是不是喜欢程老师?”

软绵绵的嗓音落在耳边,仿佛有羽毛划过, 一阵难耐的痒意从心底涌出。

季衍之偏头, 看着水灵灵的眼睛, 喉结微动,“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奚柚顿了顿,加上理由,“因为哥哥对程老师很温柔。”

“哥哥对你不温柔吗?”

“温柔啊。”

奚柚的回答毫不犹豫。

季衍之眼里漾出笑, “那照你的逻辑, 哥哥也是喜欢你的。”

“不一样。”奚柚这次的回答也是毫不犹豫, “我能感觉出哥哥对程老师更温柔。”

“所以你就凭这点认为我喜欢程凝?”

季衍之眼中笑意加深。

他再度弯了弯腰,离这个自认为了解他的小姑娘又近了些。

“你不了解哥哥。”

楼梯传来脚步声,季衍之站直身体, 同上楼的几位老师打了招呼。

态度温柔,和刚才对程凝的态度一模一样。

奚柚突然明白了, 季衍之不仅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学习和生活亦是。

这样入人心的温柔在平常是从季衍之身上看不见的。

季衍之走了几步,回头看向站在原地的奚柚,“在想哥哥怎么会一下喜欢上几个人?”

奚柚有点窘,赶紧走过去, 站定,“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她低着头, 脖子都开始发酸了,也没听见一字半句。

要不是能看见季衍之还在她跟前站着,她都要以为季衍之是不是已经走了。

略微动了动脖子,顺便抬眸觑了眼季衍之。

好巧不巧,季衍之也正看着她。

然后就有了四目相对。

一个偷偷摸摸,一个大大方方,多少是有些尴尬。

奚柚摸着后颈,不自在地笑了笑,正愁该说些什么才好,听见季衍之问她:“为什么动手?”

程凝只说两个人之间闹了不愉快,具体是什么情况却没说。

季衍之看着奚柚,注意到她的脸色逐渐不自然。

奚柚别开脸,嘟哝,“他说了我不爱听的话,然后我一个没忍住就动了手。”

千万别让她把那话重复一遍。

奚柚在心里疯狂祈祷。

季衍之确实也没再说下去,说他下了晚自习要去医院,她得自己回家。

想起从她开始军训,就没去医院看望过爷爷,奚柚打算今晚和季衍之一起去医院。

-

下了晚自习,大家三三两两地离开学校。

陆时和走在一起的两个同学正说得起劲,突然有个人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他,示意他往前面看。

复读班在这栋教学楼的四楼,季衍之刚从楼上下来。

周围人来人往,比季衍之高的人有的是,但他却是人群里最瞩目的那一个。

颜值出众,气质也出众,这样的人想不成为焦点都难。

季衍之从陆时他们身边走过,除了陆时,另外两个人的视线都跟着季衍之走,把季衍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走了几步,陆时左手边的男生问:“你们说季衍之到底有没有做过鸭?”

紧接着陆时右手边的男生作出回答,“应该做过吧,不然就像陆哥说的,可惜了他那张脸。”

两个人的声音并没有特意压得很低,而且他们和季衍之的距离还没远到听不见彼此声音的份儿上。

陆时不用回头也知道季衍之肯定正看着他们这边。

偏偏他身边的两个人还在说,而且是越说越起劲。

陆时深吸一口气,抬手搭上两个人的肩拍了拍,“我请你们吃烧烤,去不?”

“陆哥请客,自然得给面子,去!”

“同上!”

两个人开始讨论去哪一家烧烤店。

等下了楼梯,陆时才勉强回了下头,视线穿过人群,和一双笑不达眼底的双眸对上。

刹那间,彻骨凉意蔓延全身。

天气明明是闷热的,陆时却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一时间脚步也加快了。

教室里,奚柚收拾好东西要走,却让同桌拽住了校服。

她回头,同桌低声问:“你和季衍之是什么关系?”

奚柚借住在季家这件事,只有学校里的几位老师和校领导知道。

白天开学典礼,她当众给了乱说季衍之的陆时一巴掌;下了晚自习,季衍之又来教室等她。

是挺让人误会的。

奚柚如实回答:“他是我哥哥。”

“原来是哥哥啊……”

霍眠松了口气,没多问奚柚和季家的关系。

思索片刻,霍眠还是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季家……是不是特别开放啊?”

奚柚登时想到爷爷给她定的那些规矩,可见季家和开放根本挨不上边,也就更说不上特别开放了。

她眨了眨眼,“为什么这么说?”

霍眠怯生生地看了眼站在教室后门的季衍之,用手挡着嘴,在奚柚耳边说:“你哥哥在会所工作。”

那不是以前的事吗?

而且季衍之在会所只是一个给客人送东西的服务生。

觉得有必要把话说完整,霍眠又说:“前不久我不小心在家里撞见少儿不宜的一幕,佣人说那是从会所请来的。”

奚柚明白了,这是把付晏认成季衍之了。

然后她简单解释了下。

霍眠点点头,表示了解。

一回头发现霍泽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教室,而且正从前门进来,霍眠心一慌,手忙脚乱地把晚上要看的书本装好,抱着来不及拉上拉链的帆布包往霍泽面前走。

霍泽路被挡,只好停下,伸手去接霍眠怀里的帆布包,没曾想把人给吓了一跳。

霍眠以为霍泽等久了,生气了,要动手打她,下意识往后面一躲,不小心撞上了桌角,疼得小脸骤然失掉血色。

一眼就能瞧得出的难受,偏霍眠还强带着笑摇头说:“哥哥,我没事。”

霍泽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他抬眸看向后面的奚柚,“这是我妹妹,霍眠。”

想了想,霍泽又补充两个字,“亲的。”

不对啊,初中有一次填资料,霍泽父母明明就霍泽一个孩子。

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亲妹妹?

而且还和他差不多大。

看出奚柚的疑惑,霍泽并不打算解释,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但他还是说了句,“有空细说。”

言罢,霍泽对霍眠说:“走吧。”

霍眠点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霍泽身后离开了教室。

奚柚挎着帆布包走向在后门等待的季衍之,心想得和他说说付晏的事。

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这要从她进会所开始说起。

虽然她进会所只是吃了甜品,但就是开不了口。

不知不觉,奚柚就慢下了脚步,和季衍之隔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有两个女生从她旁边走过,嘴里说着前面那个男生好好看。

奚柚把视线放到前方,校园里的路灯散发着暖色的光芒,少年站在旁边,漂亮的深情眸里浮着细碎的光,仿佛星河揉碎藏进了他的眼睛里。

恍惚间,奚柚觉得温柔化成了人形。

那两个女生走近看仔细了,却一脸嫌恶地加快步伐走开了,似是见了什么肮脏不堪的东西。

那模样,实在是太气人!

奚柚一跺脚追上去,却在中途让季衍之拦下。

他问:“去哪儿?”

不等她回答,季衍之又说:“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开学典礼上的事,我希望不会再有第二次。”

奚柚抬眸,“哥哥这是在怪我多管闲事吗?”

“你觉得呢?”季衍之略微绽开一抹笑,反问回去。

那就是喽。

人家不在乎的事,她却觉得刺耳得很,想让那些人闭嘴,让那些人知道季衍之是一个多好多温柔的人。

奚柚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有一股气在乱窜。

其实本来就是她多管闲事,没什么可气的。

那付晏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奚柚攥着肩上帆布包的带子气鼓鼓地直往前走。

快到校门口,又忽地停下。

她扭头凶巴巴地瞪住季衍之,“付晏和你长得很像,容易闹误会!”

像是怕季衍之问她为什么知道付晏,又或是觉得停下来和他说话太怂了,奚柚越走越快,上车坐进副驾驶,边系安全带边对郑伯说:“今晚我也要去医院看爷爷。”

郑伯欲言又止,待季衍之上车,他回头看了眼。

季衍之却没抬头看郑伯,声音平淡,“开车吧。”

“少爷——”

“我说,开车。”

季衍之撩起眼皮看了眼郑伯,微微笑着打断了郑伯想说的话。

奚柚在看徐希言发来的消息,没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

郑伯深深看了眼季衍之,他实在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违背老爷的意思带奚柚小姐去医院。

老爷说了,暂时不想看见奚柚小姐。

最关键的是,老爷现在的状态很差。

就在郑伯决定实话告诉奚柚的时候,少年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这几年来,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郑伯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猛地收紧,脸色骤变,迟钝地抬起眼帘看向后视镜。

少年清俊的眉眼含着温和的笑意,一副无害的模样。

“开车吧。”

郑伯收回视线,稳住慌乱的心绪,启动了车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