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诱你坠入 > 第15章 她生病了
 
客厅的电视里放着笑声不断的综艺节目,奚柚趴在茶几上昏昏欲睡,不时看一眼时间,心里算着爷爷出去有多久了。

忽然,砰一声。

风吹开一扇窗,猛地灌进客厅里,奚柚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一时分不清是让吓的,还是冷的。

很快就有佣人去将窗关上,一切又恢复到前面的平静。

这倒是让奚柚精神了不少,她走到窗边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风,突然很想出去试试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等到四周没有人,奚柚一溜烟地跑到了院子里。

她张开双臂迎风站着,仿佛要被风带着到天上去。

奚柚闭上眼,享受着难得的放松、惬意和自由。

这一幕让佣人瞧见,一个个可都慌了神,赶紧放下手里的事去拽奚柚回来。

“奚柚小姐,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

“奚柚小姐,您是得体端庄的,刚才那样要不得。”

“奚柚小姐您忘了吗?您刚来季家的时候,因为老爷给您定的规矩吃了多少苦。”

“更何况,奚柚小姐您现在还感冒着。”

话音刚落,就有佣人端着一杯冲好的感冒药递到奚柚面前,“奚柚小姐,趁热喝。”

“好啦好啦,知道你们关心我。”奚柚接过感冒药,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

放下空杯子,奚柚从身边的糖袋子里摸了颗糖剥开放进嘴里,尝到甜味,秀气的眉心才慢慢舒展开。

紧接着,她又从糖袋子里捧出一堆糖,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了两下,问大家:“吃糖吗?”

大家哪儿能听不出言外之意,无奈笑笑,挨个从奚柚那儿拿了颗糖。

“吃了我的糖,就不能把刚才的事情告诉爷爷哦。”奚柚绽开笑,一副计划得逞的样子。

其实谁也没想过把刚才的事情告诉老爷子,他们都是在季家工作的老人了,很清楚奚柚到季家后过着怎样看似轻松,实际却被条条框框束缚着的日子。

再加上奚柚又是个懂事的孩子,大家心里都爱得很。

这时,外面传来车子的声音。

奚柚赶紧跑去迎接,中途拖鞋都给跑掉了一只,忙不迭穿上奔到院子里,看见季衍之从车上下来,立马一声“哥哥1

风掀动小姑娘的裙摆,飘荡出好看的弧度,小小的一只站在那儿,感觉下一秒就会让风给带走。

季衍之走过去,站在风吹来的方向,“我觉得你五岁都多了。”

“所以,哥哥这是嫌弃我了吗?”奚柚歪着脑袋,认真脸。

季衍之默了片刻,眼里漾出不明显的笑意,“嫌弃你有什么用?”

奚柚:“……”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但又具体说不上哪里奇怪。

“没什么用。”季衍之自己回答了,接着又说:“所以,我为什么要嫌弃你?”

奚柚蹙眉抓了抓脑后的头发,“不是我问哥哥吗?怎么成哥哥问我了?”

季衍之眉眼含笑,“是啊,怎么成我问你了呢?”

好绕啊,奚柚拧紧了眉心,跟着季衍之往里走。

一心想着刚才的对话,奚柚也就没注意到季衍之僵硬的走姿。

季衍之走几步没什么问题,但要是走得多了,僵硬感就会显露出来。尤其是在上楼的时候,只能缓慢地迈开腿。

跟在后面的奚柚正要迈上台阶,面前突然横过来一条胳膊。

她抬眸问:“林管家,有什么事吗?”

“老爷在外面等您。”林管家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

风声喧嚣,奚柚站在院子里,风吹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打在她脸上。

车门开着,借着院子里的光能看见里面的人在闭目养神。

季老爷子不说话,奚柚也不敢问,只是在车门前乖乖站好。

站了一小会儿,她的喷嚏一个接一个,季老爷子这才开了口:“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出来吗?”

奚柚摇头,“爷爷请说。”

拐杖敲在车身发出一声脆响,季老爷子由林管家搀扶着下了车,“那你就在这儿再站会儿,好好想想我为什么叫你出来。”

奚柚没说话,直到看不见老爷子的身影,她才低下头叹了口气。

忽然,手背感受到一滴凉意。

奚柚愣了会儿,抬头望天,雨丝在灯下看得尤为明显,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不是吧……

几分钟后,雨珠砸在窗户上发出接连不断的闷响。

季衍之房间里的窗户没有关严实,雨水流到了书桌上,他正要起身去关,林管家进了房间,“我来。”

关好窗户,林管家开始卷袖子,“您躺好,我先给您上药,然后给您按摩。”

季衍之刚躺下,窗户被风用力吹开,两扇窗砰一声砸到了墙上。

林管家手上刚沾了药,季衍之动作很快地起了床,“我去关。”

他从玻璃窗里看见了林管家皱紧的眉头,走到窗边,目光落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只看见一个佣人的身影。

回到床上躺下后,季衍之听见林管家说:“老爷从前也是这么熬过来的,所以他才会这么严格。或许会有不近人情的地方,但从老爷的角度看,他都是为了季家着想。您是未来季家的继承人,年纪又轻,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话音未落,林管家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您不用给我回答,我相信您心里是有数的。”

季衍之把脸深埋进枕头里,一旁的双手攥住了枕边,手背上的青筋很是明显。

-

佣人领奚柚进书房时,问:“您想好了吗?”

奚柚浑身都让雨水打湿了,停下一会儿,脚下就有一小滩水。她打了个喷嚏,声音沙沙的,“还没有。”

湿掉的头发贴在少女脸上,苍白的小脸脆弱又可怜,眼睫轻颤,从上面掉下来几颗雨珠。

佣人瞧着心疼极了,但老爷子有话在前,谁也不能管奚柚小姐的事。

奚柚看出佣人的担心,勉强扬起微笑,打起精神,“我没事的。”

佣人环顾四周,压低声音,“您说会不会是因为那件事?可是我们谁也没说埃您别不信,我们可都发了毒誓的。”

“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今晚都要在这里过了。”奚柚使劲吸了吸堵塞严重的鼻子,又揉了揉,“我相信你们。”

说完,她朝书房熟悉的墙角走去,蹲下抱膝,把脸埋进双膝间,后背紧靠着墙。

“可以了,断电吧。”

看着缩在墙角,努力寻找安全感的小小一团,佣人红了眼眶,轻轻关上门,走到不远处断了书房的电。

饶是奚柚将眼睛闭得再紧,书房暗下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感觉到了。

人真的很奇怪,亮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一旦陷入黑暗就会控制不住地自己吓自己。

奚柚努力抱紧自己,稍有动静传来,便会让她惊出一身冷汗。

风吹着雨珠拍打在窗户上,刚开始,奚柚会害怕,渐渐地,她习惯了这种声音,甚至认为它们可爱亲切。

因为,它们减轻了她的孤独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奚柚的意识开始模糊,她软绵绵地往前倾,忍住了几次,但终究是敌不过身体的疲惫与难受,一头栽在了地上。

好在胳膊垫在下面,不过脑袋可有得疼了。

奚柚喘着粗气,撑着地面直起身体,费了好一番劲,才攀着附近的椅子坐起来,挪回原来的位置,抱紧双膝,脸贴着膝盖,声音微弱沙哑,“爸爸、妈妈、哥哥……”

为什么要送她来季家呢?

她在小镇上也可以和外婆、哥哥生活得好好的。

为什么要让她到别人的家里生活?

只有在这种无助到心里生出绝望的时候,奚柚才会质问父母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其实在父母留给她的录音里说得很清楚,是希望她以后过得好,才拜托季家收留她。

但她过得一点也不开心。

那样不许,这样不许,她就像被一个东西框住,只能在被爷爷允许的范围里活动。

爷爷对她好吗?

自然是好的,可这好的前提是要她听话、懂事。

奚柚咬紧下唇,忍住哭声,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梦里,她见到了爸爸妈妈和哥哥,一家人幸福又快乐,可是突然漫天猩红,吞掉了爸爸妈妈,还将她和哥哥分开。

小姑娘伤心的哭声传到书房外,少年的脸色沉得可怕,他冷眼看着挡在门前的佣人,“让开1

佣人也想开门,但是老爷子有话在前,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带奚柚小姐出来。

“衍之少爷,您不能进去。”

季衍之薄唇紧抿,听着小姑娘的哭声,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转身朝季老爷子的卧房走去。

快到门前,林管家从里面出来,“少爷身上还有伤,赶紧回房休息吧。”

季衍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出来喝水听见哭声,眼下心里也猜得差不多了。

他盯着林管家,“她生病了。”

林管家摇摇头,表示他也没有办法,老爷子决定的事情,旁人向来是没有资格去改变的。

林管家轻声劝道:“您要是执意为之,那奚柚小姐遭受的可就不止这些了。”

“我替她。”

季衍之转身,大步朝书房走去。

这时,天边砸下一颗雷,轰的一声,像是要把天给炸开。

林管家叹了口气,身后的房间里传来声音,“那就让他替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