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神落羽 > 第六十五章 【新次元-3】
 
  男人说道:“嫂子来得正好,你来掌掌眼,看看这小妞适合待在几楼?”

  红衣女人走过来用食指托起白露的下巴,白露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

  女人也不恼,微笑道:“皮肤细致,年纪不大,五官也够清秀,卸了妆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美人胚子,可以留在顶楼。”

  光头Y笑着说道:“按惯例这顶楼的可都是留给利哥亲自处置的,这小妞有福了,嘿嘿……”

  “来,姐姐先帮你把这妆给卸了。顶楼的待遇可好最好的,你只要乖乖的听话就不用受罪。”

  白露甩开她的手,对男子说道:“你叫王庭利,本市人,三十八岁,接手管理这儿的生意已经五年了。可是,这位姐姐死去的丈夫才是你们这里原本的老大。还有,你前天还拐来了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她在你左臂上咬了一个牙印。这个女孩因为不堪你们的折磨选择了自杀,尸体你们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呢?”

  屋内三人都瞪大双眼,王庭利一把揪起白露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问道:“谁告诉你这些的?”

  红衣女郎也惊道:“有内鬼?”

  王庭利喝问道:“快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白露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但还是强作镇定努力拖延时间,她说道:“实话告诉你,我还知道一些事情,只怕说出来这位姐姐可能立马就要与你翻脸!”

  王庭利的下眼睑抽搐了一下,明显是被白露戳中了软肋。

  红衣女郎皱着眉问道:“什么事?”

  白露刚要开口,王庭利狠狠在她脸上抽了一巴掌!

  白露整个人都踉跄着摔了出去,一头撞在酒柜上,眼前顿时天旋地转阵阵发黑。

  南城区的街道上,楚一方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开着警车到处乱转,时不时用对讲机问道:“还没找到白露手机信号最后出现的地方吗?”

  对讲机那边说道:“她打车离开时正是晚高峰,实在没那么好找,我们已经查到监控录像,正在设法联系她乘坐的那台出租车的司机。”

  “一定要快!”

  白露扶着脑袋勉强坐起身,红衣女正在和王庭利吵架,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一个条子的话你也信?”王庭利抢白道。

  “那你紧张什么?”

  “宝贝儿”,王庭利一把将女人揽入怀中,“咱们在一起五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女人甩开他的手问道:“老吴的死到底是不是跟你有关?”

  王庭利坚定地说道:“当然没有!大哥对我恩重如山,我就算自己死也不可能害他!你不要被这小娘们儿给骗了,她就是故意挑拨离间想找机会跑罢了。”

  白露自然知道他们俩有一腿,红衣女抓她下巴时,白露下意识伸手阻挡。她在红衣女的记忆中看到了她对亡夫的思念,和如今处境的无奈。

  若不是为了保全自己和孩子,红衣女人也不会主动勾引大权在握的王庭利,用自己换取孩子的安全。而王庭利也是为了更好的安抚下面的小弟们,欣然接受了主动送上门的红衣女人。

  王庭利哄女人真是有一手,白露摔倒的角度只能看见两人肩膀以上的部位,其他部位都被沙发遮住了。

  也不知王庭利做了什么,红衣女竟眼神迷离软绵绵地贴着他的胸口,粗重地喘息起来,看得旁边的光头一直不停咽口水。

  王庭利贴在红衣女耳边暧昧地问道:“大哥他……可有我这么懂你,可有我……这么明白嫂子的需求?”

  女人情不自禁眯起眼娇喘了一声。

  白露“呵呵”冷笑两声,说道:“我还以为你多爱你老公呢。”

  红衣女一皱眉,推开王庭利走到白露身边捏住她的下巴说道:“小丫头,别以为你是警察我就奈何不了你,到了我手里的女孩,再有骨气我也有办法让你乖得像小猫一样。”

  光头急不可耐地问道:“条子的人留在这怕是不妥吧,不如赏给兄弟们玩够了再卖到山区去。”

  红衣女手一挥,目光深邃地看着白露说道:“光头,把她带到我那去,我到要看看这个有骨气的小警察能在我手下坚持多久。”

  白露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但是楚一方曾跟她说起过这些人逼良为娼,大多是用毒品一类的东西控制那些女孩子,白露在王庭利和女人的记忆里也都看到一些零碎的片段。

  光头抽下腰带,一把拎起白露的胳膊将她的手腕捆了个结实,问道:“红姐,留在这层的不是都由利哥亲自过手吗?”

  红衣女妖娆的扭动腰肢,双臂环绕住王庭利的脖颈,几乎是嘴贴着嘴暧昧地问道:“等我过了手,让她乖一点再送来给你处置,就当是我刚才凶你的赔礼好不好?”

  “好啊”,王庭利勾勾嘴角手掌上下搓揉着女人的腰肢,“那就辛苦嫂子了。”

  红衣女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转身对光头说道:“带走。”

  光头体格硕大,白露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到了楼下一层的一间办公室后就被吊在屋子正中央的一个铁钩上双脚离地。

  “你出去吧”,红衣女命令道。

  “红姐,你就让我也跟着……看看嘛”,光头一副下流的表情。

  “出去”,红衣女人不容置疑地说。

  光头悻悻地离开,临走还在白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舔舔嘴唇做出了一个极其让人作呕的表情!

  红衣女人关上门,从保险箱里拿出一只细长的注射器,说道:“落在我手里算你幸运,要是换了那些男人来教你,他们可不会怜香惜玉。姐姐先让你嗨一会儿,然后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学习一下经验。”

  红衣女扯开一面紧闭的窗帘,这是一面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房间里的情形。玻璃那边,安琪正被人成“大”字绑在一张精致的大床上,身上被人换上了暴露的情趣内衣,蕾丝花边吊带丝袜,极尽诱惑,周围还架着几台摄像机和两名只穿了短裤的男人。

  两个男人搓着下巴等在那,见红姐拉开窗帘便用对讲机问道:“红姐,这个可以开始了吗?”

  女人笑道:“先等等吧,我这儿还有一个观摩学习的,等她也进入状态再开始。”

  安琪神志不清,嘴也被塞了一个金属球状物,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娇喘声,一看就知道已经被他们下了药。

  “你也是女人,怎么可以这样?”白露愤怒地吼道。

  “别吵”,女人说,“等你用了这个就会很享受这一切,你看里面那个女孩儿,她现在可是非常开心呢,呵呵!”

  白露看见装满毒品的针筒正在一点点逼近自己,有瑟发抖地问道:“你真的相信你老公是死于意外吗?”

  显然,这句话再一次戳到了红衣女人的痛处,她恨恨地瞪着白露问道:“说,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