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神落羽 > 第六十章 【清风院-3】
 
  等到千羽夜和曦月赶回清风院,靳士已经命人将尸体盖了白布抬出来。站在他身旁的还有一位鹰目如电极为威严的男子,看上去约莫已年过五寻。听叶寻低声介绍,原来他就是原本要给他们讲授第一课的城主府三老爷,也就是尸疏尘的三叔尸承宇。

  众人正窃窃私语,靳士轻咳了几声,院子里便再次鸦雀无声。

  “这是谁住的房间?”靳士问道。

  人群里挤出两个神情慌乱的男子,道:“回靳领事,是我们俩的房间。”

  说话的两人一个是五大三粗的刘非保,原是是桑陵治下河术郡的一名农户。另一个则是普兰城书记官的儿子,名叫范醇,见人就笑,是个八面玲珑到让人觉得极是虚伪的家伙。

  不过,自己住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句尸体,范醇此时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靳士又问道:“你们最后见到阿虎是什么时候?”

  范醇和刘非保互相看了看,范醇问道:“阿虎……靳领事说的可是方才命人抬走的那名小厮?”

  “正是。”

  范醇见刘非保一直摇头答道:“回靳领事,我们才到这里不过两日,同床的师兄弟都还认不清脸,实在不记得最后见到他是何时。”

  “我记得”,人群里又挤出一个人,正式双胞胎中的弟弟慕文笙,“靳领事,我记得最后见到他是何时,今早我们更衣洗漱出门时,我正瞧见这小厮在打扫东南院脚下的落叶。”

  靳士一皱眉,问道:“哲玉君也刚入清风院不过两日,这里小厮十八名,哲玉君怎知自己看见的就一定是阿虎?”

  慕文笙打了个哈哈,一甩头发得意道:“别说一个阿虎,清风院这十八个小厮我都认得,识人过目不忘可是本公子的看家本事。”

  听慕文笙这么说,不知为何靳士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这时,锦娘自屋内捧着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从屋里走出来道:“师兄,已经验好了,他至少已经死了十二个时辰了。”

  “什么?!”连同慕文笙在内,除了靳士,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呼。

  靳士方才查看尸体时已经大约能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所以听到慕文笙说早起还见到此人在庭院中打扫才会紧锁眉头甚是不解。

  靳士有问锦娘道:“聚魂瓶有动静吗?”

  锦娘摇摇头道:“一点动静都没有,魂魄应是已经不在了。师兄,他背上……”

  靳士和三老尸承宇爷同时抬手打断了锦娘的话,示意她不要多言。

  尸承宇对众人说道:“今日的课恐怕无法进行了,除了刘非保和范醇,其他人都回各自的房间里等候查问,未得准允不得擅自外出。”

  众人领命,朝三老爷拜了礼便朝各自屋内走去。见千羽夜和曦月都同叶寻站在一处未动,尸承宇便打算开口询问。可是,当他那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扫过千羽夜那对尖耳时,尸承宇立刻眉头深锁。

  “靳士,这是怎么回事?”

  靳士还在忧心阿虎毙命一事,被尸承宇这么一问,好半天才整理好言辞替千羽夜解释道:“回师傅的话,此女是紫玉魂灯选中之人,乃是半个羽族并非奴籍。”

  尸承宇瞪了靳士一眼,冷哼一声问道:“紫玉魂灯选中的?”

  “……是”,靳士被瞪得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确实是紫玉魂灯选中了她。”

  尸承宇大约是觉得在此处戳穿靳士帮尸疏尘在紫玉魂灯里做手脚有些不脱,又瞪了靳士一眼,冷冷地看着千羽夜三人问道:“寻儿住在疏尘院子里这我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见千羽夜被他盯着不敢做声,曦月欠了欠身答道:“回三老爷的话,弟子和羽夜都不住在这里,所以不知该去哪里等待查问。”

  得知千羽夜被尸疏尘放在自己院子里做婢女,尸承宇重重地沉了口气,偏偏此事又不好在清风院里发作,只得又狠狠地瞪了靳士一眼,转身拂袖进入了方才发现尸体的那个房间中。

  见尸承宇走了,慕文笙在隔壁屋子里弹出半个身子子阳嬉皮笑脸地低声说:“靳领事,让他们三个来我和兄长屋里坐吧。”

  叶寻头上冒出根青筋道:“你们兄弟二人同屋还觉得无聊吗?”

  叶寻原是讥讽他不安生,不想慕文笙满脸怨念地用力一点头道:“嗯!兄长每日回屋就只做三件事,睡觉、打坐、看书,我都快无聊死了!”

  另一扇门内传出尸承宇的一声暴喝:“谁在外面吵闹!”

  众人都吓得一哆嗦,靳士赶紧撵了三人去慕文笙屋里,生怕他们在惹恼了尸承宇。

  三人一进门就看见慕文轩正抱着本书看得痴迷,见几人入内,他才抬起眼皮放下书与三人打招呼。

  “怀庭哥哥,要不是你们俩长得一模一样,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亲兄弟”,叶寻一进门便被慕文笙勾住了脖颈,抱怨道。

  慕文轩浅笑道:“我爹娘也时常这样讲,说我二人的顽劣都长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千羽夜觉得慕文轩的声音很柔和,举止优雅得体,和她之前想象中的翩翩公子一模一样。再看看正强迫叶寻与自己勾肩搭背的慕文笙,千羽夜只摇摇头,只觉得书中从未写过世间还有这样的世家公子。

  “二人师妹快这边坐,不必拘谨”,慕文轩示意她们俩坐到火炉边,“我刚准备看完书泡茶,正好你们来了,便一起喝些茶暖暖身子。”

  五人都围着火暖身子,慕文笙眼珠转了转问道:“诶,方才的事情你们怎么看?”

  “事情自有靳领事他们去查,你何必操这个心?”慕文轩边泡茶边说。

  叶寻已经低眉沉思了好半天,想必也在思索此事,听慕文笙提起便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城主府从未出过这样的事,若说是除鬼捉妖出任务的时候,死个人倒也不算稀奇,可这是在府里,死得是个仆役,而且还死在了清风院弟子的房间里……”

  “就是”,慕文笙迫不及待地接过话头道,“最奇怪的是,我明明今早还见过那个阿虎在打扫庭院,他们怎么会验出他已经死了整整一天了?那我今早看见的是谁,他也有个双胞胎兄弟吗?”

  千羽夜听得脊背发凉打了个寒蝉,问道:“哲玉公子,你该不会是看到他的鬼魂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