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神落羽 > 第三十四章 【入梦之术】-1
 
  原来,羽娆在曦月得到御鬼门紫玉魂灯之前,就已经因为不堪凌辱而选择服毒自尽。

  死后,颈环再也不能束缚她的魂魄,她将自己的一丝魂魄抽离留下了曦月的意识里,算是放心不下这个妹妹。

  曦月因为她的死早已心灰意冷,若不是有羽娆这一丝残魂在,曦月怕是也早就跟着她去了。

  “我实在放心不下她,所以才会留在她的意识里,梦中相见总好过不见。如今得知她脱离苦海,我也就放心了。”

  千羽夜慌忙摆手道:“不能说那个字,不能直接告诉她这不是现世。”

  羽娆温柔地笑了笑道:“放心吧,这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我知你们的意识入了娥皇梦野,但这里实际上是我的意识而不是曦月的,所以不受娥皇梦野所控。”

  几人都松了一口气,见曦月一直傻傻看着他们根本没有认出他们,这三位又是一阵犯难。

  “对了,羽娆姐姐,你能给我讲讲羽族入梦之事吗?”

  “没人教过你吗?”

  千羽夜摇摇头。

  羽娆点点头道:“你可知天柱尚存,天神尚未离开之前,羽族是如何与神灵沟通的?”

  千羽夜又摇摇头。

  “说来这也是咱们羽族祖祖辈辈相传下来的,我也不知真假,但也不妨说给你听听”,羽娆走回窗边悠悠说道,“羽族天生便有入梦之能,但大部分情况都是被动的。只有当一个人真心诚意抱有善念的期盼着某件事时,羽族才能进入那个人的梦境,看到他心灵深处最真挚的愿望,并将这愿望带往昆仑,说予神灵门听。”

  千羽夜睁大了眼睛问道:“在天柱断裂之前,羽族真的可以飞到昆仑上面去?”

  “几百年的传说了,我也不知真假。不过,就连入梦一事我也是死后才得以尝试,”羽娆说着指了指千羽夜脖颈上的颈环。

  见尸殊尘和叶寻似乎都在望着自己,窗边的曦月有些不自在,挪了挪位子躲进羽娆身后。

  尸殊尘又向羽娆询问道:“在此之前我们曾进入她的另一个梦境,是在她失忆之前,姑娘可知那是怎么回事?”

  羽娆摇摇头道:“她之前的记忆我也只见过你们方才经历的那一段,每次我想要帮她想起以前的事都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我排斥在外,仿佛是她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事情,记忆被人为封锁住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经历的事情极为恐怖,她一丝一毫也不愿意想起。”

  尸殊尘说道:“方才我在她记忆里见到了她母亲的尸首,曦月应该是神女峰翎杨氏的族人。”

  羽娆点点头道:“我得知此事后也帮她多方打听,还托往西行进的商队将这个消息带往神女峰,可是都没有人何音讯。方才见千姑娘称呼您为城主,不知您可否帮助月儿找到自己的家人,羽娆在此拜谢城主大人。”

  羽娆说着就要跪拜,被尸殊尘拦住了。

  “姑娘不必如此,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世,即便不是我御鬼门的弟子,尸某也会想办法帮她找到家人。只是,尸某对曦月姑娘在不夜城的遭遇十分在意,不知姑娘可否再试一试,看看能否再让她多想起些什么。”

  羽娆有些为难,道:“实不相瞒,我只是一丝残魂,力量微薄,能在她的意识里维持这出封闭的所在不被娥皇梦野所控,实在已是强弩之末。不过……”

  “不过什么?”

  “若是千姑娘可以随我修习梦境之术,日后勤加练习,说不定有一日能多几分让她恢复记忆的把握。”

  “我?”千羽夜指了指自己的脸,“可是我一点也不懂入梦之术啊。”

  尸殊尘道:“不必急在一时,先过了考核再解决这件事也不迟……”

  “不”,羽娆打断他的话道,“必须是现在,我的能量已经快要耗尽,恐怕撑不过现世的几个时辰。”

  曦月急问道:“羽娆姐姐,你在说什么,你要离开我了吗?”

  羽娆轻轻拉起她的手,柔声道:“曦月,你已经有了新的同伴,他们放弃出去的机会进来找你,可见他们真心待你,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不不,羽娆姐姐,你不要走!”

  羽娆拭去曦月的泪水道:“月儿,姐姐不能永远保护你,我现在只希望在我消失之前能够帮你找回从前的记忆。姐姐最后的心愿,你会明白的,对吗?”

  劝慰了曦月一番,羽娆将千羽夜带进卧房中关起房门。

  “羽娆姐姐,我要怎么做?”

  “别急”,羽娆让她在蒲团上坐好,“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千羽夜恭恭敬敬地与羽娆对坐,等着她教授入梦之术。

  “你可知道梦有几重?”羽娆问道。

  “这个我知道,娘亲说过,梦有五重。第一重名为休和,是常人最浅的梦境。第二重名为镜湖,第三重名为舍欲,分别是常人更深和最深层的梦境。四重梦境名为敛渠,是太乙众生魂魄的一种集体意识。最后一重名为坤德,那是天人们的集体意识,连羽族也无法抵达那一重梦境。”

  羽娆点点头道:“其他都是对的,可你要知道,即便是羽族要进入第四重梦境也是极为困难的,就算进得去也很容易迷失其中,永远回不了现世。”

  千羽夜点点头表示明白。

  “好,我下面说的话你一定要记牢”,羽娆凌空画了一道符咒道,“梦境与现世是一体的,梦起源于现世,现世受梦境的影响而变化,你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千羽夜又摇摇头。

  “常人以为梦仅仅只是梦,却不知梦境与现世的关系。在现世,每个人都活在面具之下,就好比这妓院的老鸨和伙计,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假面一般的笑容,可这里没有客人时他们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还有那些来此循环做了的男人们,白日里道貌岸然,到了这里摘下假面就变成了衣冠禽兽。”

  千羽夜柳眉微蹙,柔声问道:“所以姐姐才会选择自尽吗?”

  “如行尸般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反倒是死了能留下一丝残魂照顾曦月,对我来说才是唯一有意义的事情。若不是遇到曦月,我怕是早几年就已经选了这条路。”

  千羽夜心口一阵胃痛,不想此生除了母亲外遇到的第一个族人居然是这样的境遇。

  “羽夜妹妹,我察觉不到你这颈环里的法力,它在现世里也只是个摆设吧?”

  “嗯,是我爹名人仿造的。”

  “嗯,那就好,那日后帮曦月找回记忆的事就摆脱你了。好了,现在闭上眼睛,精心感受周围,告诉我,你都察觉到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