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终宋 > 第89章 值
 
  王荛坐在堂上又饮了杯茶,忽然听到院外一阵喧闹。

  他起身出了大堂,见杨果迎面走来。

  “那李瑕……”

  “他已翻墙逃了,牧樵快带人去追吧……”

  王荛有些狐疑地扫了杨果一眼,快步冲到院墙处。

  目光看去,只见花木被踩得一榻糊涂,墙上挂着索链和铁锚儿。

  王荛懒得细看,转到院外,随着士兵们呼喊的方向走去。

  一条条巷子七拐八绕。

  在巷子里走了一会,只见沈开按着刀,与杨孚并肩回来。

  “怎么回事?”

  “李瑕翻墙跑了。”杨孚道,“我一路追着他到附近,失了他的踪迹。”

  王荛点点头,招过沈开。

  两个并肩走着,避了杨孚,王荛再次问道:“你看到李瑕了?”

  “没有。”沈开道,“我怀疑杨孚是骗我的,引开我们的人手。”

  王荛不提自己是如何想的,嘴上却是应道:“不会,杨公不会串联宋人细作。”

  “可是……”

  沈开话到一半,王荛瞥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何官何职,敢质疑堂堂一路参议大员?”

  “我……小人不敢。”

  王荛道:“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五郎替他拿下李瑕,自会尽力。”

  “是,五郎嘱咐过,一切听王郎君安排。”

  两人还未走回杨府,却见不远处几名兵士正在搜查一辆马车。

  “怎么回事?”沈开大为不悦,喝道:“不是让你等守着后门吗?为何到这里来?!”

  “因杨公府上连着走了三辆马车,我们的人手……”

  “够了!可有搜到什么?”

  “没有……”

  沈开隐隐已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向王荛,问道:“还请王郎君示下,如何是好?”

  王荛眯着眼,目泛思量,嘴里却是大咧咧道:“问我有何用?我学的是权谋纵横之术,又不像五郎出身将门,懂调度。我还能追着李瑕跑吗?”

  “这……”

  王荛道:“我做事不像五郎,累死累活。弟兄们也忙了一夜了,且让他们去歇着。李瑕的人头,我会用我的办法拿。”

  沈开一时摸不透眼前这人,应道:“这只怕不妥。”

  王荛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摊开双手在晨曦中伸展了身子。

  “还傻站着做什么?张五郎既已病倒,又换了我出手。而我一出手,李瑕绝对逃不掉。”

  沈开目光瞥去,见王荛漫不经心的样子,只觉对其人言语……很是怀疑。

  ~~

  天光大亮之后,开封城内的某处宅院有叩门声响起。

  “是我。”

  “是李哥哥,是李哥哥,快让李哥哥进来……”

  “咔”的一声拉栓之声,李瑕提着一包袱,走了进来。

  他手上的包袱很重,但他还是一手提着它,在晨光之中站定。

  “情报,拿到了。”

  李瑕只吐出了这五个字。

  他不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像是曾经在大赛上,他让祖国的旗帜在最高的那个奖台上飘扬。

  他感受到的是两世为人为同一个国拼尽全力,且拼得了荣耀。

  同时,杨果最后一番话,又让他觉得沉重。像是将要踏上赛场,负担着无数人的目光与期许。

  李瑕看着眼前的林子、刘金锁,觉得他们可以冲上来拥抱一下自己,像他曾经的队友、教练……

  但林子与刘金锁没敢上前抱李瑕,他们只是看着他,眼神中泛起了崇敬与拜服。

  刘金锁拿手擦了擦自己满是血的衣裳,有些局促。

  李瑕微笑着,又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它很重要,值得我们一路上的艰险。”

  刘金锁忽然眼眶一红,“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哥哥……呜呜……哥哥你看到了吗?我们拿到了……”

  林子抹了抹眼,这次没有再要求刘金锁小声一点,只是背过身去,肩膀不停地颤抖。

  韩巧儿听着耳边的哭声,看着李瑕摊着手站在那,终于忍不住扑上前去,一把抱住李瑕的腰,跟着大哭起来。

  “呜呜……李哥哥回来了……我好怕好怕你有事……”

  韩承绪有些生气,叱道:“巧儿,懂点规矩,小姑娘家家的……”

  “没事,哪有许多规矩?”李瑕笑了笑,拍了拍韩巧儿的肩。

  院子中,高家兄妹站在那,眼神有些欣慰,并不像别人那么融入。

  直到李瑕看向他们,道:“也有许多西南的情报,云南的兵力、财赋、任官都有……连段兴智前不久刚去哈拉和林见了蒙哥我们都知道。”

  高长寿像是打一个激灵,轻声喃喃道:“我此番北上未能救出堂兄,但……是有用的?我不是白白带人来送死?”

  李瑕笑道:“比你救出堂兄还有用。”

  他一直都有些冷淡疏离,今日难得连续露出了几缕微笑,整个人沐浴在朝阳中,诸人看着皆有些恍惚。

  高明月忽然抹了抹眼,转身回了屋。

  高长寿不像刘金锁与林子,等韩巧儿抱过了李瑕,他大大方方走上前,一把用力抱住李瑕。

  “好!好……”

  李瑕拍了拍高长寿的背。

  接着,他转头看向韩巧儿,道:“巧儿,接下来有一桩很重要的事交给你,这或许会是此行最重要的任务……”

  韩巧儿听到这里,眼睛已在一点点发亮。

  却听李瑕又问道:“我能完完全全信任你吗?”

  没有一点点犹豫,韩巧儿已脆生生应道:“巧儿一定不会辜负李哥哥的信任!”

  “好。”

  李瑕没有把手里的包袱交给别人,而是递给了韩巧儿。

  这小丫头片子有些提不动它,却是固执地不让别人帮手,费力地将它往屋里搬去。

  众人见她辛苦模样,却只是笑,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他们而言,接下来要做的最紧要事只有一件了。

  想办法逃出开封,回南边去……

  “林子,你去一趟韩承唤借我们的别院,把雷三喜的人头放过去……就让他们出城慢慢搜我们吧……”

  ~~

  “南边给的情报很详细,李瑕队伍中的韩承绪乃金国遗民,其人有一族兄,名作韩承唤,如今在开封经略府任掾史……依我所见,李瑕若想脱离开封,必寻韩承唤。”

  “我们早已盯住了韩承唤,但李瑕一直没有去找过他。”

  王荛沉思了一会,道:“李瑕比我们更早进入开封,有没有可能他一进城就联络了韩承唤,由韩承唤准备好了藏身处。再趁着昨夜的火势躲起来。”

  “有可能。”张弘道轻声应了一句,显得比昨夜更加虚弱。

  “那好。”王荛站起身,道:“我知道怎么搜了,交给我吧。”

  “牧樵……”

  “嗯?”

  “老归……是谁杀的?”张弘道低声问道,“我既与你谋事……不得不谨慎……”

  “那么谨慎做什么?”王荛道:“你就是太谨慎了才成了这要死不活的样子。管老归是谁杀的,没找我们麻烦就行。许是他独自南归,路上被狼叼了。”

  这解释显然不能让张弘道信服。

  然而王荛已转身,要走出去。

  张弘道又拉住他的衣襟,问道:“让我的人歇了,你找谁去搜捕李瑕?”

  “你不必管……”

  王荛大咧咧拍了拍张弘道的手,道:“我们势力很大,不管你有什么麻烦,我们替你摆平。”

  “谢牧樵……”

  看着王荛的背影远去,张弘道眼睛泛起思索之色。

  之所以认为姚枢是王荛背后之人,因老归是姚枢安排进正蒙书院的。

  但知时园的主人真是姚枢吗?

  姚家是名门不假,姚枢为民垦田、为圣人修庙从不吝啬,却素来简朴,岂会用上品龙涎香这种东西?

  想着这些,张弘道心里喃喃了一句。

  “势力很大?只怕是观望局势、各怀鬼胎……你王牧樵这是取死之道啊……利用完再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