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亡国皇子的修仙史 > 第十八章 苍梧封城
 
  “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想知道,解散‘青面’,你会后悔吗?”

  叶草很清楚,司夜雨在“青面”上花的时间比他只多不少,前世司夜雨同样解散了“青面”。

  那个时候叶草无力阻止,解散“青面”后虽然司夜雨没有说什么,但她眼中的失落叶草是看得到的。

  司夜雨,比任何人都不希望“青面”就这样解散。

  “不,不会。”

  听到叶草的询问,司夜雨愣了片刻,很快声音就变得坚定起来。

  可是真的不会吗?

  “我今天碰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叶草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他知道以司夜雨的性格是不会将自己柔弱的一面表现出来的。

  “有个人贩子自称自己是‘青面’的人,四处强抓难民们的孩子,那些难民无权无势,对人贩子毫无办法,就只能哭,只能骂。”

  “他们哭老天无情,他们骂‘青面’丧尽天良,他们诅咒‘青面’的首领不得好死。”

  司夜雨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管理的“青面”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有人在故意摸黑“青面”。

  “今天我遇到了苏军令,就是那个长的比我帅那么一点点的小白脸,他告诉我,如今的‘青面’已经沦为了三流势力,劝我尽快离开苍梧城方能自保。”

  叶草站起身来,走到了司夜雨面前,深情的看着司夜雨。

  司夜雨抬起头,脸色苍白依旧,不过眼神中的淡漠却化为了自责。

  当初叶草离开苍梧城时,“青面”是苍梧城第一刺客组织,在苍梧城势力榜也排进了前三。

  曾经叶草的一句话在苍梧城绝对是堪比圣旨的存在,何人敢不从?

  然而仅仅只是两年的时间,“青面”就沦为了一个三流势力,这责任又在谁的身上呢?

  “夜雨,我没有责怪你。”

  叶草半跪在地,轻轻的拥住了司夜雨,认真道:“我只是想说,你不需要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着,我回来了……”

  司夜雨将脑袋搭在叶草的肩膀上,轻咬着下唇,淡漠的双眼被泪水打湿。

  她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不善言辞,也因为她相信叶草。

  既然叶草开口了,那便证明他有把握解开当前的僵局。

  如今“青面”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境地。

  内忧是“青面”的最强者司夜雨身中剧毒,一身修为得到不施展。

  外患则是那个故意摸黑“青面”的组织,还有以前叶草得罪的许多大人物。

  例如苍梧城城主。

  “你离开后,苍梧城有一个名为转生阁的组织迅速崛起,如有神助般一年的时间内就成长到了能够与‘青面’分庭抗礼的地步。”

  “物竞天择,转生阁对‘青面’并不友好,而且转生阁本身做的也不是什么正当的买卖。”

  “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他们通常会打着‘青面’的旗号进行,我发现后曾派人警告过他们,但那些人都有去无回。”

  “从那之后我便想着找个时间亲自光顾转生阁,但很快我便听到了你被困望月城的消息。”

  后面的事情,叶草便大概清楚了。

  司夜雨没有任何犹豫带着“青面”所有精英前往望月城救援自己,却不幸身中剧毒。

  身中剧毒的司夜雨意识到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青面”没了她的镇守,极有可能迎来灭顶之灾。

  因此司夜雨才会想要在自己中毒的消息传开前解散“青面”,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看来,我们得找个时间会会那个转生阁了。”

  当然,在那之前叶草会先带上司夜雨前往云州飘渺城,寻找解毒之法。

  至于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一早,半刻钟也不能拖。

  ……

  与此同时,北方青州与澜州的边界线上,临时搭建的御澜关成了澜州军的军营。

  在一座豪华的营帐内,身穿黄金甲胄的魁梧男子大口饮酒,大口吃肉,身边是几个衣着暴露的美人。

  营帐中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气息。

  “禀报神龙大将军,青州守卫军的统帅在通往苍梧城的路上被我们擒住了,正等候大将军发落。”

  魁梧男子听到青州守卫军统帅被擒,神情没有丝毫动容,依旧在吃着美味的烤肉。

  “一个老不死的废物而已,剁碎了喂我的坐骑,记得,多加点辣,毕竟老骨头没味道。”

  魁梧男子露出了凶狠的笑容,口中的言语仿佛不是出自人口,对生命没有任何怜悯。

  “遵命。”

  身穿银色软甲的侍卫闻言脸色被吓得惨白无比,战战兢兢的走出了营帐。

  很快,一个沙哑的惨叫声响彻云霄,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个投降的青州守卫军身上。

  面对暴戾凶残的澜州军,他们开始后悔投降了。

  “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他们都是魔鬼,我们不该投降,他们会把我们当做粮食吃掉。”

  一个青州守卫军的年轻士兵脸色苍白,他亲眼看到自己的一个同伴就因为发了一句牢骚,被活生生的拉出去喂了一头长相漆黑的猛兽。

  直到四肢被吃完,他那个同伴都还活着,不断祈求给他一个痛快。

  ……

  在没人感知得到的阴影中,两个身穿蓝边灰色道袍的男子看着那头生吃活人的猛兽,紧紧的皱着眉头。

  “赤龙渊那群令人作呕的畜牲怎么会出现在青州,莫非它们也知道了什么?”

  其中一个蓝色长发的男子若有所思。

  另外一个白发男子不屑一笑,“知道了又如何,现在知道那件事的人还少吗?连修罗门的杂碎都不远万里赶来了,他们赤龙渊又怎么可能缺席。”

  “看来我们的得抓紧时间了,若是让别人得到了那件东西,我们便失了先机,到时候估计什么好处都捞不上。”

  “放心,没人能争得过我们。”

  两人并没有解救那些惨死兽口的青州守卫军,在他们眼中,凡人的生命和蝼蚁差不多。

  他们只是路过而已。

  ……

  天刚蒙蒙亮,叶草就掀开了屠大刀的被褥,想要将他从床上拖下来。

  结果用尽了力气发现屠大刀跟座大山一样,没有一丝动摇。

  “【150】的力量果然不同凡响,也不知道这木床是怎么承受住他的重量的。”

  最后叶草不得不选择让睡死的屠大刀笑醒。

  “公子,那么早将我叫醒干嘛?”

  屠大刀还有点半梦半醒,实在是昨天晚上被叶草魂力攻击,原本魂力就不高的他被消耗的不轻,堪比经历了十次亡国大战。

  “收拾收拾,你带着小花脸先去找她妈妈,然后带着她们母女俩回冰州,将她们托付给彦老将军便可,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办,恐怕不能先回冰州了。”

  叶草将屠大刀原本搁置在他房中的黑色坛子递还给了屠大刀,“还有,带正将军回家。”

  “不行,副将军,我得留下来保护你,你去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怎么可以抛下你自己回冰州?”

  听到叶草想要让自己走,屠大刀立刻急了。

  他的任务就是要护送叶草回冰州,又怎么可以让叶草独自行动呢?

  “屠大刀!”

  叶草加大了声音,他知道屠大刀实力不俗,更是拥有一件逆天的法宝。

  但他此行要去的是云州飘渺城,那是方外之人的圣地。

  也是凡人眼中的仙都,带上屠大刀,对叶草而言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有可能成为叶草的累赘。

  当然,这些叶草不可能告诉屠大刀。

  “竺月国进犯,现如今朝廷大乱,我恐怕在冰州也已经被贴上了生死未卜的标签。”

  “我现在有急事一时回不去,需要有人代我告诉那些心怀叵测的文武百官,我还活着。”

  “现在我以皇子的身份命令你回冰州,屠大都统,是否接旨?”

  叶草努力让自己声音变得冰冷,因为喜魄的原因,他随时都有笑场的可能。

  如果笑了就尴尬了。

  “副将军……”

  屠大刀想要拒绝,却想不到拒绝的理由,身为军人,他早已养成了服从命令的性格。

  最后,屠大刀还是不得不带上依依不舍的小女孩离开了。

  “噗哈哈哈!”

  等屠大刀走远后,叶草终于忍不住笑场了,一边笑,一边热泪盈眶。

  他发现自从修炼了喜魄之后,他一般都是开心的,哪怕是伤感的离别。

  有事没事笑一笑没问题,一旦他敢刻意压制笑容,他将面对的便是极其强大的反噬。

  克制不住的想要笑。

  “你怎么了?”

  收拾好行李的司夜雨走了出来,前往云州飘渺城的事情叶草已经跟她说了,她没有拒绝,她从来不会拒绝叶草的选择。

  “没……没怎么……”

  叶草微笑着,终于忍下来了。

  “准备好了吗?那出发吧!”

  云州在南边,所以他们要走南城,而屠大刀走的则是北城,冰州在苍梧城的西北方。

  两方相当于背道而驰,正常情况下,他们是不会相遇的。

  除非,有不正常的事情发生。

  例如……

  “澜州军围攻苍梧城,苍梧城全面封城,任何人等,不得出城,若有违者,就地处决!”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