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亡国皇子的修仙史 > 第十七章 解散“青面”
 
  夜深人静,薄雾朦胧,月光折射在山崖间,此处没有闹市熙攘,也没有万家灯火。

  唯有一口冰凉的寒潭,几颗年迈的松树,宛如人间仙境,令人着迷。

  当然,坐在寒潭边的青灵妤对这仙境可谈不上喜欢,因为她得在这地方呆上一年,在此期间哪儿都不能去,连一日三餐都会有人给她送上来。

  今天夜晚,青灵妤又和往常一样坐在寒潭边,玉足浸入潭水中,静静的看着月亮,并没有夜以继日的修炼。

  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某个瓶颈,再如何修炼也无济于事,她需要一个突破瓶颈的契机。

  所以平时没事情,她要么盯着寒潭发呆,要么盯着月亮发呆,有些时候也会取下腰间佩戴的一根竹笛吹一首宛转悠扬的曲子。

  小师妹一蹦一跳的从山下走了上来,来到寒潭边,看到青灵妤正看着月亮怔怔出神,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青师姐,你又在发呆啊。”

  大大的双眼滴溜滴溜不停转动,小师妹露出了我全知道的表情,故作震惊道:“你该不会在想那个小皇子吧?”

  青灵妤回过神来,看到装模作样的小师妹,纤细玉指轻点小师妹的额头,轻笑道:“你不好好修炼,跑面壁涯来干嘛?”

  “我先提问的,青师姐你先说你是不是在想那个小皇子,可不能骗我,不然我接下来一个月……不,两个月都不给你打理那个医馆了。”

  小师妹双手叉腰,轻扬小脑袋,一副傲娇得不行的模样,青灵妤忍俊不禁的“噗嗤!”一笑,见此小师妹更来劲了,“你看,我一说那个小皇子你就笑了,你肯定就是在想他!”

  “我没有在想谁,望月关被破,我听闻望月军全军覆没,他是望月军的副将军,自然也不可能幸免,我只是在位那些逝世的将士们默哀罢了。”

  青灵妤看着寒潭中的月影,神情逐渐伤感。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支援到望月关,才让望月军全军覆没的,因此心中充满了愧疚与自责。

  “谁说全军覆没的?青师姐你别听人瞎说,我可得到内部消息,当天虽然望月军损失惨重,竺月军也好不到哪儿去呢。最重要的是,连修罗门的精英门徒都死了好多。”

  小师妹就跟身临其境般手舞足蹈的说着当天望月关发生的事情。

  她觉得有必要把一些不可外传的事情告诉青师姐,不然这个圣母心师姐非得自责一辈子不可。

  “我记得望月军中都是俗世之人,又怎么可能杀死修仙之人?”

  青灵妤有些不相信小师妹的话。

  “哎呀,青师姐你怎么连我都不相信了。”

  小师妹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哼声道:“凡人当然不可能杀死修仙之人,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看到这个后我就不得不相信了。”

  小师妹小手一挥,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个散发幽光的卷轴,打开卷轴,上面画着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卷轴的最上面印着“无常”两颗金光灿灿的大字。

  “悬赏令,赏金一万两,目标叶草。”

  青灵妤朱唇轻轻蠕动,动人的面孔上布满了难以置信,“他还活着?”

  “当然还活着,不过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小师妹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青灵妤,想要看看这位师姐对叶草到底是什么态度,“青师姐你可不知道,这个任务是今天早上发布的,接任务的人,无一例外全是修仙之人,我记得,似乎还有一个结丹境的超级强者。”

  “结丹境强者怎么可能对一万两黄金感兴趣?”

  青灵妤樱桃小嘴微张,眼睛瞪的比小师妹还大。

  显然小师妹的话完全颠覆青灵妤的观念,毕竟对于结丹境强者而言,一万两黄金扔在地上都不屑于捡的。

  “这就得回到望月军为何能杀死修罗门修士那个话题上了。”

  小师妹神秘一笑,青灵妤一脸问号,“青师姐,你知道吗,在竺月军攻破望月城的次日,望月城天生异象,有九天玄雷如星河落凡尘,将望月北城轰得寸草不生,而使出这般手段的,便是那个小皇子。”

  “发布任务的人刻意透露了这一消息,还说那个小皇子其实并没有修为,只是借助了一件法宝而已,什么样的法宝能有这样的威力?要不是消息的可信度不高,接任务的估计就不会是区区结丹境强者了。”

  青灵妤若有所思,“如果真是这样,发布这个任务的人为什么不自己出手,而是选择将目标暴露,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这对发布任务之人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哎呀,青师姐,你关注这些问题干嘛,你不是该担心你那个未婚夫的死活吗?”

  小师妹真的是无语了,难不成青师姐真的不喜欢那个小皇子?

  “小皇子为望月军副将军,镇守望月关,守护黎民百姓,未死于战场,却被本国之人悬赏,究竟是什么人,会如此无情。”

  青灵妤一阵寒心。

  她知道,接了悬赏任务的人不足以忧虑,若是叶草没有传说中的至宝,那些接了任务的人自然也只是败兴而归。

  若是叶草真的拥有那样的至宝,恐怕接了任务的人也只是有去无回,而等到叶草真正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也还有一段时间。

  因此真正需要防备的,是那个发布悬赏令的人,因为只有这个人,才是真正想要置叶草于死地。

  “小师妹,我现在不能离开仙宗,你叫云师兄替我去青州苍梧城暗中保护一下小皇子一段时间。”

  青灵妤并不能确定所有修仙之人都心性善良,特别是见宝眼开者,这样的人难免不会在发现叶草并没有法宝后恶意杀死叶草去领取那轻微的赏金。

  因此青灵妤觉得还是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保护叶草一段时间,要不然北俱国的皇子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本国疆土,那真的就是北俱国的悲哀了。

  “真的?哼哼哼,我就知道,你果然还是喜欢那个小皇子的。”

  小师妹本来都气馁了,一听到青灵妤关心叶草,立刻又来了兴趣。

  青灵妤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反驳小师妹,她知道小师妹喜欢转牛角尖,一旦认定了什么,白的也要给你说成黑的,越反驳反而越能让她找到验证自己想法的理由。

  看着小师妹开开心心的走下山去,青灵妤看着悬赏令上的画像,怔怔出神。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夜色下,院子是用木桩围起来的,有被烧过的痕迹,倒是院子里头的那一颗歪歪扭扭的迎客松,两年间又重新焕发生机。

  屋子里头传来了屠大刀粗犷的呼噜声,另一间房中的小女孩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睡得特别香甜。

  她好久没有睡得那么舒适了,只是睡梦也依旧呢喃着,“妈妈,我要好吃的……”

  屋外月色朦胧间,叶草与司夜雨背对背坐在老树下,脸色苍白的司夜雨轻声开口道:“我想要将‘青面’解散。”

  叶草笑着点头,他真的不想笑,不过他至今还没办法控制住喜魄的干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感到开心。

  他心底明明是在大喊不要解散“青面”的,结果到了口中却成了,“我尊重你的选择。”

  司夜雨认真的看了叶草一眼,眼神中带着点感激,叶草报之以微笑,反手就是赏给自己一个耳光,笑着给的。

  “青面”从几年前经营到现在,叶草付出的心血不比司夜雨少,对这个组织已经有了很浓的感情,说解散就解释,叶草不心疼是假的。

  而且“青面”就像一把利刃,未来很多时候叶草估计还会用到“青面”,可是现在一句话,就将这把利刃折断了。

  他的心头真的在滴血。

  叶草当然也或多或少的能猜到司夜雨为什么会有解散“青面”的想法。

  从“青面”创立之初,对于这种阴暗面的势力,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武力说话的,只有强大的武力才能在“青面”站住脚跟。

  司夜雨曾经是“青面”的最强者,所以成了副首领。

  至于为什么首领是叶草,并不是因为叶草厉害,只是单纯的因为司夜雨什么都听叶草而已。

  自然而然的,叶草就成了“青面”的首领。

  但至始至终在司夜雨心中叶草都是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柔弱少年,虽然叶草在望月城的事迹司夜雨或多或少的也听屠大刀说了。

  叶草只是一个凡人,这一点是没有改变的,只要还是凡人,就算爆发出再强大的力量,那也是不稳定的,可能是一次性的力量,也可能是这次能使用,下次就不能使用了。

  而现在自己也身中剧毒,一身修为被压制,若是不解散“青面”,这把利刃恐怕会反过来划伤他们。

  其实司夜雨猜的不错,叶草确实还没有方外之人眼中的“修为”,亡剑也在入鞘之后又一次拔不出来了,他确实不能再爆发出望月城时的神威。

  但有一点司夜雨猜错了,叶草早已不是一个凡人。

  他虽不属于修仙者,却属于方外之人,通过修炼喜魄,他发现了自己的修炼之法似乎和修仙之人有很大的不同。

  自己可以看到修仙之人的修为,但在修仙者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凡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