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亡国皇子的修仙史 > 第十一章 亡剑出鞘血染城
 
  “你果然还是来了,夜雨师妹。”

  其实叶草是真的希望,司夜雨没有来救自己。

  修罗门修士包括临涯全都被蒙面人缠住,这上百个蒙面人是“青面”的精英,每一个都是方外之人。

  虽然修为大都很低,但因为人数优势,修罗门修士一时半会并不能应付得来。

  而叶草也被一个蒙面人扶了起来,对方戴着黑色面纱,分不清男女。

  不过对方身体传来的阵阵清香让叶草知道了,她就是司夜雨,今生无需再称故人。

  “我说过,无论你在何方,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司夜雨的一句话,瞬间让叶草泪如雨下。

  前世今日,她也曾说过同样的话,而自己没能力保护好她,让前世的她香消玉殒,叶草悔恨了一生。

  司夜雨身材高挑,十指修长,肤色病态白,黑色短发,眼神锐利。

  摘下面纱后,面容并非绝美,苍白的双唇与僵硬的表情更是给人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但在叶草心中,这个不爱笑的女孩永远都是最美的。

  “夜雨,我想你了。”

  叶草忍不住的便将司夜雨拥入怀中。

  前世他们阴阳相隔,叶草带着悲愤独自苟活十多年,如今重生再见伊人,说不思念那是假的。

  司夜雨趴在叶草怀中,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依旧锐利冰冷,语气亦平淡如水,“我也是。”

  叶草痴痴的笑了笑。

  是的,这依旧是他认识的那个女孩,隔了前世今生,但没有任何陌生感。

  “副将军,你没事吧?”

  阴影中又有一人走出,是叶草派去求助“青面”的黑影,在见识了“青面”的真正手段后,黑影震惊不已。

  他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刺客组织。

  “没事,你快带上屠大都统,我们先离开望月城!”

  叶草指了指左腿受伤了的屠夫,那是叶草即将被修罗门修士手刃时不顾临涯的进攻想要营救叶草受的伤。

  “他们伤了你,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司夜雨锐利的双眼中弥漫着杀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们没那么简单,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这些人仅仅只是一小部分敌人,如果再拖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走不了。”

  叶草认真到,他知道司夜雨实力不俗,但他更清楚修罗门修士根本还没有使出全力。

  前世他经历过修罗门修士变成了一具具血人,不惧刀剑疼痛,甚至杀不死,最后是搭上了所有“青面”刺客,才让他们逃走了的。

  司夜雨看到叶草严肃起来,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了,从小到大,她都是无条件相信叶草的。

  “嗯,我们走。”

  叶草笑了笑,这世上恐怕也就司夜雨一人会无条件相信自己了。

  司夜雨搀扶着叶草,退到阴影处后立刻消失不见。

  当黑影背着屠夫离开后,所有蒙面人犹如提前讨论过一般,全体人员在几个呼吸间退到阴影中,也很快不知去向。

  “想要走?”

  临涯脸色有些涨红,他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玄阶极品法宝没有得到,自己还栽了两个人。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不愤怒是假的。

  “谁都可以走,唯独你,别想活着离开!”

  临涯口中“你”,自然就是叶草,因为就是叶草杀了他的两个师弟,若是让叶草活着离开,那他临涯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待在修罗门?

  说话间,临涯取出了一把散发着青光的短刃,这是他唯一的那件黄阶中品法宝——追命匕首。

  这把匕首之所以能成为黄阶中品法宝,原因之一在于其追踪之能,只要脑海浮现出某人的模样,而那人恰在方圆百里之内。

  那么无论那人躲在何处,皆逃不过匕首的追踪。

  当然,还有一点便是匕首上有剧毒,即便是结丹境巅峰强者染上也必死无疑,更别提一个凡人,只要被匕首划破一点皮,也会在顷刻间化成一摊血水。

  这便是法宝的恐怖。

  ……

  在光照不到的角落,叶草松了一口气,重生以来他终于改变了一件事情,司夜雨没事。

  他原本都差点认为前世发生的事情是不能改变的了,但是看着司夜雨近在咫尺的脸,他知道了那些悲剧并非不能挽救。

  “怎么了?”

  司夜雨发现了叶草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叶草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就是想多看看你。”

  “只是两年未见而已。”

  叶草露出了微笑,没有多作解释,今生的自己确实只离开了司夜雨两年。

  叶草此时精疲力尽,整个人近乎是被司夜雨抱着走的,在这种状态下,他的感知能力也到了低谷。

  “小心!”

  不过司夜雨的感知能力却没有降低,敏锐的感受到了一股锋利朝叶草刺来,她想要带着叶草躲开,却发现根本来不及。

  当叶草反应过来时,见到司夜雨纤细的左手死死的抓住了一把散发着青光的匕首,一滴滴鲜血顺着匕首落下。

  司夜雨松开了匕首,“啪嗒!”一声,匕首掉落在泥土中。

  司夜雨的脸色也在匕首掉地的那一刹那变得比叶草还要苍白。

  原本是司夜雨扶着叶草的,结果眨眼间就变成了叶草搀扶司夜雨。

  看着司夜雨白皙的左手多出了一道将近三寸长的伤口,那伤口一开始流出的还是鲜红的血液,但是很快流出的血液就成了黑色,如同墨水般漆黑。

  这时,司夜雨直接昏死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叶草全身颤抖,眼神空洞了,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前世司夜雨重伤倒在自己面前的画面,重伤她的是同一把匕首。

  最后是付出所有“青面”刺客的性命,才让叶草带着司夜雨离开的。

  但是离开了又能怎么样?

  前世司夜雨逝世后他才知道,划破司夜雨玉手的那把匕首上面的是专门针对方外之人使用的剧毒,无论多强的方外之人染上都得饮恨。

  因此前世叶草寻遍北俱国所有名医也未能医好司夜雨,最后导致司夜雨香消玉殒。

  “难道,真的改变不了吗?”

  叶草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却仿佛相隔天涯,“望月军没了,大将军没了,彦过海也没了,现在连为什么你也……如果注定不能改变,那么我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叶草轻轻拂过司夜雨的秀发,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叶草心痛,心痛到绝望。

  在司夜雨额头轻吻了一下后,他将处于昏迷状态的司夜雨交给了一个蒙面人。

  这个蒙面人是最早加入“青面”的那批人之一,叶草对他还有点印象。

  “首领,你要做什么?”

  蒙面人自然也认识叶草。

  倒是黑影听到蒙面人叫叶草首领时,立刻有些懵了。

  叶草是“青面”首领?那他当时居然还叫自己去苍梧城找“青面”首领,害的自己差点遭受皮肉之苦。

  其实这也不能怪叶草,主要是叶草离开时就说过将“青面”交给司夜雨了,司夜雨从此便是“青面”首领。

  谁知道司夜雨居然一直以副首领自居,至始至终都将首领的位置为叶草留着。

  “你带他们离开,我要你确保所有人安全离开。”

  叶草眼神空洞,声音沙哑,蒙面人没法确定此刻的叶草是否还清醒。

  “那首领你呢?”

  蒙面人搀扶着司夜雨,眉头紧皱。

  “我?自有打算……”

  叶草露出了诡异的表情,捡起了地上的匕首,拖着无力的身体,朝反方向走去。

  他绝望了,决定不再考虑后果。

  “首领,你冷静些!”

  叶草没有头,只留下了冷冷的一句话,“都给我走,这是命令,谁敢留下,死!”

  所有的蒙面人闻言再也没有任何犹豫,起身便离开了,他们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杀人兵器,绝对不会违背首领的命令。

  黑影也是刺客,但他不是“青面”的刺客,因此他无需听从叶草的命令。

  他将屠夫交给了一个蒙面人,跟在了叶草身后。

  ……

  而望月城北城门内,释放了追命匕首后临涯很快就感受到了追命匕首传递回的信息,追命匕首击中人了。

  “哼,杀了我修罗门弟子,还妄想离开,简直在白日做梦!”

  临涯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对凡人的不屑。

  他基本上已经确定此时此刻的叶草必然已经化作一摊血水了,毕竟那把短刃上的剧毒即便是修仙者染上也难逃一死。

  他开始施法收回他的法宝,可很快他就发现有点不对劲。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无法收回自己的法宝,不对,那法宝正在靠近,只是不受我的控制,到底是怎么回事。”

  临涯皱起了眉头,继续施法,却发现依旧毫无作用。

  很快,临涯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他觉得必死的人。

  “你……你没事,你怎么可能没事!”

  看着自阴影中走出的叶草,不仅临涯的脸色变了,修罗门所有修士的脸色都变了,他们知道临涯法宝的威力,近乎是只要放出绝无失手的可能。

  但是这一次,居然失手了,而且目标还只是一个凡人。

  “你说……我为什么没事?”

  叶草裂开嘴唇,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他眼神依旧是空洞的,没有恢复正常,也没有散发紫光,就是空荡荡的,仿佛眼中什么都看不到。

  “哼,既然没事,你居然还敢回来,你是觉得我们杀不死你吗?”

  临涯冷着眼,挥了挥右手,“一起上,将他碎尸万段,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我们修罗门杀不死的人。”

  “来啊,正好,我也不想活了,这一切,都是被你们这些方外之人逼的!”

  叶草诡异的笑着,面对一拥而上的修罗门修士,他左手搭在了腰间佩戴的亡剑剑鞘上,右手死死握着剑柄。

  轻轻一拔,亡剑出鞘!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