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十八章 布局伊始
 
半个时辰之前。

坊司街。

于青也家宅,坊司七人院内赏着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

穆森然在院子北角匞篷下,摩挲着林重打铁的家伙,兴致勃勃的道:

“老林,啥时候再给哥们打一套刑具,精金加厚那种?”

林重蹲在厅堂门槛上,嗑着瓜子,斜眼看了一眼酒友,道:

“咋滴?抓住黑山大熊精,还是芒山老妖怪了?”

穆森然嘿嘿一笑,看了看院外夜空,所问非所答道:“马上又到了俺老穆出马的时刻了。”

嘁!

林重同样看了一眼夜空,搭眼看了看院中诸人。

该吃吃了该喝喝了,除了李醇却没有一个人急着离开,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丁老头伸手摩挲着背后靠着的大树,树干上都是箭矢射出的坑洞。

他抬头看了看圆月,道:“林子,真打算让你家那小子参与大营那边的行动?”

其余人都向着林重看去。

林重眼神低垂,点点头,又摇摇头,沉吟一番后,语气透着坚定道:

“我打算以坊司举荐的形式,让他直接参与到蛮境秋狩!”

黎姿抱着胳膊,端着一杯茶水,轻抬着下巴,望着月空悠悠道:“据我所知,自入夏开始,抱泽大营那边就已经都开始做了筹备,从军中进行了人才选拔!”

“如今看来,就是针对接下来的那条行动了。”

她抿了一口水,补充道:“而且已经出选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个!”

穆森然放下林重打铁的大锤,一脸肃然,道:“前线战事有关戍州居多,流州作为山南后备,从今年的举措看来,动作不会小了!”

动作不会小,那就动静比较大,死人就会很多,边军沙场哪有不死人?

黎姿看了他一眼,道:“嗯,大概是这样的!戍州那边,听说已经选出来了几个人!”

众人一阵沉默。

黎家是山南大户,在军中和府司,都有些族人,所以有些消息相比别的同僚来说,得知的要更迅速一些。

当然,这也和某些人不是很关心这方面问题有关。

比如说一脸茫然屠不语,手抓瓜子徐小娘。

但两人脸上也是隐隐布满了担忧,毕竟也是看着于青也一点点长大的。

“所以咯,那就得劳烦青子的各位叔叔阿姨多照顾些,私下为那小子开开小灶,多准备一点保命的家伙!”

林重吐出一口瓜子皮,扯完一句,随即转了话题道:“陈大佬让我来进行这次行动的战前调教,当然,还有另外一人。”

好不容易抓到话头的徐小娘道:“礼礼吗?她好像也是要参与这次任务的吧?”

“礼礼会对我们进行协助,同时直接参与到大佬们定下的这次行动中!”

刺坊擅长潜行,刺杀,伪装,人数虽然不多,但对于整个山南郡来说,它都是一把可以刺伤南蛮的尖刀!

而作为新任副坊主,年仅二十岁的七品境,除了得自上一代副坊主的荫泽,金礼礼自身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像林重这样的武道脱凡的高品,又不是随处就有,况且山南八坊不直接参与与南蛮的正面战争,作为辅助边军的坊司职能,品级和年龄都不是最重要的。

英气十足的小姑娘眼神清冷,对着徐姨微微一笑。

徐小娘再次问道:“还有一人?在哪里?”

林重拍了拍双手,打下手间瓜子灰泥。

他望着城东方向的升起的一道坊司火信,缓缓露出笑容,道:“在城里,在那里!”

等了些许时间,天空没有出现别的火信,林重对着蹲坐在水槽边缘的小姑娘,露出一道笑容:

“礼礼,去城东,望北街附近,那里有大鱼!”

......

此时,此刻。

望北北街,空地。

林重一席丹青化劲,带起沙尘卷卷,才没有让坠落的身形砸出地面大坑。

白狼一脸你欠我酒钱的表情,看着从烟尘中走出的好友,很是不想搭理他。

长这么大年纪,连这小子都养这么大了,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坑了老子的红炉酒,又诱导老子试试大侄子武道功夫,真有你的!

不愧是你!

林重故作一脸惊呼:“姓白的,下手忒狠啊!说好的不用蛮降!看吧,把青子都给揍哭了!”

那明明是被沙子磨红了眼才哭的!

白狼不理他。

周围的人群渐渐喧闹起来,有些人大概想看个热闹,试图往街巷处走的更近一些。

林重知道白狼下手极有分寸,不会真正伤到于青也,故意言语刺挠着白狼。

说好的只凭相应八品境的实力进行考校,在于青也几个照面的猛攻下,不得不使用蛮降,的确是丢人了!

白狼伸手把于青也交到林重手上,身形刷的一下消失不见,只在林重耳边留下一句话。

“走了,你家见!”

不远处喧杂声起,一支卫坊小队推开人群向着此处走来。

李醇带着卫坊坊士到了。

林重一手拖着昏迷的于青也,冲着李醇微微一笑,后者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阿醇啊阿醇,正经起来真是一块木头。

林重也不恼怒,早习惯了李醇的作风,何况这次围点事先和卫坊打过招呼,相互之间配合的不错。

阿醇很给面子,到的时间点不早不晚,刚刚好。

他看着卫坊小队井然有序的处理起现场状况,开口问道:“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

李醇点头,道:“解决了,加上此处共六处异常,金坊主此时已经带着那人押往刑坊刑所。”

“穆森然那家伙差不多也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林重一手摸了摸下巴,道:“啧啧,老穆那家伙有活儿干了!”

“不对啊,六处?”

林重疑惑的望向李醇,之前看到的坊司火信,加上此处的一共也才五处。

李醇一丝不苟的指挥着卫坊坊士对地上昏迷的五人进行救护。

一边点头,确认道:“六处!城北还有一处!”

迎着林重投来的目光,补充了两句:“陈大将军回来了。”

“今日中秋,难得!”

林重先是一怔,随即恍然。

李醇说的陈大将军,并不是流州坊司代理司长陈其猛。

而是林重口中的陈大佬,安南公,陈朔方!

青阳镇城北,府司所在,更有公侯将军府。

啧啧,玩大了!

南蛮小兵偷家了!

还是在中秋,多年不回一趟青阳镇府宅的陈大佬吃月饼的时候。

林重想象着陈大佬隐含怒火的样子,表情一脸精彩。

看了看周围拥过来的人群,林重向着李醇说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着青子先回。”

李醇点头,看了一眼被双手托着的于青也,少年昏迷中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啧啧,揍哭了?老林的这个故友和他一样不靠谱!

欺负子侄,不当长辈!

林重向后退了两步,双腿微弯,忽然想起一件事,冲着李醇再次说道:“那两个人,是青子的好友,麻烦多照顾一下。”

李醇点头,冲着他摆了摆手,走吧赶紧!

林重呲牙一笑,噌的一声冲天而起,消失在夜幕之中。

李醇不觉摇了摇头,看着林重跃起的原地地面,裂纹四起,微微皱起眉头,暗暗嘀咕。

四品,呵呵!

因为南蛮哨足的扎进,游园会的山城百姓人心惶惶。

江蝶衣和徐小福在林重抱着于青也走后,冲到李醇的卫坊小队前。

小姑娘手中仍是死死的抓着一个青绸荷包,脸上一副惊慌模样,哭泣着言语不清,徐小福向李醇讲述了前后情况。

江蝶花和赵应栾两人无事,只是昏了过去。

虽然知道于青也他家林重是八坊之人,依依仍是满心的担忧,同徐小福一起,被李醇带往坊司府衙安置。

八坊各坊纷纷调动人手,在山阳军小队的共同协助下,安抚百姓情绪,肃清街道秩序,也使原本可至午夜的中秋园会提前结束。

青阳镇居民在坊司坊士安抚下,各自归家,外镇或者周边乡镇百姓暂住城中一晚,由八坊司统一安排。

这也方便坊司对此次进程游园会的人们进行二次排查。

......

城北安南公府,一位浓眉小眼睛的老人端坐深宅大堂主位,一手轻提茶盏,一手指尖轻扣红木扶手,面色阴沉。

一个黑色劲服的浓眉少年立于老人身后,轻轻的按捏着老人的肩膀。

陈其猛一身常服,垂手立在一旁,神色显得有些惴惴。

老人吹起一阵茶香,轻呵一声,抬眼看着不争气的儿子,训斥道:

“布局刚刚开始便失了一手,好一个山阳军陈参将!流州八坊司代理司长!”

陈其猛更是恭谨,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