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十四章 夜游
 
坊司街,街尾。

丁老头磕着烟杆。

林重一屁股蹲在丁老右手边,许是感觉有些挤得慌,用扭动屁股,把没来得及站起身的屠姓汉子挤翻在地。

屠姓汉子也不恼怒,起身拍拍屁股,挪到了丁老左手边,再次蹲下,略一思考,干脆直接蹲坐在地上。

省的哪个不开眼的再来给老子挤位置。

一身青黑色坊服的穆森然悠悠走来,笑着开口道:

“老屠,我要是你,就直接干林重一架!堂堂火坊副坊主竟被人一屁股挤坐在地上!”

满头杂发的屠不语撇了撇嘴,吐出两个字:“你来!”

穆森然呵呵一笑,也不接话。

开个锤子玩笑?林重这瘪犊子晋升四品了,今天一天满大街溜达,恨不得逢人便炫。

老子以前还能和这瘪犊子走两手,现在也就能酒桌上压他一头了!

这瘪犊子中午时还特地去刑所找他品了一品,美其名曰,好兄弟,看我人前显圣。

林重抬头瞥了一眼穆森然,咧嘴一笑,随后隔着丁老伸手拍了拍屠不语,道:“火石!”

后者郁闷的递出火石,林重一手接过,并从怀中拿出一包烟叶,捻出一撮。

穆森然看去,正是昨天议事之时自己让他带给丁老头的那包。

这瘪犊子!

只见林重一手接过丁老手中烟杆,摁入烟丝就是一顿戳,随后直接把烟叶包和烟杆一起塞回丁老手中。

一旁的徐小娘啐了一口瓜子皮,道:

“狗腿!”

蹲坐在地的屠不语抬头,重重地“嗯”了一声。

徐小娘冲他瞪了一眼,道:“你也是!”

屠不语挠了挠头,憨憨傻笑。

林重嘿嘿一笑,一副狗腿模样的点燃火石,凑近丁老头叼着的烟杆,轻轻嗅着烟丝味道。

“好烟!”

能不是好烟?从南蛮子身上扒下来的!穆森然一旁腹诽。

南蛮盛产好烟叶,至少相对山南郡是如此。

巴滋,巴滋。

丁老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吞吐烟雾。

“丁叔儿......”

叼着烟杆的老人猛的一抽抽,重重的咳了起来。

“谁是你叔?”

林重一脸讪讪,笑道:“我家那小子都喊您丁爷爷,那您不就我叔儿?”

一旁三人啧啧不断,臭不要脸!

丁老头一烟杆敲掉林重偷偷摩挲上他肩膀的手,道:“你小子年纪也不小了,从早到晚没给正形的,青子都比你强!”

林重再次嘿嘿一笑。

丁老头没好气的道:“说吧!这次又要从老头子这里拐些什么?”

林重先是看向周边三人,一脸防备之意,然后趴近丁老耳边低语一句。

穆森然三人装作不在意,耳朵却悄悄竖起......这瘪犊子搞的神神秘秘,到底要什么?

三人仔细竖起耳朵,却什么都没有听到,暗骂一句,四品境界果然不一般啊!

林重早就注意到三人姿态,内心不断鄙视。

老子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悄悄话什么的那就是做给你们看的。和丁老头这么近距离的传音入密,你们要是还能听到,那你们才是四品!

丁老头则是一脸的古怪,沉思道:“你确定?”

“早上看着好好的......晚上你确定还回来?”

蹲坐在地的屠不语,和穆森然对视一眼,露出一种男人都懂的目光。

吁~!

一旁的徐小娘又是一声轻啐,低声骂道:“神经病!”

接着急急问道:“林重!晚上你要去哪里?聚餐你忘啦?”

穆森然一脸戏谑,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扫动。

吁~!

嘭!

一道火光在穆森然脚下响起,吓了一跳。

屠不语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淡淡道:“失误!”

徐小娘见林重也不答话,手中瓜子皮一洒,脚尖随意划拉两下,抛下一句话,气冲冲的转身就往家走。

“姓屠的,扫地!”

......

城东梅骨园子,江湖院。

轻鸿先生半握红泥紫砂壶,右手持扇轻点,折扇随着手腕摆动,一边讲书,一边做出斜挑横劈动作。

“话说那灰袍道人眼中露出破败之意,以手作刀左劈右砍,击退敌人,手刀横在胸前,白衣仙子柳飘飘被其护在身后,裙摆之上是红泥点点,血迹斑斑,让人不免顿生怜惜。”

“只听那道人口中呢喃,剑神啊剑神,再不来此,你的知己红颜就要命丧此地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剑虹破空而来,人未至,剑先到!一把天外之剑刹那间倒插在灰袍道人身前,剑身直颤,形成一道无形的剑气屏障,挡下一记敌人的脱手飞刀!”

“灰袍道人与那飘飘仙子长出一口气,心神骤然放松,又是一道白虹落地,只见一人左手负后,右手轻抚剑柄,神色淡然道:再向前一步,试试!”

轻鸿先生长饮一口壶中茶水,手中折扇轻放,抄起惊堂木拍在桌上。

“这就是灰袍道人护仙子,白衣剑神显神通!”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台下人群喧哗骤起。

“轻鸿先生,日头还没落西山,怎得收场如此仓促?”

“就是啊,轻鸿先生,飘飘仙子最后去向如何,与白衣剑神是否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座席之中,江蝶花也是一脸期待,对于飘飘仙子的向往私下里那是溢于言表。

轻鸿先生缓缓归拢器物,一位园侍上台接过。

这代表今日已收台,待客人中开始慢慢离席,董轻鸿便可退去后台了。

许是见离席之人了了,轻鸿先生也不着急,微笑说道:

“今日中秋,董某不能多打搅各位节日游乐欢聚!况且月已东升,天时不早,城内还有园会夜市,诸位可以佳节尽兴!”

众人这才注意到,天空虽明,一轮浅白明月早已偷偷现身东边半空,与西陲夕阳遥遥相对,一副日月同辉之景。

董轻鸿向众人抱拳致意。

院中众人缓缓散去,带着满脸畅意,仍沉浸在那故事江湖之中不能自拔。

一脸兴奋的徐小福也是,恨不能与白衣剑神同游江湖,与仙子飘飘举杯共醉中秋。

于青也注意到,谢鼎天三人随着人群早已不见踪影,前排座席也已离去大半,甲座仅剩下二、四两桌客人,正是赠酒和果碟的两桌。

二桌两人长身而起,其中一人点头致意,先前举手赠酒那人向着台上重重抱拳。

正准备离去的轻鸿先生微微一愣,不敢怠慢,再次抱拳。

四桌两人则是不紧不慢,似乎感觉到了有人注视,左席那人起身之后,扭头对上于青也的目光,有些苍白的脸上微微一笑,和同伴沿着院中回廊离去。

......

出了梅骨园子,五人一行来到望北街。

望北街乃是南北正街之一,与青芒大道相交。因此街曾大量居住贬斥流沛之民,后命名为望北,顾名思义,遥望北方。

每年的中秋园会,便是以望北街为主。

此时的望北街已经热闹非凡,之前分散在其余主街干道的摊主们也已慢慢集中向这里。

依依天生比较活泼,对于园会更是没参加过几次,以往都是跟着父母来逛,这也算是她第一次和同龄人组队来逛。

或许是本就是山城本地人的关系,江家对于中秋团聚的执念并没有外来者那么深。

而且过完年祭就满二十岁,仍是只慕江湖不慕郎的江蝶花在前,江母对于已经十五岁的依依可谓是格外上心。

何况江母也并不是瞎子,依依对于青也自己都未可知的蒙昧情愫,还是看得出来的。

而在江父看来,作为坊司子弟,能坚持在鱼棠祠苑读书,并未去往府司私学的于青也,品行德性还都是非常放心和满意的!

赵应栾那小子?从小看着长大,憋不了什么坏屁!

所以中秋园会,安心随她们去吧!

徐小福也是难得同好友共游中秋园会,毕竟这对于南贬之家对于北方家乡的思念,必然是共聚的一晚。

徐家老汉儿在知晓是同于青也一行时,大手一挥,除了几张梅骨园子票卷,还有不少银两,让小胖子和小伙伴玩的高兴些,不尽兴别回家。

咱老徐家,不管在哪,有钱!

当时徐家老汉儿也是不免幽幽一叹,咱老徐家,以后的家就是在这山南了吧!

圆月登空后,天黑的似乎也早了些。

望北街两侧,华灯初上,一盏盏自南往北,缀满道路两旁。

游园小队五人,每人手持一串冰糖葫芦,有说有笑。

赵应栾从怀中拿出一油纸包,打开后分给几人每人一块月饼。

“垫垫肚子,胡姨做的!”

胡姨就是江母。

“还有我!”依依嚷嚷道。

江蝶花一边吃着一边目光搜索着园会上感兴趣的东西,侠女从不废话,仙子默默吃月饼。

依依眼眸闪着兴奋的光芒,园会摊展在少女眼里都是那么的有意思,拽着于青也的衣袖不停雀跃。

“青也哥,快看那个!”

不远处一个上了年岁的老人,手持一柄汤勺,用糖丝塑画着糖人,身边摊位前插着不少已经画制好的糖人。

“青也哥,那边还有!好好看!”

......

叫卖声处处,彩橘灯、花脸谱、糖葫芦、画糖人......

少年少女一行人,中秋夜游,终会是种在心田间的一粒美好种子,随着年岁越久,花开在记忆里的时刻越美好。

月光温柔的洒落人间,华灯点点,给这人生懵懂之年添上几胧月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