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十二章 江湖远,远江湖
 
于青也和赵应栾在徐小福三人灼灼的眼光之下,一人吃了三碗,一人吃了两碗。

最后更是赵应栾四人一起看着于青也,独自一人,默默地干掉了第三碗细面。

江蝶衣一脸的担忧,在旁关心的问道:

“青也哥,林叔是不是在家虐待你,不让你吃饭了?”

赵应栾和徐小福也是啧啧不断,很少见于青也吃这么多:“青子,昨天晚上没吃饭,就等着这碗细面的是吗?”

江蝶花也是一副关怀面容,看着比自己还小两岁的于青也,轻声道:

“长个的吧!怪不得长这么快,都快和赵应栾一般高了!”

“慢点吃,等着你!”

于青也含糊的应了一声,继续埋头奋斗,内心不断吐槽。

丢人了丢人了,被花姐这样说,这该死的“果子”觉醒,这么耗力量的吗?

依依她们看着,我都成饭桶了吧?

就是在这样略感尴尬的注目下,于青也快速结束了战斗,也不管这碗面是不是烫嘴了。

待游园小队伍吃饱喝足,接下来那就是直奔梅骨园子了。

园子位于青阳镇东南方位,从面馆去往园子,也就一刻钟的时间。

一路上江蝶衣左看看右看看,园会的街边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物品,让她不停流连驻足。

最后在江蝶花不断催促,并许诺给她买一只冰糖葫芦的情况下,五人多绕了两条街,终于来到城东南的梅骨园子。

原本一刻钟的路程,竟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

如今的青阳镇城南到城东不算太远,多年以来的整治规划,让青阳镇从地图上看上去好似一刀从城镇之间斜斜切去,分出西北和东南两块分属布局。

大概可归纳为四个区属:北镇坊,西兵锤,南民居,东闲市。

以前青阳镇格局划分尚未像如今这样分明时,城东毕竟相邻抱泽镇,一些豪绅多安置在此。

后来青阳镇格致渐成,豪绅又大多搬往城北,不少成套的园子便空置了下来,梅骨园子便是其中之一。

据说梅骨园子的主人钟爱梅花,寒梅傲骨。

在接手了这处原本属于豪绅的园子后,许多年来,经过多次修缮改造,也就有了如今的梅骨园子。

进入梅骨园子,徐小福轻车熟路的带着四人来到其中一处院子外,院子抬头刻有“江湖远”三个飘逸大字。

院门前有一侍者,是对进入院子的客人进行票卷的查验和指引。

江湖院中以开讲多时,大眼看去,院子内人满为患。

于青也和徐小福对视一眼,想到园子的票卷是乙等和丙等,不论哪个桌席,都坐不下他们五人。

他默默看向徐小福,怎么坐?

后者一脸迷蒙,挠了挠头。

赵应栾抬着下巴,探头望着园子里面,头也不回的问道:“胖子,站席还是坐席?”

院前侍者面露微笑,悄悄的打量着五人,许是有些眼熟,也并不催促。

园侍看着眼前三男两女,蝶花与蝶衣两姐妹打扮清秀,装束看上去并不是大家出身,寻常人家难得生得出如此相貌俊美的姑娘,于是不觉偷偷多看了两眼。

江蝶花仍是一头冲天马尾,发端束着红色绫带,一双长眸遥望着院中台上,鬓角两绺发丝被微风轻拂,真真的一副仙子模样,慕那江湖远。

一旁年纪略小的少女,手中拎着吃了一半的糖葫芦,轻轻跃起眺望院中。

少女时不时扭头,看向身旁那个有些消瘦的灰衣少年,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有点婴儿肥的笑脸,堆起两个醉人酒窝,妥妥的一个美人胚子。

江蝶花胳膊一伸,一脸笑意,催促道:“小福子,拿票!”

徐小福看了一眼于青也,伸手从怀中掏出三张乙等票卷。

江蝶花一把接过,转身递给那名园侍查验后,拉着妹妹和赵应栾先行走入院中。

小胖子办事,靠谱的很,少带票卷的事情,从不会发生!

徐小福再次冲着于青也一笑,乙等三个座席没咯,

于青也微微叹息,有些遗憾,和小胖子一同进入这座远江湖的江湖远。

江湖远别名就是江湖院,院主姓董,称轻鸿先生,故事讲那江湖人江湖事。

一壶一扇一惊堂,一桌一椅一青衫。

江湖儿女江湖见,江湖侠客遇红颜。

于青也两人拨开院内外围的听客,来到坐席区。

赵应栾三人已经坐上乙座七桌,

乙座八桌暂时无人,其后一排边桌,尚有一人落座,丙座四席,尚空有三席。

还好,两桌离得不远。

坐席区两侧分立两名园侍,其中一名园侍上前勘验过两人手中票卷后,悄然引至相应的桌座旁。

台上轻鸿先生见坐席新客,一边讲那大奉江湖有白衣,白衣侠客剑开山,一边向着此间微笑点头致意。

坐席区每张桌座均不大,每桌放有水壶一把,茶杯四只。

落座后,园侍端来瓜子两碟,丙座区皆是如此。

于青也看向右前方乙座七桌的三人。

乙座无前席,赵应栾和江蝶花分坐方桌左右,和于青也二人打声招呼后,聚精会神的听起轻鸿先生的“江湖”,脸上神采奕奕。

依依坐在方桌后席,左手捏着还剩三颗的糖葫芦,扭头冲着于青也嘿嘿一笑。

于青也一愣,伸手接住两颗抛来的红果。

乙等坐席比着丙等坐席,看来是多了一份红果青葡。

于青也不觉莞尔,冲着依依比划了一下,让她好好听。

江蝶衣呲着两颗小虎牙又是一笑,转身拿起两颗青果再次抛了过来,随后小舌一吐,卖了个萌便转过头去。

于青也笑着摇头,把手中果子分出两枚递给徐小福。

听听那大奉的江湖!

台上轻鸿先生惊堂木起。

嘡!

“说那白衣剑神月下仗剑起,剑罡直冲三丈,与那花衫刀客对空而立,剑罡急卷,刀气纵横,两大江湖豪侠客对撞在一起,刹那间掠石飞沙!”

......

“两大侠客可谓不打不相识,白衣剑神与花衫刀客各自收起兵刃,一壶白晶抿月酒邀月共饮。月下两人,真豪杰也!”

语罢,台上轻鸿先生折扇一开,微笑抚扇,晃了晃酒壶,轻叹摇头。

有人迷蒙,有人意会。

只见前排甲座二桌一人右手举起,轻轻一摆。

一旁园侍见状,开口唱道:甲座二席贵客,赠青阳佳酿一壶!

甲座四桌又是一人右手举起,握手成拳。

一旁园侍再唱:甲座四席贵客,赠青果红提一碟!

梅骨园子园侍唱赏,除了酒水果碟之外,隐下还有一份客人打赏院主的礼钱在内。

轻鸿先生折扇一合,向着甲等坐席点头两次,微笑致意。

在轻鸿先生等那佳酿期间,台下一人大声喊道:“轻鸿先生,那白衣剑神和花衫刀客到底谁赢了谁?”

“是啊,刀客打得过剑神吗?”

“看你问的废话!刀客一听就没剑神称号大,能打得过才怪!”

......

席间杂杂声起,那轻鸿先生也不恼怒,右手持折扇轻拍左手掌心,微笑不语。

又是一道声音急急地响起:

“轻鸿先生,那白衣剑神,可是江湖一品武夫来着?都能御空而立了,武道品级当真不低呀,不然怎么能称剑神?”

“董师傅,剑神何时开山?当真一剑开去一座大青山?”

于青也听到此处,也是聚精会神的等着台上轻鸿先生言语。

只见那轻鸿先生手把青瓷酒壶,缓缓道:

“诸位看官莫急!待我喝口佳酿润喉!”

台上先生仰头坠入一口青阳佳酿:

“咱这山城佳酿青阳醇,可比剑神那白晶抿月酒,董某在此谢过诸位捧场,也谢过两桌贵客相赠!”

台下众人笑声渐起。

“那可不是,咱山城的酒,大奉有数!不说比那剑神的抿月酒强,那也是品级相仿的不是!”

“哈哈哈哈!”

“轻鸿先生讲的好!我等当同饮呐!”

在座宾客一时尽是感觉豪气顿生:“园侍!给老子上酒!”

“老子要与轻鸿先生共饮!”

台上先生手中酒壶遥遥举起,致意。

台下宾朋意满神冲,纷纷喊道:

“上酒!”

园侍高声迎合,笑意满满的辛勤跑着腿,坐席客人每点一份青阳醇,园侍们那可都是有抽水的。

于青也坐于丙等坐席,周间气氛渐起,一壶壶青阳佳酿纷纷送至相邻各桌。

台上轻鸿先生手拨折扇,开扇迎衫,一脸泰然。

席间众人举杯皆豪气,同入江湖远,致意那江湖剑神!

徐小福听得也是热血狂涌,低声与身旁伙伴说道:“这也就是我老爹不让我喝酒,不然咱非得整一壶不可。”

于青也听起江湖白衣,亦是一脸神往。

不觉想起昨夜的长夜行山,两身黑衣劲服,邀月对饮,岂不是也有几分豪气?

端起一杯茶水入口,啧啧,竟有些感到无滋无味。

徐小福环视四周,又道:“青子,你看这院中看客,会不会有酒托?”

嘎?

于青也思绪停顿,一脸茫然。

小胖子抿着茶水,手捏起下巴思索着:“这生意比我家那面馆,要多赚多少啊!你说回头我找我老汉儿商量,整几个面托?”

于青也恍然,不愧是商贾之家!

一时之间,院中酒香四溢,勾起了不知多少看客肚中酒虫。

一些站席宾客也是手持一壶青阳醇,细品这远江湖的江湖。

赵应栾扭头看来,眼中光彩熠熠,轻声喊了一声:“青子。”

于青也微微错愕,旋即了然,冲着前者笑着点头。

赵应栾会意,高声道:“园侍,上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