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七章 山间对战,林重四品
 
于青也紧随着林重,先后跃出宅子后墙,向北面山脉奔去。

今天是八月十四,过了今夜便是中秋佳节。

月亮明灿灿的挂在夜空当中,月光如雪,洒落山林一地的银白。

两人在林中疾奔,偶尔经过山坡陡峭之地,几个纵跃间,身着黑色劲服的两人一前一后,一路向林脉更北掠去。

林重在前间歇不停,身影在林中绰绰显映。

于青也在后,借着月光,视线紧紧追索着前面的身影。

如此灵巧急掠的之态,相较于昨日与伙伴们山林碧潭之间的嬉闹追逐,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若是赵应栾和徐小福看到,肯定会叹服一声:青子看来是深藏不露啊!

山城就是山城。

约莫过了一刻钟,两人先后跃上一处足有两三处屋宅大小的山地大坪,山地近乎平整,内侧是一道壁立山石,又有一块山青色大石头,嵌入山地之间。

林重站在青石大岗里处,抱着双臂,劲服束装,月光之下显得极有飒然风度。

他看着跃上平整山地的于青也,后者微微喘着粗气。

“不错嘛,小子!这次我可是足足把速度挺高了约五成,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赶上了!”

于青也微弯着腰,手抚膝盖快速喘息着,看向着林重道:“那可不是,必须得追上啊!再追不上,又要被你躲起来丢我石子了。”

林重对于于青也的锻炼,除了像昨天进家门时候的箭矢射击,有时也会像今晚这样,进行野外拉练。

追不上了,好说。

那就被林重躲在暗中某处,用一些石子让迟到的少年练习练习躲避“暗器”的技能。

于青也心中暗道:还好,今天追上了,不用被丢石子丢到满身青肿了。

“老林,跑了这么远,你都不带喘的,这么厉害的吗?”于青也平缓了呼吸,仰头看着山林,随意开口道。

青石大岗上头,仍是层层山林。

借着明亮月光望去,依稀间可以看见一道些许蜿蜒的山道盘在山脉之上,远远看去就像盘在青芒山脉的一条龙蛇一般。

山脉之上有座关隘,便是那道隔绝南北的青芒山脉脊背阳关“守山口”。

青芒山脉横亘东西,庐江郡在山北,山南郡在山南。一道脉岭,便隔绝出了大奉王朝安平内地与最南边疆。

守山口是易守难攻,但山南郡仍是王朝南部疆域重中之重!

曾经有一位远在京都的官老爷,身居户部要职。

在某次酒后,身居要职的京官老爷吐槽起山南郡边疆物资逐年倾斜,一个罪民流放充军之地,怎的耗费大奉朝钱粮如此之巨!

何不弃守山南,拒守庐江,重兵屯卧守山口,省下大奉相当部分粮钱辎重。

这位户部官员也是不知得罪了官场哪位,后来这些话渐渐传出。

一次大朝会后,这位户部官员哆哆嗦嗦的被回京述职的安南公堵在御前门口。

人狠话不多的白发浓眉老人一脚将其蹬翻在地,又狠狠啐上一口浓痰,周围官员无一上前阻拦,任其扬长而去。那户部官员也因此沦为一时笑柄。

山南郡经过百多年苦心经营,早已成为大奉南端边疆抵御南蛮最有力的防线!

山南若有失,青芒山脉南侧遍地丛林,便是遍地杀机!

......

“别看了。”

山壁之下的林重十指交叉,向内撇动,清脆骨响连爆,看着于青也道:

“为了奖励你能追上我,我们来打一场!”

“啊?”于青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重抬起手,五指张开对着于青也,微笑道:

“啊什么啊,趁着身子热起来,动用丹田劲气,用你最大的力量打一拳,让我感受一下你现在的力量。”

“我会压境在八品,和你打上一场!”

“明白了。”

于青也微笑了然,以掌握拳,指节脆声作响,最后如同林重一样,十指交叉撇动,分开。

皎白月光肆意挥洒在林间,山地大岗也是铺上了一层皎白月华。

少年身披银白色月光,屈膝微蹲,双拳骤然紧握,随即一拳摊开半握置于身前,右拳拳心向上,收在腰腹之侧。

“那我来了!”

他高声喊道,嘴角咧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兴奋之意油然而生!

林重笑而不语,左手握拳背在身后,右手摊开手掌冲着满脸兴奋的少年屈了屈手指。

来!

于青也攥拳微转,拳眼朝天,缓缓吸入一口气,随后意沉丹田,蓦然脚尖拧转,如同一颗炮弹弹射而出!

几乎一瞬间,他便冲到了林重身前,左拳收起,架于胸侧,右手冲势而去,丹田劲气随着一声轻喝顺着右拳磅礴卸力,重重的打入林重张开的右手掌。

劲风顿时带起两人身后一阵尘土,而林重稳稳站立,身形不移,右手张开,轻描淡写的便接下了少年蕴含气劲的全力一拳。

拳劲试探结束,接下来,便是同样八品劲气境的全力一战!

林重右手抵住于青也右拳,五指紧抓拳面,脸上笑意渐浓,轻吐一字:

“好!”

话音刚落,林重负背左手陡然伸出,抓向于青也右臂腋窝,双手同时运力紧抓少年右臂,反身甩出!

于青也只感觉被一股磅礴巨力甩出,在半空中心神电转,翻转调整身体坠在地上,脸上仍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少年身形站定,保持着落地模样,上身佝偻如猿,双腿前后分立,模样看上去又是如此自然。

于青也心意流转如水,自幼时起便修习的武道吐纳心法,随呼吸自内而外的调整着整个身体。

四时意,养天地春夏秋冬四时运转之意,融入自身吐纳呼吸。

感悟天地四时,使自己身心与周遭环境逐渐契合,以心驭气,以气融意,追求意与身合,身与境合。

与人对敌,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手!

四时意,意合!

于青也放空身心,沉肩垂肘,眼神灼灼的对视着林重。

后者微微错愕,随即仍是露出满目笑意。

厉害!气息运转如意,身体自然入境,没想到刚刚过招热身,就这么快到达意合了!

林重眼神深处不觉燃起一丝火热,带着些许期盼。

嗤!

两人同时蹬地而动,冲向对方。

于青也的四时意吐纳融入身体呼吸,感觉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好战的气息!一身拳意气势如虹,我自一拳递出,去势无悔!

林重感受着如此气势汹汹的拳意,一时间也是豪气万丈,同样一拳递出!

两只饱含拳劲的拳头正面相冲,一股气机激荡开来。

瞬间的酸胀痛楚穿过于青也的拳头手臂,激荡在胸口,让他兴奋不已,真的很享受这样的对战,爽!

两拳相冲只是刹那,力量大抵相同,旋即收回。

于青也左拳突进,欺身而上,被林重一掌格挡开,他左臂反身成肘,腰部拧转,瞬间挤入林重怀中,同时右手推上左拳,一记反肘砸向林重面门!

被于青也欺身肘击的林重下意识的身形右移,左手空掌抬起,挡下这记迎面肘击,顺势翻手要去抓住于青也左臂。

刹那间林重只感觉身前气流急涌,抓向于青也左臂的手竟然直接抓空,而眼前的少年身形一矮,再次贴身而进。

林重心中骇然。

好家伙,这小子实力增长这么快!

不容他多想,于青也的一侧身子已经贴在林重身前,身形矮下的同时,手与足合,横膝下马肘膝相合,身姿摆正的瞬间顶肩提胯,肩胯合一。

好重的身形!林重被再次欺身的瞬间,浓重劲风扑面而来,以当下压境在八品的实力,却是避无可避了。

于青也眼神清冷,意沉丹田,劲气沉脚入地,意正身直心意合一,十趾屈弯抓地之际,意气相灌,最后擤气哼声而出,气与力合!

以我肩贴敌身,骤然发力!

八极技击,铁山靠!

艹!

林重心中只来得及暗骂一声!

嘭的一声巨响。

林重只觉一股大力撞在胸口,身体被震飞丈远,落地后连退两步方才堪堪止住身形。

于青也一招得手,声势再涨,战意盎然,满眼都是火热!

丈许之外,林重轻啐一口,一口丹田浊气倾吐而出。

妈的,丢人了!

教拳习武这么多年来,两人压境对练不知几许,今日头一次被于青也气势所压,竟然交手短短几招,受到如此“重击”。

对于早已成就武道五品的林重来说,这记铁山靠虽然伤害力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看着满眼火热,战意盎然的黑衣劲服少年,林重笑意收敛。

只见他身形微顿,震散胸前残余劲气,右手一记挂拳起势,双膝微蹲,松胯伫腰,左手开掌置于右臂前。

一时之间,拳意上身!

一股几乎不弱于于青也身上的八品劲气之势,自林重身上缓缓升起,两势相冲,在月光山石间席卷开来。

再来!

于青也当下正是拳意满身,气势盈冲,两道眼神碰触,气机在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叱!

两人气机倾泻,于青也仗势前冲,竟是要趁势压人!凭借一招先得手的贴身技击,拳势一波接着一波。

拳脚对撞相抵,拳劲挥舞间,带动两人劲服猎猎作响。

对战间,林重表情逐渐肃然,压下轻视的同时,竟被勾起了灼灼战意!

于青也在仗势,林重也在蓄势。

一记接着一记对撞过招,林重压境的心意渐渐沉重,挡下于青也愈发趁势的拳脚招式,他感觉胸腔中那些灰烬中的种子似要被重新点燃!

武道,一往无前!

武夫,当我出拳之际,必尽我全力泄意!

连番的拳脚对撞,八品的压境,被挑起少年挑起的灼灼战意,林重感觉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胸腔中喷薄而出,偏偏卡在喉头。

拦下于青也拳势盈满的一记甩臂冲脸,林重右脚前伸,踹向少年胸口,却被后者架起的双臂格挡在胸前。

林重顺势用力蹬去,高高跃起,翻身跳上一块凸起山石之上,稳稳站定。

于青也也是被林重这一脚蹬的向后滑去,身形带出两条长长的脚步印痕。

月光如水,青石之上的林重蓦然地仰天怒吼!

吼!

一声仿佛压抑已久的情绪宣泄而出,啸声回荡在林崖山石间。

十四年了!老子带着青子来到这山城十四年了!

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于青也眼神怔怔的看着如此姿态的林重。自打记事起,他就和林重生活在了这青阳镇。

记忆中的林重一直是平静的,带着对山城生活的不屑和些许桀骜,偶尔不正经的敲打他一下。

而此时对月长啸的林重,让这个刚刚还在和他对练的少年,竟然感觉有一丝丝陌生。

青石之上的身影肆意的宣泄着胸中长期以来压抑的情绪。

于青也默默站定,微眯着眼,就这样安静的看着,等着。

圆饼明月照亮着这山间大岗,林重站在青色大石之上仰天啸月。

十数年间山城生活如过眼画面,一幕接着一幕,连映在他的眼前。

也就是在七年前,于青也突兀昏厥,在猜到“果子”有可能存在于青也身上之后,林重便接任了青阳镇兵坊副坊主的职务。

这对于向来谨慎的林重来说,是一步险棋,他不知道还有哪些人在盯着这里,盯着他们。但是没办法,他需要以这个身份打听一些消息,做一些事情。

这在当时看来,也是林重在来到山南郡那么多年之后,第一次那么大的冒险行事。

如今的情况,近两日的军中消息,果子的成熟,让林重知道,时间间不容发。

同时于青也逐年的长大,加上今夜的一场酣战,也让林重感到那个被自己一直护在臂膀下的小子,在渐渐成长,深深的欣慰和对时间的急迫压满心头。

他的身上气机鼓荡,早已不再压制自己的品级,气机一圈一圈的以林重为中心向外荡开。

一时之间,明月月光都似乎放亮了一般。

山地大坪之上,呼吸声如风箱拉扯,林重身上散发的气机蓦然向着自身坍塌而回。

青石上,他的身形猛然一坠,所有气机收归己身。

轰隆!

林重脚下青石被这种坍塌气机生生压入山地寸许,劲风四起,吹飞青石大岗碎石沙土。

一道身影月下傲然伫立。

我入四品丹青,武道写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