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五章 八坊议事和少年憧憬
 
大江村,江家屋宅。

于青也、赵应栾与江家姐妹搬着小板凳并排坐在宅院屋檐下,晒着午后的太阳。

江鸿峰吃过午饭后,便去了就近的一处寨点。

于青也靠着墙壁,闭着眼,秋后的阳光洒在身上,还是暖暖的,舒服。

从三岁不怎么记事起,就跟着林重来到山南郡。

在此生活了十四年的少年,少有的心态如此轻松。于青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放下了些许防备,享受着午后的惬意。

果子的觉醒,长符形印记的浮现,是什么,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遭遇,于青也不知道,他只是隐隐感觉到会有些事或者人在未来人生路上等着自己。

识海深处,一粒青色的种子闪着微弱的光芒,须臾间归于沉寂。

刚吃过午饭的于青也竟然有种错觉,感觉腹中食物消耗有些迅速。

于青也闭着眼,思绪不停的飘着,他缓缓睁开一道眼缝看向天空,眼中似乎透着一些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晦涩。

一大早坊司召集,林爹那边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

离着山城这么近的大江村寨点,秋狩期间,两名山阳军预备役,一把南刀,这些细节都在显示,大奉边军的应对强度,要高于往年!

南方的蛮子今年的动作这么大吗?

江蝶衣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撑起了微微有些弧度的曲线身材,她微眯着眼,摸了摸吃到圆滚滚的小肚子,道:

“吃的好饱哦!今天的太阳真的太好了,没有冬天那样冷,没有夏天那么热,温温暖暖刚刚好!”

“赵应栾,你不和我阿爹一起去戍守寨点,真的没事吗?”江蝶花吃过饭后,便把花形朱钗取下,重新把束起的头发撒开成马尾,显得干净利索。

于青也也向着赵应栾看去。

赵应栾伸长着腿,手抱在脑后靠着墙道:“么的事!下午要去巡守一下村子后面的谷场,寨点那边我已经和袍泽进行了交接。”

江蝶衣恍然道:“这样啊!你这次来好像也么得啥子事嘛。”

顿了顿,赵应栾轻轻扭动脖颈,坐直了身子道:

“昨儿晚上已经戍守一夜了,今天中午过后和我那名袍泽已经算是换守巡防,今夜我们等他的轮值戍守完毕,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走吧!出去转转!”江蝶花歪头看了他一眼,也不再理他,站起身就走。

“走啊走啊!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哩!”江蝶衣开心道。

于青也微笑着起身,看着三个可以说是在青阳镇最好的伙伴,心境难得的放松。

大江村村民共有二百多户,总计人数近千人,是离青阳镇较近村落之一,村民人数一般,但却产粮极丰。

当然,这都归功于谷坊的功劳,八坊司对于其所司的领域,各有一定的深入研究。

兵坊锻制新式兵器器具,甲坊研制新一代士甲兵服,谷坊则是对于谷物种植、产量等进行研究。

山南郡谷坊、卫坊每年都有协助村民进行劳作、储粮、戍守、运输等任务。

赵应栾与同袍作为山阳军预备役,在秋狩期间,会接到配合卫坊进行寨点戍守巡查的任务。

八坊司与边军同属于山南郡军管体系,相互依存又相互独立,一个主内务,一个主外御,但是同样负有境内一应职责,关系错综复杂密不可分。

山南郡幅员宽广,一些长久以来在此生活的本地村民,有部分都未搬到城镇之中。

就流州来说,抱泽、隆邱两镇的城镇属性不提,一是兵团后备驻扎,一是刑民劳作之地,进入这两镇的山南本地民自是少有,大奉官方自是对此管制严苛。

至于青阳镇,大奉南部边关外首镇。

一是流州乃大奉官方行政之地,二是鱼龙混杂,三是军方参与主政地方,一些严苛之处,更是犹有过之。

当然,山南郡官家也需要郡内村庄的村民在这片日渐丰饶的土地上进行劳动耕作。

每年的秋收时节,郡内坊司或边军对各村民众进行收粮运输,于是也便有了谷、卫两坊的一些任务。

于青也一行四人漫步走在村间的小道,一处一处谷场堆起秋收谷物。

一队身穿棕色制式坊服之人在一处处谷堆之间进行清点装车,他们胸口处均秀有一个金色稻穗,那些人便是谷坊的坊士。

谷物经过谷坊的清点分配后,会留给村民一定的粮食配额,剩余部分一应征收,集中运送到城镇周边的秘密粮仓储存起来。

谷坊长久以来的谷物种植试验,也是近些年山南郡的粮食产量逐年增高原因,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奉版图最南端的边军粮草问题。

虽然奉蛮两国近些年来并无太大的战事,但山南郡仍会在每年秋收前后,进行相应数量的预备役募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部分的粮食收产协助。

所以山南郡百姓对此种分配方式,也并无太大抵触。

从那队谷坊坊士前经过时,为首之人向身着山阳军服的赵应栾点了点头,赵应栾立刻微笑抱拳回应,神色中带着些许骄傲。

四人与谷坊小队之间并无交流,简单致意后便向远处走去。

......

青阳镇北,八坊司议事大堂。

一张墨色长桌占了小半边议事大堂,堂中共有七人坐于桌前。

一身深色鳞甲服的中年汉子端坐主位,左右各四把椅子,有六人分坐两边,有男有女。

于青也家打铁的林重,一身灰衣,合手坐于右侧首位。

徐小娘坐在他的旁边,再旁边是一名脸色和头发显得有些焦黑男子,耷拉着脑袋看着桌面。

右末位是一位有着偏中性面孔的年轻束发女子,看起来面容姣好又英气十足,年龄不大,眼神却是异常冷峻,嘴角偏偏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左侧四把椅子,仅有首位和末位分别坐有一女子和一男子。

中年汉子环视了一圈众人,开口道:

“诸位,一早把大家召集过来,确是为了今年秋狩事宜。”

“今年情形有些特殊,南蛮边地多处蠢蠢欲动,前些时日卫坊更是在抱泽与隆邱两镇之间的近村寨点,抓到蛮族哨足数人,这是近几年来少有的情况。”

左侧首位看起来和徐小娘年龄相仿的那名女子,皱了皱眉头,随即开口问道:“抱泽与隆邱之间的村寨?”

中年汉子也不答话,看向左侧几人,目光停留在末位那人道:

“李坊主,你来向大家说一下情况!”

只见那人起身抱拳,朗声道:“是!参将大人!”

中年汉子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坐下说,你现在已任流州卫坊副坊,八坊议事,不是军中,不用太过拘束。”

八坊司属于山南郡军伍下辖一司,独立于军营体制之外,八坊司司长以及正坊主一般均在戍州前线军中任职,同时做一些境内内务,直接参与前线战事。

议事大堂这些均是副坊,除卫坊、刑坊两位副坊外,并无大奉官家的官职在身。

其余六坊六人多是军伍官方选中具有特殊才能之人,为边军效力,以特有才能辅助山城辖治,换取在青阳镇一定的优渥待遇。

卫坊主要负责山南境内防卫、巡守等任务,卫坊副坊主李醇,曾任前山阳军四品指挥佥事,协理军中警卫中军。

他也是八人中唯二的从军中退居二线的人之一,行事作风更多的是军中一派。

李醇双手抵在桌上,看向众人连声道:

“各位,前些时日,我卫坊在抱泽镇与隆邱镇之间的长季、王留两村附近,先后扑杀南蛮哨足四名,活捉三名。”

“隆邱之地,相距最近的南蛮所部,相去近三百里,这样距离的进深探索,在往常看来,是极不合理的。”

“我大奉边军戍州所镇之地不说,隆邱多山多矿,是刑民开采以供军需,镇子周边有重兵屯守,而蛮哨突破了这道防线,最终在长季、王留附近被扑杀。”

李醇简单做了下判断,说出此次蛮哨抓捕情况。

陈其猛右手握拳轻抬。

李醇再次抱拳,停声落座:“参将大人!”

陈其猛接过话茬,厉声道:

“奉蛮两国多年战事未启,我军将士戍守不力,导致南蛮哨虫进扎我流州境内数十里!这简直是我大奉边军的奇耻大辱!”

“本将昨日前往抱泽大营之时,主帅震怒,令本将协同诸位进行城内一应事宜的规整。”

“诸位,本将忝为山阳军参将,愿和诸位一同为我山南郡,为我大奉边陲尽些绵薄之力,定要让那南蛮付出代价!扬我大奉军威!”

啪啪啪。

一阵掌声从堂外庭院响起。

“好一个树我大奉军威!陈参将不愧是我边关的好将军!”

“陈将军将甲未卸,看来是上午刚从抱泽镇赶回啊。”

一个身着制式坊服的男人微笑着踏入议事大堂,带着淡淡的血腥气。

男人胸口坊服之上,绣着一道血色长鞭,标志着他的刑坊身份。

穆森然,流州刑坊副坊主。原戍州安南军,陷阵营从四品副营官。

李醇眉头微皱。

陈其猛看向那人,淡淡的道:“来了就入座!”

穆森然轻笑一声,拉开右侧第三把椅子,坐在了李醇旁边。

“哟!丁老头这次又翘了?”

穆森然看着左手边空落的椅子,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包烟叶,在桌上推给林重。

“老林,这包烟叶给丁老带回去,刚从那几个蛮子身上拔下来的,没想到还他娘的有南蛮地域的烟叶,丁老头有口服了!”

林重抬手摁住那包烟叶,拿起在鼻尖嗅了嗅,道:

“嗯,烟叶是好烟叶,就是多了一股血腥气,啧啧。”

举起摇了摇手中烟叶包后塞入怀中,林重下巴轻抬示意道:“回头一起喝酒,好酒。”

陈其猛鼻头微耸,嗅起一丝烟叶包上的血腥味道,接着眉头皱起:“搞死了?”

穆森然一边双手向衣服上抹着,一边随意回道:

“嗯,一不小心下手重了!”

他抬起头看着桌上众人,脸色有些常年不见阳光的森白,露出一口洁白牙齿笑着说道:“死了一个,真他娘的禁不住拷打,晦气!”

对面的徐小娘撇了撇嘴,蛮子遇到你更晦气,都被整死了!

穆森然仍旧一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笑脸,望着主位的陈参将:“刑所的案卷还在整理,我已经吩咐过坊士,下午整理好就给送过来!”

……

大江村,谷场空地。

于青也四人歇在一处低低的谷堆上面,或躺或趴。

赵应栾双手抱在脑后,躺在谷堆一侧,嘴中叼着一根纤细稻杆,道: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大奉佳节啊!阿花依依和我们一起去游园会吧!”

江蝶花蹲靠在谷堆一侧,挑拣刚刚搜罗来摆在地上的树枝,心不在焉的道:

“去不去梅骨园子?有没有江湖可听?”

“小福有票!”

江蝶花摸到一根趁手木枝,抬手在空中比划着刺去刺去,道:

“依依,怎么样?姐这样像不像江湖侠女?”

于青也手同样抱在脑后,阳光照着他的眼睑开合,心里默默道了一句,像!

江蝶衣趴在谷堆上,双手托着下巴,倒是没有回答姐姐的话,思绪也是翻翻飘飞:

“青也哥,你说江南女子的胭脂是用什么装的?瓶子还是盒子?怎么涂上才好看呢?”

于青也笑着,正准备答话。

一旁的赵应栾也不知从哪里摸到了一根木枝,伸手打掉江蝶花手中木枝,随即跳开喊道:

“阿花,看剑!”

江蝶花女侠眼见有人挑衅比剑,抓起被打落的“剑”,从谷堆旁一跃而起:“赵应栾,你给本女侠站住!别跑!”

于青也眯着眼,看着拿着木枝作剑的江蝶花,一下一下认真又滑稽接招的赵应栾,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打闹的两人道:

“江南女子的胭脂我不知道,但江湖挺好!”

“那里的蝶花姐仗剑行侠事,那里的应栾哥白衣负剑斩桃花!”

江蝶衣托腮凝望少年,问道:“我呢?我呢?”

于青也揉了揉依依额头的头发,笑着道:“那里的依依最美丽!”

“我们啊,会给依依买最好看的胭脂哦!”

江蝶衣闭着眼笑着,嘴角堆起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青也哥真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