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四章 蝶花与蝶衣
 
于青也从溪边寻到一处村庄方向,漫步在官道上。

“果子”刚刚成熟,现在不是很合时宜的返回青阳镇中。

青色长符印记褪去温热之后,衣衫倒是显得没那么湿了。

他摸了摸小腹丹田,果然啊果然。

丹田一阵乏虚,步入八品劲气境存储的些许丹田气消耗一空,由此看来,劲气还真是开启体内果子的“钥匙”契机。

九品入八品,丹田劲气运转,需要武者自身的炼精化气,这是一个武者相体境外功有成,内观的延伸,也是内视的基础。

武者品阶晋升,本就是一个开发自身的过程,以一敌十,以一挡百,所以高品武者更有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浑伟力。

相体境作为武者九品入门,观相炼体,是对自身外相身体的认知、锤炼,也决定了在此境界的武者高度。

武者认知不同,锤炼度不同,成就的相体境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外相锤炼体魄,同时也是在塑练体内经脉。

体魄的强壮与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习武之人经脉的韧性、强度,在劲气境后搬运丹田劲气的承受度。

大奉朝民万万人,习武奇人,根骨绝佳,经脉天生宽广者坚韧者,各有缘法,不在寻常可揣度之列。

潺潺溪流与磅礴江河都是河道,水流深浅湍急也是不同,人之经脉亦是如此。

所以,九品相体境的锤炼,是在为更高品的进阶,武道走的更远而打下基础。

有的武者一年锻相体生劲气,终生武道成就仅仅在下三境炼体,而有的武者宁愿九品境走的慢一点,根基再扎实一点,武道登顶也不是不可能。

下三品又被称作炼体三品,也是因为武者在此三境,修习精力大多放在外相肉身的打造上。

这也是强大的九品相体甚至可以越阶而战的原因,九品战七品,不说多见,但也并不是少到可怜的微乎其微。

官道之上,于青也脚步轻盈,丹田耗去的劲气对于他的日常状态,并无太大影响。

虽然入劲气境时间不长,可一直修习吐纳的“四时意”对于八品境的炼精化气,助力确是极大。

四季四时,年年岁岁,于青也在这门吐纳的修习上,已是窍门自入,呼吸自如。近乎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四时意”的吐纳。

于青也沿着官道约莫走了一刻钟,遥望到一座村庄,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一抹笑容。

巧了,来到这了。

大江村。

对这个村庄,于青也可以说是少数比较熟悉的村子之一了。

临近村口,于青也目光远眺,似在搜寻着什么。

“嗨!”

于青也感觉自己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一股清淡幽香缭入鼻息。

他闻声转过身去,面前是一张略显青涩的小脸,清秀之中带着可爱的婴儿肥,洋溢着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

少女语气中带着喜悦和期许,笑着问道:

“青也哥,你怎么来村里了?是来看我的吗?”

于青也退后一步,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微笑道:“依依。”

被叫做依依的女孩双手背在身后,身体微微前倾,一双眼眸明亮且带着喜意,她轻轻歪着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笑容堆起两个好看的小酒窝。

“青也哥眼睛还是那么好看!”依依抿嘴一笑,盯着于青也道。

少年时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

暖风,阳光和女孩,总在多年后交织成魂牵梦绕的回忆羁绊。

于青也收起心思,不觉一笑,伸手揉了下她的额头头发,微风拂过鬓间青丝,吹眯了少女的眼眸。

“依依又长高了啊,这是去干嘛了?”于青也收回手,笑着问道。

“姐姐让我去村里的卫坊寨点喊阿爹去了。”依依甜甜一笑,两个小酒窝更明显了。

“哟,这不是青仔嘛,来找我们家依依的吗?”一道清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带着玩味道。

于青也蓦然回头,带着期盼,一张带着明媚笑靥的瓜子俏脸撞入少年眼帘。

好似小鹿角撞乱了此刻心弦,雀跃间拨开了年少的心神涟漪。

一时间,少年心神摇曳,笑颜明媚逐开。

“花…花姐!”

大概是上午的溪潭之中呛了太多的水,少年口齿含混,带着丝丝喜意。

眼前的略微年长的少女看上去和依依有着四五分的相似,透着些许成熟。

一头高高的马尾束在脑后,光洁的额头向两边垂着几缕青丝,长眸如入画星辰,带着笑意,鼻梁细挺,一侧嘴角挂着狡黠的笑容。

有些美的动人心魄。

于青也竟有些手足无措,身后依依咧开嘴角,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姐!”

“依依,我说让你去喊阿爹怎么这么慢呢,原来是遇见小青也了啊。”江蝶花双眸含笑,看着两人打趣道。

“女孩子呀,还是要矜持点的!”

“姐!你瞎说什么呢!”江蝶衣脸颊微红,轻轻一跺脚,走到江蝶花身边,羞恼的拉了一下拉着姐姐的袖子。

于青也着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两姐妹,一瞬间不禁有些痴了。

江蝶花微微抬起下巴,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就像多了一层光晕,煞是好看。

她对着于青也微笑道:“小青子,我们家依依啊,可是念叨你有一段时间了。”

一旁的江蝶衣略显羞涩的笑着。

微风骤起,吹动少年心湖涟漪,一笑两生花。

一朵花蓄初绽,一朵花开灿烂。

于青也抬手挠了挠头,笑容显得腼腆。

“青也哥,要吃午饭了,去我们家一起吧!”江蝶衣开心的道。

“走吧,这大中午的,没事儿就跟我们回家吃饭去,今儿得让阿妈多准备两幅碗筷咯!”江蝶花说罢,不等于青也回应,背手转身,便向村内走去。

江蝶衣紧随其后,挽着姐姐的手臂,向于青也挥了挥手。

于青也抿嘴笑着,快步跟上。

大江村村子不大,不多时,于青也三人来到一处村宅门前,门房虚掩,便是江家宅子了。

江蝶衣欢快着上前,一手推开屋门,高喊道:

“阿妈,我回来啦!青也哥哥也来啦!要多准备两副碗筷呀!”

江蝶花看着兴奋开心的妹妹,笑着摇了摇头,背手低头迈步入宅院,直接进入闺房之中。

于青也跟着也进入村宅中的庭院里。

江家屋宅方正,是村中常见的砖墙土屋,这种屋宅在山城村落随处可见。

唯独江家二女看起来清秀可人,平添了村宅几分花色。

大江村中人便常说江父可是有着好福气哩,怎能生得如此貌美如花的女儿,还是两个。

江家大女儿年芳十九,在大奉其他郡州,早就过了出嫁的年龄。

而江蝶花自从在青阳镇梅骨园子听了几出江湖故事,便一直对那江湖念念不忘,口口声声说要闯荡江湖,不嫁就是不嫁。

闯荡江湖,对于整个山城人来说都是一件奢望的事情,更别说青阳镇辖管的小小村寨,那太过遥远。

但江父又是对女儿极其溺爱的一人,江母在催过两次无果之后,一家人便再也没有提把江蝶花嫁出去这件事了。

江家庭院中,一位村妇打扮的女人在厅房忙碌着,厅房中摆着一张半矮方桌,桌上摆放着菜肴米饭,还有一壶酒,桌子四周放着几个小方凳。

江母看上去是一位姿容普通的女人,相比同村妇人,倒是显得端庄从容些。

女人从厅堂走出,手在衣裙上擦了擦,一边忙活一边冲着于青也笑道:

“青仔来啦,快进屋坐,正好啊,今天做了不少好吃的,来尝尝婶子的手艺!”

于青也笑着回道:“好嘞婶儿,那我就叨扰啦!”

江母往厨房走去,笑着唠叨着:“青仔你先进屋坐着,我去添副碗筷,巧了,应栾那小子今天正好在咱村这边戍守,待会儿和你江叔一起回来!”

于青也看着江母忙碌的身影,笑着应了声好。

昨日与好友赵应栾分别时,他是说了要来大江村值守一项任务,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又见了。

江母钻入厨房,接着便是隔着庭院冲江蝶衣高声训道:“让你个小丫头去喊你阿爹和应栾,这菜都好了,他们人呢,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啊?”

江蝶衣端坐在厅堂桌子小凳子上,望着着于青也吐了吐舌头,笑着道:

“青也哥,你也坐!”

“阿爹带人正好去寨点周边巡逻去了,应栾哥在寨点呢!给他说过啦,说不定马上就到家了!”江蝶衣大声说道。

吱呀!

屋门再次被推开,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依依,阿爹回来咯!哈哈哈哈!”

于青也和江蝶衣一起起身,走出厅堂。

江蝶衣向着来人,脆生生喊道:“阿爹!”

于青也微笑道:“阿叔。”

江鸿峰声音洪亮,道:“青仔来啦!哈哈哈哈!”

“坐坐,正好,应栾那小子今天也在,咱三个大老爷们啄两杯小水酒!哈哈哈哈!”

“阿爹,赵应栾怎么没和你一起?”江蝶花从闺房闻声而出,只见她把马尾盘起,发间插了一支花形朱钗。

于青也闻声看去,真美。

江鸿峰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大咧咧的说道:

“应栾那小子在后头呢!说和他那袍泽战友唠两句。”

“嘿!那小子,过了节马上就是咱流州山阳军的一员了!这次寨点驻扎巡守,都可以佩刀来的!”

每年秋收时间,山南郡每个村落,都会由卫坊选择位置,设置几个寨点,然后由村中村民进行巡守驻扎。

毕竟地处边关,蛮族的秋狩,不见得没有一些蛮子哨虫潜入,刺探一些山南郡军寨村情,有时更是会烧毁一些秋收粮草。

相对来说,离青阳镇,抱泽镇这些核心镇子较远的村子,会有边军驻军巡守。

而像大江村这种离青阳镇仅有二十多里路程的村子,山阳军中会在秋收期间,安排一些卫坊坊士,或者山阳军预备役士兵两两一组,进入村寨点驻扎,协助村民进行驻扎巡守。

江鸿峰是个面容粗狂的汉子,和两个女儿真是没有一星半点的相像,他大着嗓门道:

“青子,你是不知道,应栾那小子跟我说,这次驻守和往年有些不一样,那小子带来了一把南刀,等他们驻守任务结束了,会把那把南刀留在寨点,每个寨点一把!”

“老子自从山阳军退下来后,多久没摸过南刀了!他奶奶的!那手感,真是棒!比婆娘的小手摸起来还有感觉!”

于青也微笑着听着,并不插话。

南刀他还是知道的,山南郡军中佩刀。青刃冷锋,铸刀之时,刀刃封泥,指捏连印,潭间冷水淬火,入手六斤八两,颇有感觉。

于青也当然摸过,这点江鸿峰也知道,谁让于青也家打铁的,便是兵坊林重呢。

江鸿峰满脸兴奋的向于青也说着,完全没注意自己婆娘已经走到他的身后。

江母把手中碗筷顺手交给大女儿,一手揪住自家男人的耳朵:“哟!哪家婆娘的手有感觉啊?你给老娘说清楚!啊?”

“哎哟哟,轻点,疼疼疼!当着孩子们面的,轻点!”

“哟!还知道是当着孩子们的面讲呢!怎么刚才说话的时候不注意着点啊?”

“轻点,轻点,我错了还不行嘛!”江鸿峰求饶道。

江蝶花放好碗筷,眼睛向一边瞟着,一副表情事不关己的样子,妹妹蝶衣捂着嘴偷笑起来。

于青也一旁笑着看着,习以为常了。

“婶儿,这是干嘛呢?我叔又犯错啦?”一身深青色山阳军军服的赵应栾走来,笑着问道。

江母松开揪住男人耳朵的手,愤愤道:“你问你叔,当着女儿的面儿尽说些混账话!”

“错了错了,我错了!”江鸿峰一边告饶一边招呼着。

“应栾,赶紧坐!开饭!”

“青子。”“应栾哥。”

少年今日又相逢,两人相视而笑。

“都不是外人!吃饭,吃饭!”

饭桌上,三个大老爷们酒啄一杯,于青也只觉入喉火辣,胸口滚烫,呛的不住咳嗽。

江鸿峰见状大笑:“哈哈哈哈!小青子,咱们青阳的酒,就是辣的够味!你要慢慢的品!”

赵应栾一口酒闷下,脸憋的通红,强逞着吐出一口气。

江蝶衣在旁拍手称好,江蝶花笑着在一旁为三人再满上一杯酒。

江母在一旁连忙伸手道:“都不要喝太多啊!蝶花倒酒悠着点,你阿爹下午还要去寨点驻守!”

“应栾,青子也少喝点,你们年纪还小,别学你江叔,整天离开不酒!就知道喝喝喝!”

江鸿峰豪迈状笑道:

“哈哈哈哈!小伙子们年龄都不小了吧!应栾今年有十九了吧,和我家阿花年龄相仿,啧啧啧。”

“青子过完年也有十八了!咱山城爷们,那酒是少不了的!”

江母闻言,使出江家必杀技,揪耳朵!

“哟哟哟,少喝点!少喝点!”

席间再起一片欢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