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狩奉 > 第二章 八品劲气境
 
山南郡青阳镇,于青也家宅正堂。

林重不再坐在迎门的长凳上,与于青也分别坐在方桌两侧,一口一口的嘬着小酒,长弓与箭匣竖立在桌脚。

于青也伸手托出十片布块,翻掌依次摊排在桌上:

“好了老林,都在这了,咱们开始吧。”

“没大没小,老子白养你这么多年,复盘!”林重闷下一口酒道。

“这次考验从你进门开始,一共放置了十个目标,箭匣里有九支木箭,进门时候送了你两支,一共十一支。”

“嘿嘿。”于青也从桌角箭匣里抽出布头箭矢,放在桌上。

“从我推门开始,缠着布头的箭矢就已经说明,这次的目标是类似布块的东西。”

少年拿起桌上箭矢,一手捏着布头,一手握着箭杆。

林重的每次考验中,会在“出题”最初就留下蛛丝马迹以应后续。

圆头铁箭裹不裹布条都可以使用,而实际裹上的布块,就是此次目标的形态。

“我承认,这是我的第一个疏忽,为了加快时间,少耗一些心神,我选择以最直接的方式,躲过了两支箭。”

“而现在看来,林爹就是林爹,有深意!”

于青也不动声色的拍了一下马屁,抬头看了一下林重,见他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便抿了一口茶便接着说道:

“长弓和箭夹在大门右侧,是我最熟悉躲避箭矢方向的位置,一开始的心神不够聚焦,十个的目标布块,箭夹中箭矢数量没有看的仔细,是在我摸出最后三箭时才发现的。”

“嗯,继续说。”林重双手搁在桌上,也不抬头,把玩转动起杯子道。

“第四箭追射第三箭箭杆串着的目标布块时,因为视线中没有发现第五目标,略微心急之下箭矢收尾劲力偏离预计,导致第五箭劲力过足,致使箭矢折断。”

木制箭矢本就是林重给予于青也射击的考验之一,箭断,说明技力不均匀,心神不凝实。

“铁器棚旁水槽里的目标,应该是最难瞄准的一个,因为角度的问题,还要考虑目标在水中的折位,以及目标的形状,嗯,那布块是长条形的。”

于青也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但水槽里射中的那一箭,我的感觉很稳。”

“三矢箭的射击是今天最稳的状态,角度,力度,呼吸手感都到位了,是我今天自我感觉最满意的环节。”

“最后一箭,嗯,最后一箭是我临时尝试。”

于青也抿着茶水,望向林重,后者抬眼望着他,似乎在等他接着说下去。

“三矢箭摸出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最后一个目标也不难找出,如果以目标是敌人伏击点来判断,四方上下都有可能存在敌人,而通过前九个目标的射击考验,只剩脚下一个地方,那也必然是你考验我的第十个目标,也是最后一个目标。”

“所以了?”林重喝了一口酒道:“所以最后一个目标就尝试你那半吊子的吐劲成箭?”

“战场上瞬息万变,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敌人会在从哪里出来,杀你个措手不及,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敌人会有多少后手会至你于死地。知道的,大概不死也废了,呵!”

“你的敌人不会给你时间让你去发现他,瞄准他,然后再仰着脖子让你杀死他,时机、战机很重要!抓住机会,一击必杀!”

林重语气森然,注视着于青也道:

“如果不是你第十箭使出劲气,那么你今天的考验便是失败了!”

一个目标一个敌人,没有第十支箭射杀敌人的于青也,最终就是被置于脚下的第十目标“反杀”。

两人间微微沉默。

林重看着低着头聆听思考的于青也,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八品了?”

于青也道:“差不多吧?”

“这个待会儿再说,我们继续复盘,”林重覆上之前把玩的那只杯子,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呷了一口:“战场上对战,考验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力气大小,武功高低,你要计算敌我双方各有的筹码,力气和武功不过是其中的筹码而已!”

“从你推门开始的这场考验,只能算对战模拟简化中的简化,你只需要找出目标位置,掌握自身持有资源,进行战术战场的切割,心神,体力,箭矢数量的合理利用和分配!”

于青也端起水杯,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水,手指拨动旋转着杯子,安静的听着林重来复盘这次考验。

“第一箭的红色目标,是人下意识的选择,相比青色、灰色,这也是我刻意设置引导你的结果。”

“在你躲开布头箭矢翻滚入门,取下弓箭的时候,从那个角度,你其实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青石后的目标,但是因为那目标布块与青石颜色的相近,以及视线里鲜艳红色的对比,你下意识的忽视掉了最先看到的目标布块,选择了院子西侧大树下面的红色目标布块。你仔细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错?”

于青也顺着脑海中的复盘向堂外看去,原本大门后长弓箭夹的位置,他在脑中回想着入门摘弓时的场景,是真可以击中青石后的目标布块。

不理于青也的沉思,林重接着道:“第一箭如果你选择青色目标,在你开第五箭时的跳跃体力,是不是就可以节省下?”

“每一次战略战术的选择,必然要为它付出等同的代价。你以为最优的作战方案选择,其实是别人在故意引导你做的选择,消耗了你相比更多的心神精力,而战场上每一分精力与心神,都有可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明白了。”于青也微微点着头,脑海中不断进行着这场考验的推演。

“第六箭的目标是在水中,形状也有别于别的目标布块,我把它设置成条形,从你站位拉弓的角度,视野里显得较低一些。这不是你前几箭射击目标的角度和形状,在细微程度上,我感觉到了你的不适,而你在迅速调整后,这一箭凭感觉开弓,效果倒是不错的!我说的对吧,青子?”

“嗯!”

“敌人不会因为你的不适,你的习惯,而变成你想要的状态,所以找对感觉,一个字,只管杀!”林重起杯满饮。

“之后的三矢箭,不错!从之前的不适状态能做出迅速的调整,面对迎面的敌人,就要时刻保持冷静!三支箭的角度,力度可以说是你今天射出状态最佳的三箭!”

听到林重对三矢箭的评价,于青也嘴角微翘。

“青子,你这个第十箭…”林重抬头望向于青也。

于青也闻声抬头,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对望着林重道:“嗯,算是入八品了吗?”

林重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他,又带着隐隐的凝重,随手向院中打出一道劲气落入水池。

嗤!

激起一道水花。

这个距离,至少三丈远。

林重把桌上那片完好无所的灰色布块向于青也那边推了推,十片布块,只有那片灰色的丝毫没破损。

于青也被林重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不觉想到以前讲到的武道品境。

大奉王朝武道挂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弱。

下三品炼体,中三品脱凡,上三品入圣。

修习武道,自习武开始,外练筋骨皮,内炼一口气。

武道九品入门即是相体境,习武之人,只要上练上一些年岁,皆可称为九品武夫,故而九品相体境武夫,就以战力算,可以说是参差不齐。

武夫绕不过江湖,江湖九品,多如过江之鲫。

体质根基厚薄,习武资质优劣,修习功法强弱,天材地宝辅益等等,决定了九品武夫的战力强弱。行走江湖,说一句老子我是武道九品,没多少人耻笑,但也没多少人会当一回事。

九品之上继而登高,就是八品劲气境!

也就是于青也做到的“吐劲成箭”的武道品境。

出拳速度够快,带动的是拳风拳劲。

八品劲气境,便是把丹田一口气随出手打出,由劲运气,造成内劲的叠加。当然,内劲的用途各种各样,“吐劲成箭”也只是劲气境的一种手段,劲力稍弱而已。

丹田劲气外吐,首先要求武者丹田气海至少有一定的存货,没存货那可真是只能吐个气儿了!

经脉的宽广坚韧,足够在交手的电光火石间,能承受并快速的搬运丹田气劲外吐发力。

相体境是迈入八品的基础,打造好一个坚韧的体魄,才可以尽可能的支撑劲气境的气力搬运。

不然相体境未练好,体魄不稳,丹田气海运气一半,随着经脉行走耗散,未吐先没,或者一次丹田搬运打出一拳,便废掉一条手臂,那还打个毛。

所以相体境是武道九品重中之重的基础,武道登高越高,底子厚薄的优劣就越明显。

八品境不见得完胜九品武夫,一定条件下的下三品武夫,九品也能胜七品!

“九品有强弱,八品当然也有强弱,”放下手中的杯子,林重看着于青也道,“你觉得你与自己对抗,一个使用劲气,一个不使用劲气,哪个能赢?”

于青也,八品境对九品境。

“九品吧?”于青也不确定道。

低头闭眼再睁眼,再闭眼,少年脑海中不停进行着推演。

林重在旁默默的看着,不接话也不再主动说话。

慢慢的,于青也睁开了眼睛,眼中得意之色敛去,剩余尽是涩意。

“明白了吗?”林重问道。

“嗯,明白了!”于青也缓缓答道。

“以我那样的八品劲气,战斗中只会消耗更多的心神,耗费更多的心力,偶然一招的威力也许会增大,但是对战时机却失掉很多,同时相等的状态下,未使用生疏劲气的九品的我,更能抓住时机,找到机会干掉八品的我。”

少年揉了揉有些酸胀的手臂,接着道:“嗯,对战时的心神消耗,以及后劲长短对这样对战的程度来说,都有很大影响,”

于青也涩然的说道,“我推演了十次,我的九品对八品,八比二,九品赢八。”

两人对视,于青也道:“我得再去多练练。”

林重听着,嘴角不觉弯起,抚掌笑道:“知道就好,臭小子,老子就喜欢你能反思,意识到自己不足的样子,像老子教出来的娃!”

于青也撇嘴。

每次经过林重的“考验”之后,必然要坐下来一起推演得失,弥补推进,这也是他非常乐意去做的。

用祠堂张夫子的话说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温故而知新,悦乎悦乎。”

“青子,劲气外吐,是进入八品境的标志,但不代表之后的修炼,就不需要再打熬身体,武道进阶每进一品,都会对之前的品级有更深的理解,同时也该更加重视一路走来的品级阶段!”林重敛去笑容,正色道。

“我明白了,林爹。”于青也郑重回道。

暮色渐入堂,对坐的两人一人饮茶,一人喝酒。

“山城啊山城。”林重拍着腿,欲言又止。

他抽起酒壶,一滴酒滴入口中:“青子?”

“嗯?”

“今天去后山溪涧了?”

于青也低头,轻轻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后山有什么果子没有,明天再去的时候摘一些带回来尝尝。”

于青也沉默,昏暗的厅堂看不清两人脸上的表情。

“青子?”

“嗯?”

“晚上吃什么饭?”

昏暗厅堂里,两人对坐,又是一阵沉默。

“徐姨做的粉蒸莲藕挺好吃的。”于青也低头道。

“还是算了吧,”林重讪讪道,“街口那馄饨面也挺好,待会儿你去买两份!”

“丁爷爷让我问你,有没有给他带烟叶。”

“里屋桌上,明天一早我给丁老头顺路带过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