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八章 判卷
 
第二天,李修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精神,很快就有人送来了试题。

  今日考的是策问,就是朝廷向学子问策,大多都是关于如何治国或者是如何赈灾之类的题目。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李修涯打开试卷,上面有简单的一行字:秦楚伐燕,何为?

  如果秦国和楚国攻伐燕国,燕国该怎么办?

  李修涯微微愣了,随后笑了笑。

  这种事李修涯虽然不懂,但是并不妨碍李修涯发挥想象力,谁还不会指点江山了?

  策问与八股不同,没有绝对固定的格式,李修涯答起题来比昨天轻松多了。

  还没到晌午时分,李修涯便已经在草纸上写好了文章。

  吃过午饭,随后便将草纸上的内容抄了一遍,除了字依然很丑之外,李修涯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中个举人应该不难。

  做完题,李修涯就有些百无聊赖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李修涯基本都在观察对面那哥们抓耳挠腮的模样。

  第二天考完,李修涯觉得这科举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八股文难写了点,好像也没有想象中困难嘛。

  零基础教你学会如何考科举,李修涯觉得自己天赋异禀啊。

  第三天的考试是李修涯最不用担心的,诗赋李修涯最有信心。

  无论出什么题目,李修涯都有背诵并默写全文的底气在,虽然诗赋占的比重最轻,但也是李修涯最大的拉分项。

  若是能写出一首绝佳的诗赋出来,高中的概率也会大很多。

  毕竟评判试卷的是考官,遇到自己喜欢的诗词或者文章,难免会打出高分。

  这也是应试技巧之一,做题不是给自己看的,是给考官看的。

  李修涯唯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字。

  听说古代有这项评判标准,若是字太丑,是绝对不让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很快,第三天的考试开始了,题目是:谁云湘水。

  李修涯愣了愣,随后笑了,这不撞枪口上了吗?

  李修涯读过的诗赋算不得太多,但是有些名篇李修涯还是知道的。

  湘水李修涯不熟,但是洛水李修涯熟啊,把洛神改一改,改成湘神,一片绝美的诗赋不就在眼前?

  李修涯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随后便开始了抄书的工作。

  洛神赋李修涯其实也记得不是很完整,但是没关系,只要把那些个传世名句写上去,有些许的瑕疵完全可以接受嘛。

  总的来说,三天的乡试虽然有些疲累,休息得也不好,但是李修涯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

  黄昏时刻,李修涯从贡院门口走出,谢伊人和云烟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不过今天云烟恢复了往常素雅的模样,不再作魅惑状。

  “相公。”见李修涯出来,谢伊人惊喜的迎了上去。

  “伊人。”李修涯也微微一笑,不过眉眼之间有些许的疲倦。

  谢伊人心疼道:“相公累坏了吧,我们回家吧。”

  “嗯。”李修涯轻轻点头。

  几人虽然瞩目,但是众多学子也都有些累了,没几个有心情欣赏美人的。

  云烟见谢伊人扶着李修涯,伸手接过两个食盒,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

  李修涯也的确有些累了,笑了笑便跟谢伊人和胡岩离开了。

  云烟目送三人出城,自己也回了如意楼。

  乡试结束,接下来便是判卷了。

  负责此项任务的是姑苏地方提学使以及下属的学正等人。

  糊名之后,众人都不知道谁是谁,不过今年没几个有名气的才子参加,最有名的恐怕还是孟兴元了,也没人敢走后门什么的,众人倒也公正。

  突然,提学贺知书拿起一张试卷,卷上字体扭捏,极为不喜。

  “现在的学子都是如此吗?连字都写不好,还敢来考试?这样的人我等若是敢录取,岂不是有负圣恩?”

  贺知书很生气,这字也太丑了,一点也不像是读书人写出来的,反而像是三岁孩童启蒙时写的字,这是秀才?这是秀儿吧!

  至于内容,贺知书没工夫研究,直接扔在地上,按照惯例,这篇文章已经被打了死刑。

  这篇文章自然就是李修涯的,虽然李修涯知道卷面分很重要,但是他的字实在是难看极了,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

  很快,李修涯的第二篇策论也被一位评卷官员扔出,众人不用看也知道这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李修涯的考舍是甲字号,文章顺序虽然被打乱过,但是李修涯仍然是最先被考官看到试卷的那一批人之一。

  贺知书等人正判卷时,萧鼎从门外走进,众人见了连忙给萧鼎行礼。

  “见过抚台大人。”

  萧鼎连忙道:“诸位大人辛苦了,本官给诸位大人送些茶水,且稍待歇息再继续吧。”

  贺知书道:“为朝堂选贤举能,不敢言辛苦二字。”

  萧鼎笑道:“本官知道诸位大人勤勉,本官也不能帮忙,但是夜已经深了,诸位还是吃些东西喝口茶,恢复一下精力才是。”

  贺知书犹豫了一下,虽然时间紧迫,众人必须连夜批改,不过众人也累了,吃些东西也好。

  “那就多谢大人了。”

  “贺大人客气了,本官就告退了。”萧鼎见贺知书松口,笑了笑让人送上食物,随后就要退下。

  他来这里本就不合规矩,不过聂含山知会他要拿到李修涯的试卷,所以萧鼎才会从吴州赶到姑苏。

  “嗯?”萧鼎看着脚下的试卷,以为是不小心滑落的,就顺手将之捡起来放在一位官员的桌子上,随后退出。

  众人吃完东西,贺知书道:“诸位,继续吧,七日内,我等要决出今科举人,任务艰巨啊。”

  “是,大人。”

  众人回到位置,一官员看到刚刚被自己扔掉的试卷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桌子上,微微惊讶,但是马上想到了刚刚萧鼎来过。

  难道此人是萧鼎的人?萧鼎认出了他的试卷,所以故意放在桌子上,这是给自己的信号?

  这人眼神一动,不管是不是,先看看再说,萧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如果内容实在太差,那就算是得罪萧鼎也无所谓。

  萧鼎可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举被人解读成了这样,他只是默默在外面等候众人判卷结束。

  官员仔细看起了李修涯的文章,这篇是李修涯的策论。

  李修涯的字虽然难看,但是官员也还能认识,只见李修涯开篇就写到:远交近攻,驱虎吞狼。

  官员微微震撼,随后神情肃穆的看了下去。

  看完之后,官员有些纠结,随后还是用笔划了一下,随后起身来到贺知书面前。

  “贺大人,这篇文章,请大人复判。”官员给李修涯的卷子画下一个圆圈表示通过,但也知道之前贺大人也丢掉一张字迹一样的试卷,所以马上就想请贺知书复判一下。

  自己给了过,如果贺大人不过,那萧鼎最后就算生气,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来。

  何况这篇文章的内容的确让他颇为震撼。

  贺知书抬头,随后看到了官员手中的文章,马上怒骂道:“刘大人什么意思?这样的字迹,还有何复判之说?”

  刘大人连忙道:“贺大人息怒,且仔细看看文章,下官觉得,很好。”

  “很好?”贺知书就要大发雷霆,但是又想到这位刘大人平日不是这般莽撞之人,只好忍着怒气接过文章看了起来。

  贺知书一字一字的看,眉头本就皱在一起,越看,皱得越深。

  刘大人惴惴不安的看着贺知书的表情变化,心里也有些没底。

  “合纵,连横。”

  贺知书看完,低声喃喃道。

  “贺大人以为如何?”刘大人见贺知书面带犹豫,轻声问道。

  贺知书没有说话,反而从脚边捡起自己扔下的文章看了起来。

  第一篇八股李修涯写得并不算好,主要还是格式问题,不过贺知书看完之后,心情却更是复杂了。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

  贺知书微微叹了一口气,“取他为最后一名吧。”

  刘大人一愣,“诗赋不看了吗?”

  李修涯的字在众多学子之中实在是显眼,要找出来一点都不难。

  贺知书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道:“找出来给我看看吧。”

  不一会,李修涯的湘神赋就送上了贺知书的案前。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好词...”贺知书一声赞叹,但是脸上的纠结更甚了。

  “这字,实在是丑了点。”

  刘大人适时帮腔道:“朝廷取士首重人品才华,这字可以再练嘛。”

  贺知书微微点头,不过却还是道:“还是取为最后一名吧,文章策论虽然都有独到见解,但是通篇下来,也有些言之无物,若是经过打磨,应该会更好。”

  刘大人微微躬身,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人也算是自己点的,若是被贺知书拒了,也挺没面子的。

  贺知书拿着李修涯的策论又看了一遍,似乎觉得很有可行性,便命人抄了一遍,接着请萧鼎派人送往燕都给聂含山。

  因为此题本就是聂含山出的,贺知书也是知道的,他觉得写得有些道理,所以想让聂含山也看看。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就是李修涯写的罢了。

  李修涯还不知道自己起起伏伏,差点被人给刷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