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七章 乡试
 
乡试秋闱终于开始了,一大早谢伊人就起来为李修涯准备考试时候的吃食。

  李修涯几乎是被谢伊人从床上拉起来的,天色尚且蒙蒙亮,李修涯像个死人一样被谢伊人洗漱打扮,好像不是去考试,而是去结婚。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胡岩和谢伊人一起送李修涯进了姑苏城。

  姑苏城东南,考场前有兵士衙役把守,虽还没有开场,但是也已经围了不少学子在了。

  谢伊人伴着一脸丧气的李修涯身边缓缓走过,引起人群一阵惊呼。

  纷纷羡慕李修涯,恨不得取而代之。

  “相公要加油啊,就算这次不第也没关系。”谢伊人轻轻的帮李修涯整理衣襟,一边温柔的向李修涯叮嘱,试图缓解李修涯的紧张。

  李修涯轻笑道:“是我考试,我怎么感觉伊人比我还紧张?”

  “这可关乎相公的前途啊,怎么能不慎重?”

  “难道不走科举之路,便毫无前途可言了?”

  李修涯心里倒是并不怎么在意,反正当官也不是他的愿望。

  之所以还来参加乡试,也是想有功名傍身,不至于饿死。

  “修涯兄?”

  背后程鹏与闻先成叫了李修涯一声。

  李修涯转头笑道:“你们二位也来得挺早的啊。”

  两人见谢伊人依偎在李修涯身边,眼睛直直的瞪着。

  李修涯拉了谢伊人一把,随后对两人说道:“这是内人伊人,让两位兄台见笑了。”

  闻先成道:“有如此如花美眷,怪不得当日诗会修涯兄连萧小姐和云烟姑娘也不曾多看一眼,如此艳福,真是羡煞旁人啊。”

  谢伊人闻言一喜,轻轻向闻先成两人行礼。

  “伊人见过两位公子。”

  “客气,客气了。”

  两人连连摆手,好像谢伊人的礼有多重似的。

  正此时,远处又出现一道曼妙的身影,手里提着食盒,脸上挂着微笑一步步走近。

  云烟今日穿了一身大红,好像要出嫁似的,妆容精致,眉目之间尽是妩媚,完全不似平常素雅的模样。

  “这不是如意楼的云烟姑娘吗?她这是来干嘛的?”

  “难道是有那个相好今日也参加乡试,前来送行的?”

  虽然云烟与平时不同,但很快也被人认出来了。

  闻先成叹道:“云烟姑娘平时都以典雅示人,今日这般,更添魅力啊。”

  李修涯也微微点头,不得不承认,云烟的这副妆容杀伤力非常大。

  “她过来了。”

  见云烟慢慢走近,程鹏有些兴奋。

  李修涯感受到手臂上的力道,低下头,见谢伊人一脸警惕的看着云烟,撅起的小嘴怕是能挂起手中的食盒了。

  李修涯无奈一笑,轻轻拍了拍谢伊人的手,随后往后退去。

  “李公子,见到云烟为何要走?”

  李修涯刚刚抬起的脚步,闻言又停了下来。

  “云烟姑娘,真是好巧啊,今日怎么有空来这贡院?”

  程鹏与闻先成连忙拱手:“云烟姑娘。”

  云烟轻轻点头,然后越过两人走到李修涯身前。

  “云烟听人说,若是女子身穿红衣送行,必将高中,李公子你看,云烟今日好看吗?”说着,云烟摆了摆衣裙。

  李修涯笑道:“青丘有狐,名曰九尾,行人见之,莫不迷焉。这个问题不必问我,姑娘回头看看他们吧。”

  云烟没有回头,反而有些生气。

  精心打扮一番,不仅不领情,还骂人是狐狸精?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确实在做狐狸精,而且还相当的明目张胆。

  想到这里,云烟顿时不觉得生气了,反而觉得李修涯是在夸她漂亮。

  云烟没有回头,柔声道:“今日是公子的大事,云烟特地来送公子的,希望公子一举成功。”

  李修涯还未答话,谢伊人道:“云烟姐姐费心了。”

  李修涯不明白,自己都快指着云烟的鼻子骂了,怎么云烟还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

  刚刚一句话出口,李修涯都做好了挨耳光的准备了。

  而周围众人此时却不仅是羡慕,反而是嫉妒了。

  姑苏有名的舞姬云烟居然为一个男子送行,这样的八卦也算不大不小了,但多少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连带着李修涯也被人多看了几眼。

  正在这时候,贡院大门打开,一衙役大喊道:“开场,请诸位学子一一验明浮票进场。”

  浮票就是类似准考证一样的东西,上面记载了考生的身份信息。

  李修涯道:“进场了,我先去了,你们离开吧。”

  “胡岩大哥。”谢伊人从胡岩手中接过早已经准备好的吃食递给李修涯,“相公,吃食你拿好。”

  云烟也道:“云烟也准备了些,请李公子一并带上。”

  李修涯有心拒绝,但见云烟一脸期待的模样,心里又有些不忍。

  程鹏催促道:“修涯兄,还是快走吧,耽搁了时辰可不好。”

  李修涯这才接过食盒,一左一右两份食物,转身走向贡院。

  三人先后排序,闻先成酸溜溜的说道:“没想到云烟姑娘居然倾心修涯兄,真是让人好生嫉妒啊。”

  程鹏却道:“修涯兄有绝世诗才,有几个倾慕的女子不是很正常的吗?”

  张寒的事,他们两人也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所以对于李修涯,除了惊奇,就只剩下佩服了。

  李修涯道:“你们可不知道,这云烟虽好,但是我是有伊人的,这些日子云烟每日都来寻我,我已无计可施了。”

  两人只当是李修涯在凡尔赛,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这有何难,修涯兄将云烟纳为妾室,从此享尽齐人之福不是更好吗?”

  李修涯当然想过,云烟这般漂亮,李修涯说不心动肯定是假的,但是...

  “不行,伊人不喜欢云烟,也不同意此事。”

  两人愕然,没想到李修涯还有惧内的毛病。

  “话说修涯兄何时娶亲的?怎么没听修涯兄提起过,这喜酒也没来得及喝啊。”

  “改日,改日。”

  三人正闲聊时,很快就轮到三人进场了。

  “浮票。”

  “陈安县李修涯,年十九,面净无须...”

  核对了一下李修涯的模样信息,守门的衙役放李修涯过去,随后就是检查李修涯的随身物品以及食盒,看是否夹带小抄之类的东西。

  最后告诉李修涯考舍信息便放李修涯进去。

  三人自然被分开了,李修涯独自来到自己甲七的考舍,仔细一看,就像是前世的出租单间一样。

  一张床,床上铺满了干草,面向明道有一张桌子,上面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好了。

  李修涯把东西放下,随后靠在床上闭目准备考试。

  很快,第一天的考试开始了,今天考的是东元经典,也是李修涯最担心的一场。

  他了解不深。

  衙役们依次给众人发放试题以及试卷草纸,李修涯打开试卷一看,上面只写着一行字:德怨相报,何也?

  这句李修涯知道,出自东元典卷十三,原文是:恩相教,德也,怨相教,隙也,德怨相报,何也?

  李修涯嘴角一勾,这题我熟啊。

  所谓应试技巧,就是研究怎么拿到不会的题的分数,但是显然,这题李修涯会啊。

  而且深入研究了几篇范文,李修涯只需要写出一篇锦绣文章来就好。

  不过李修涯也不敢大意。

  他的毛笔字实在是太丑了,而且也很容易写错字,若是贸然动笔,很有可能会出问题。

  铺开草纸,李修涯开始奋笔疾书。

  现在草纸上写一遍,然后再抄在试卷上,这是最为稳妥的方法。

  这题对于众人来说都不算难,李修涯看见自己对面的考生也开始在草纸上做题了。

  写了小半天,李修涯才写五六十字,看了看别扭的字体,李修涯有些难受。

  这字他是练过的,不过怎么也练不好,而且繁体字又多,李修涯很不习惯,只能说勉强能让人认识罢了。

  别看只是一题,但是让李修涯做一天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期间还吃了顿饭。

  与其他学子准备的食物不同,谢伊人给李修涯准备得很丰盛,不仅有充饥的面饼,还有肉干果脯,而云烟的食盒里则是一些糕点,卖相好,味道也不错。

  李修涯吃得很满足。

  傍晚十分,李修涯很是满意的看着衙役将自己的试卷收走,随后躺在床上,准备和衣而卧。

  八月的姑苏还有几分闷热,倒也不必担心会着凉。

  同时,远在燕都的聂含山还没睡下。

  “等考试结束,派人把李修涯的试卷偷偷送来给我。注意不要让人发现。”

  胡爷微微躬身,随后道:“第二日的策问题,大人觉得李公子会有何解答?”

  聂含山微微一笑,“我也很是期待啊,这小子想法多,说不定会有惊喜。”

  乡试的题目虽然不归聂含山出,但是姑苏是萧鼎的地盘,派人知会萧鼎,然后影响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聂含山眼中有些忧虑,叹道:“燕都正是暗流涌动之时,但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楚、秦甚至是陈都有狼子之心,这篇策问,我不仅是要问李修涯,也是想问问天下的学子,他们有何良策。”

  聂含山用心良苦,也满怀期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