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江山无策 > 第十三章 没安好心
 
“李公子怎么独自坐到这里来了?”

  李修涯悠悠哉哉的喝着酒,突然背后传来好听的声音。

  李修涯回头,正是云烟。

  “这是张兄的高光时刻,我在身边不是碍事吗?你没见程兄与闻兄也坐在另一头去了吗?”

  云烟巧笑嫣然,坐到了李修涯的对面。

  “一个人喝酒想必有些寂寞,公子若是不嫌弃,让云烟陪你如何?”

  如花美眷要陪着喝酒?李修涯有些心动,不过料想这女人估计已经起了疑心。

  李修涯心中有计较,便拒绝道:“以云烟姑娘的身份,我哪敢让姑娘作陪呢?待会这些个风流公子不得打杀于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云烟柔柔一笑,“云烟现在不过就是个挂在如意楼的舞姬罢了,能陪公子喝酒,是云烟的荣幸才是。”

  李修涯有些无奈,只好道:“姑娘刚刚说什么?”

  云烟愣道:“云烟说自己不过是个舞姬,身份...”

  “前面一句。”

  “公子若是不嫌弃...”

  “嫌弃。”李修涯端起酒壶离开了,留下笑容僵在脸上的云烟。

  云烟长得自然是极美的,李修涯并不愿意恶语相向,但是她太烦了,虽然有些冲撞,不过想来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也就无所谓了。

  云烟好半天才回神,心里自然升起怒气。

  就自家这容貌身段,不知道多少风流才子倒在石榴裙下,怎就你李修涯如此看轻与我?

  诗才好又如何?在场的那个不是身负才气的年轻公子?偏偏就你有才华吗?

  有才华就可以如此高傲吗?

  云烟脸上忽明忽暗,在烛火之间看不清表情。

  “唉。”

  角落黑暗,只留下微微的一声叹息。

  李修涯来到二楼,整个大厅灯火通明,李修涯看着张寒被众人围在当中,不由笑了。

  “昔日龌龊不足惜,今朝放荡思无涯。张兄啊张兄,往日别人的轻贱一去不返了,不过你可要维持好你的高冷人设啊。”

  虽然张寒的诗引起了一阵骚乱,但诗会还要继续,众人也各自回到位置,孟兴元也上台了。

  “第二首是仍是张兄得了头甲,实至名归,第三首,诸位学子可要好好加油啊。”

  孟兴元面带笑容,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第三首诗的题目,就由杨老先生出题吧。”

  杨老先生就是几个老者中年纪最长的。

  杨老上前拱手道:“诸位,月题之后,最应景的应是以酒为题,但是刚刚张公子的诗已经珠玉在前,老夫认为酒已经不合适为题,所以这第三首诗,老夫想换个题目。”

  孟兴元心头一惊,这几人他请得匆忙,所以有很多事都没有交代,本来约好第三首以酒为题的,他刚刚已经酝酿很久了,这突然要换题,孟兴元可就吃了大亏了。

  毕竟第二首的二甲还是他。

  杨老道:“去年,北方楚国寇边,定北侯韩图率军与楚国在边关打了一仗,双方各有损伤,这第三题,不若就以这军武之事为题吧,也希望大燕强大,再无边境之祸。”

  杨老一言既出,众人无不惊讶,同时也很为难。

  姑苏地处大燕腹地,边境之争对于众人来说太远了点。

  杨老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笑道:“这题虽然不太契合,不过却是老夫的一点期盼,诸位学子,请吧。”

  李修涯坐在二楼的阴影处,看着杨老脸上的微笑,也轻轻笑了。

  “看不出来这老头还有几分家国情怀,倒是让人另眼相看,以军武为题的诗吗?”

  李修涯的思虑飘向远方。

  张寒都没仔细听杨老说了什么,他只知道,李修涯不见了。

  张寒有点慌,但是又不敢离开座位,只好使了眼色,让程鹏和闻先成来找李修涯。

  另一边,云烟回到萧幼凝身边,有些闷闷不乐。

  萧幼凝见云烟情绪低落,低声问道:“怎么了?刚刚去哪了?”

  云烟看着萧幼凝,脸色一正,问道:“幼凝,你觉得我漂亮吗?”

  萧幼凝柔柔一笑,“人间绝色,倾国倾城。”

  “那他还敢嫌弃我?”云烟喃喃自语。

  “什么嫌弃?”

  “没什么。”云烟摇头苦笑,“第三首诗是什么题目。”

  萧幼凝见云烟恢复如常,也不在意,回答道:“杨老先生出题,军武之事。”

  云烟微愣,“这倒是有些难为这些才子了。”

  萧幼凝却道:“所谓文武之才,那才是我萧幼凝的理想夫婿。”

  “那你的要求挺高的。”

  张寒有些着急了,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绷不住了,眼神不断的环视整个大厅,可就是没看到李修涯的身影。

  云烟抬头望向二楼阴影处,那里有一个人,她知道。

  闻先成在大厅里逛了一大圈,最后终于上了二楼找到李修涯。

  “修涯兄,怎还在这里如此清闲?张兄都快火烧眉毛了。”

  李修涯笑道:“镇定,如此急躁,怎么能得到萧家小姐的另眼相看呢?”

  闻先成道:“那是张兄自己的事,不过张兄已经如坐针毡,还是请李兄快快下去吧。”

  闻先成确实不怎么着急,不过张寒是他们的好友,也会替张寒担心而已。

  李修涯看着楼下众人,突然觉得没了兴趣,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城门还有几时关闭?”

  闻先成一愣,随后道:“看时辰,应该还有两刻钟。”

  半个小时吗?应该也够了。

  “你把这首诗带给张兄,就说我先走了,改日一定赔罪。”

  李修涯缓缓念出一首诗: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李修涯饮尽杯中之酒,留下错愕的闻先成,起身沿着扶梯下楼,醉醺醺绕过人群,往门外去了。

  云烟一直关注李修涯的动向,见李修涯离开,连忙追了出去。

  “云烟?”萧幼凝见云烟慌乱的起身,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才子们自然也注意到了云烟跑出了门,但诗会继续,有些人有些犹豫,却也没有过多关注了。

  李修涯喝了不少酒,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这一刻,他觉得孤独极了,自己与这世界,终究还是有些格格不入。

  “哈哈...”李修涯狂笑着,指着天上的月亮,眼神一阵恍惚。

  显然,李修涯醉得不轻。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隔...画不成。”

  云烟站在李修涯背后几步,听得李修涯孤独至极的吟唱,心头不免一动。

  明明不到弱冠之年,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落寞?他经历了什么?

  云烟情不自禁跟在李修涯背后。

  李修涯摇动着身体,往城门的方向走去,此时刚刚入夜,还没有宵禁,周围人家的商铺的灯火还亮着。

  城门前,李修涯越过几个军士,出了城,然后扶着城墙一阵狂吐。

  突然,一双纤纤玉手轻轻的拍着李修涯的背。

  李修涯回过头来,见是云烟,醉醺醺的笑道:“云烟姑娘还真是锲而不舍啊,追着我,究竟有什么事?”

  “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哈哈...”

  李修涯哈哈大笑,随后朝着家里走去。

  夜色漆黑,李修涯本就喝得烂醉,走起路来一摇三晃,云烟虽不知道李修涯家住何处,不过这般情况,自然不能让李修涯一个人回去。

  虽然她也很怕黑暗,不过扶着李修涯的肩膀,倒是安心了很多。

  幸好,聂含山的小院并不算远,路也不难走。

  路过一片阴森的竹林,云烟看见了门口还挂着灯笼的小院。

  “李公子,是这里吗?”

  云烟低声问道,李修涯抬起头看了一眼,笑了笑,随后大声道:“伊人,我回来了。”

  喊了两声,李修涯许是心安,身体放松,倒了下去。

  “小心。”云烟眼疾手快撑住李修涯,却发现李修涯已经睡着了。

  谢伊人还在房间里并没有就寝,突然听到门外李修涯的声音,连衣服也未整理就跑了出来。

  打开门,只见李修涯脸色微红,一脸笑容的整个人挂在一位女子的身上,昏暗的灯光映照着女人的脸,露出惊艳的容貌。

  见女子负担着李修涯已经非常辛苦,谢伊人连忙上前扶住李修涯的肩膀。

  “相公。”

  两人架着李修涯就往院子里走去。

  “胡岩大哥快来帮忙啊。”

  胡岩也听到了李修涯的声音,只不过没有向谢伊人这般急切,出了房门便看见谢伊人与另一个美丽女子扶着烂醉的李修涯,胡岩连忙上前架着李修涯。

  “将相公送去房间,我去给他打点水。”

  胡岩点点头,谢伊人转身去了厨房。

  云烟又被丢在了原地,正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谢伊人端着水盆走了过来。

  “多谢姑娘送我家相公回来,请姑娘先到客厅稍待。”

  “夫人客气了。”

  谢伊人来到李修涯的房间,用毛巾给李修涯擦脸。

  眼神不禁有几分幽怨,这才出去一天,居然带女子回来了,而且还是位绝色的女子,谢伊人不免有些吃味。

  不过见李修涯喝得烂醉都要回来,心里又不由得安慰。

  安顿好了李修涯,谢伊人来到客厅,见云烟正坐在李修涯常坐的位置上发呆。

  “姑娘,今日之事多谢姑娘了,相公他好酒贪杯,还劳烦姑娘不辞辛苦将他送回,伊人真是不知如何感谢姑娘。”

  云烟笑了笑,轻声问道:“夫人是李公子的妻子?”

  谢伊人眼神一滞,李修涯的确是她相公,可是自己这算是妻还是妾呢?

  云烟道:“云烟倾慕李公子才华,不知李公子是否有纳妾的想法?”

  谢伊人大惊失色,这女人果然没安好心,居然想跟她抢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