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江山无策 > 第八章 云舟诗会
 
时间过得挺快的,很快就是八月乡试了。

  李修涯倒是挺有信心的,毕竟作为华夏的学生,虽然不是最拔尖的,但李修涯也非常擅长考试。

  李修涯了解过了,乡试的考试范围分为东元经典、策问以及诗赋,分三天考,听起来挺复杂的,不过仔细研究一下,李修涯觉得还可以接受。

  李修涯本是陈安县人,院试成绩一般,虽然勉强得了个秀才功名,但是在姑苏一带也没什么名气,不过好歹也有三五个同学,乡试在即,纷纷差人找李修涯赴宴一起研究研究学问什么的。

  使者几番周转,居然还是找到了李修涯,真是怪哉。

  李修涯摸不清楚原主与这几人的关系如何,所以不敢轻易拒绝。

  “请回禀张兄,明日我必到。”

  “那公子,小人告辞了。”

  “请。”

  送走使者,李修涯有些郁闷。

  明天在场的人恐怕自己一个人都不认识,怪不舒服的。

  “相公可有烦忧之事?”

  谢伊人见李修涯面露难色,关心问道。

  “不过是些琐碎之事,伊人不必担心,明日我要去姑苏一趟,或许要很晚才会回来,若是赶不上城门关闭,也许就不回来了,你与胡岩就不用等我了。”

  “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办,需要伊人帮忙吗?”

  李修涯笑道:“乡试在即,几个同窗邀我赴会,我不好推辞,也没其他事。”

  谢伊人点头:“那便好。”

  第二天,李修涯早早就来到了姑苏城。

  自从聂含山娶亲那日,李修涯就再没回过城了,算起来也有两个多月了。

  如意楼李修涯知道,姑苏城内的销金窟,每个百八十两都不够睡上一晚的。

  同时,如意楼也是众多风流才子的聚集地,常有才子在如意楼吟诗作词,再由如意楼的姑娘唱出,也算是一时佳话。

  今日李修涯等人的聚会就在如意楼。

  宴会排在中午,李修涯倒也不急,先回了趟衙门跟知府大人道个谢,感谢他多日的照顾。

  没想到知府的态度比李修涯还恭敬,想必是聂含山的原因,对此,李修涯也挺无奈的。不过也由他去了。

  心中也暗自决定,若自己真的腾发了,应不能忘记这些在自己危难之时出手相助的人,早晚必要回报。

  如意楼最热闹的时候肯定是傍晚,不过今日不同,姑苏一带有名的云舟诗会把如意楼包下来了,广邀学子前来赴会。

  “敢问公子的姓名,可有请柬?”

  门口还有拦路的小厮。

  李修涯将自己的姓名报上,交出请柬,李修涯进入如意楼。

  与李修涯想象的花红柳绿不同,如意楼中的装饰非常典雅,颜色也不鲜艳,颇为别致。

  “应该是走高端市场,就是有格调。”李修涯微微感叹。

  周围已经来了不少人,皆是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修涯兄,这里。”右边二楼,一个白衣男子对着李修涯招手。

  李修涯料想应该是原主的朋友,便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一张桌子上坐了三个人,见李修涯来到,纷纷起身见礼。

  李修涯也拱拱手,算是回礼。

  “阔别许久,修涯兄别来无恙?”

  李修涯道:“还好。”

  白衣男子道:“去年就曾听闻陈安县发大水,还曾派遣府中家仆打听过修涯兄的下落,不过一无所获,兜兜转转来到姑苏,却又得了修涯兄的消息,为此,当浮一大白。”

  李修涯闻言笑道:“说得不错,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杯酒得喝。”

  李修涯不知道三人的姓名,不过喝酒还是可以的。

  “此次借着云舟诗会的地方,我等几人再次相聚,好不快哉,可惜今日的如意楼不会有歌舞了。”

  白衣男子咂咂嘴,云舟诗会作为姑苏一带有名的才子聚会,自然有几分清高,诗会上有姑娘在,不过不是什么姑娘都能进得来的。

  四人就着酒菜,好一顿聊,李修涯也趁机会旁敲侧击的问出几人的姓名。

  白衣男子名叫张寒,坐他对面的叫程鹏,坐李修涯对面的是闻先成。

  看三人这架势,应该对原主十分的熟悉,李修涯也不敢冒险,只是尽力的附和着。

  “听说云舟诗会今日还请来了抚台大人的千金,早就听闻抚台大人有意为自己的女儿择一良婿,若是今日能得抚台大人千金的青眼那 来日说不定更有一步登天的机会。”

  李修涯见张寒说得向往,笑道:“似乎张兄对做个上门女婿很有兴趣?”

  张寒也不生气,只道:“势比人强,上门女婿也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

  闻先成道:“大丈夫立世,岂可居于女子之下。”

  “哎,这话可不能乱说,妇女能当半边天,不谓之谁上谁下。”

  开玩笑,李修涯可是经历过拳师教育的人。

  三人回味了一下李修涯说得话,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代可没有拳师,三人只当李修涯是在开玩笑。

  几人就这个话题聊得火热,好像那抚台大人的千金小姐已经成了几人的囊中之物一样。

  “话说,这诗会到底是谁主持的啊?怎么我等来了许久了,还不见人。”李修涯心中疑惑,学子们也来得差不多了,整个如意楼也塞得差不多了,但还不见有人主持开场,怪了。

  张寒撇撇嘴,冷笑道:“还能有谁,孟兴元呗。”

  “看起来张兄和孟兴元不怎么对付啊。”

  张寒佯怒道:“他爹是吴州巡按,我爹是吴州镇军司马,我两父辈就不合,我和孟兴元自然也不合。这些我早就跟修涯兄提起过吧?怎么修涯还故意说这话来取笑于我吗?”

  李修涯一滞,言多必失啊,少说话,少说话。

  “呵呵,是我的不是,向张兄赔罪。”李修涯饮下一杯,算是赔礼。

  张寒哈哈一笑,也不在意。

  很快,大厅里也坐满了人,突然众人听得一声轻响。

  是琴声,众人不由得安静下来。

  琴声舒缓而有力,就连李修涯这种对琴一窍不通的人都觉得好听,更别说其他人了,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

  李修涯看了众人表情,不由暗笑,心道太过夸张。

  很快,一曲罢了。

  众人鼓掌称好。

  人群之中,如同众星捧月般走出一人。

  一身青白丝绸玲珑锦绣,面如冠玉,嘴角含笑,虽然华贵姿态高雅却不觉得高傲,一看就让人非常想亲近,不过眼神却让人非常不舒服。

  张寒见了,哼道:“骚包。”

  李修涯三人暗笑。

  显然,这就是孟兴元了,比起张寒来说,可帅多了。

  众人见孟兴元出来,纷纷上前,孟兴元也一一回礼,一路走上大厅中间的高台上,这本是舞姬们献舞所用。

  “诸位,诸位。”孟兴元大声道,“多谢诸位赏光,孟某自觉荣幸之至,今日是云舟诗会聚会,乡试又快到了,孟某就借此机会,恭祝诸位学子一举成功。”

  “孟公子客气了。”

  “多谢孟公子。”

  ....

  孟兴元见场面热闹,微微一笑:“不过今日既然是诗会,那自然是要作诗的,刚刚的一曲琴声大家觉得如何?”

  有人应道:“余音绕梁,自然是极好的。”

  “此琴乃是抚台大人的千金亲手所弹,如今萧小姐就在如意楼上,若是想请她出面,诸位学子可以琴声作诗一首,若是萧小姐满意,自然出来相见。”

  众人微微兴奋,吴州抚台主掌一方军政,乃是真正的封疆大吏,若是能得到其女萧幼凝的青睐,那可真是前途无量啊。

  孟兴元又道:“宴会即将开始,还请众人先作诗一首吧,诸位,请。”

  孟兴元退下,众学子开始冥思苦想,当然了,这题算不得多难,也有成竹在胸的,一派淡然。

  李修涯不以为意,不过就是个噱头罢了,既然这个萧小姐来了,就没有不见人的道理。

  虽说未出阁的女子还有名节在身,但是这是诸多才子聚会,也并无不妥。

  “修涯兄不准备试试?”张寒见李修涯继续饮酒,不由有些疑惑。

  往日若是这般机会,李修涯跳得可欢了。

  李修涯微微一笑:“我哪有什么诗才啊,听听张兄的大作就好。”

  “修涯兄自谦了。”

  就在众人思索时刻,孟兴元带着一个小厮走到太上。

  小厮手上拿着两节竹竿,孟兴元示意,小厮便轻轻敲响竹竿,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诸位可有佳作问世?若是有,可以上来诵读,让孟某也开开眼界。”

  孟兴元的话一出口,众学子有的跃跃欲试,有的却很犹豫,但等了半天也没有上去。

  孟兴元暗自点头,看来自己的面子还是有几分的。

  第一个上台的自然备受瞩目,孟兴元已经上台了,众人再不识趣,也不会去抢孟兴元的风头。

  “既然诸位学子谦让,那不如就有孟某抛砖引玉吧。”

  张寒低声道:“哼,装腔作势。”

  孟兴元向楼上拱手道:“今日多谢萧小姐赏光,这首诗是送给萧小姐的。”

  孟兴元微微踱步,朗声念道:

  “主人有酒欢今夕,请奏鸣琴广陵客。

月照城头乌半飞,霜凄万树风入衣。

铜炉华烛烛增辉,初弹渌水后楚妃。

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馀里,敢告云山从此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