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商浩宸 > 第410章 破锁
 
我是带着满腔怒火在砍锁链的,不只是因为心脏的剧痛,更是因为我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把匣子里的东西给救出来,所以现在谁拦着我救人我跟谁玩命。

更何况匣子里的东西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总感觉和我有莫大的关联,说不定我的身世背后还有什么惊天大秘密就和这个东西有关,那我就更不能让尸群来破坏我寻踪觅影了。

陈刚看我劈斩锁链也赶紧过来帮忙,他脸都憋的紫了豪青的了,正好过来又戳破了我身上冒出来的一个大汽泡,连忙换了口气。

然而向来所向披靡的骨刃这次碰上了硬骨头,也不知道这锁链是啥材质做的,骨刃都砍出豁口了,愣是没撼动分毫,甚至连个印子都没留下。

我咬了咬牙,默念驭火诀,想召唤出火焰来,试试看能不能把这锁链给烧断了。

可念了几遍,火焰也没召唤出来,难不成是因为在水里的原因?

正想办法呢,水里蓦然传来一道波澜不惊的嗓音:“阿弥陀佛,二位施主,匣中所困乃是天煞,放出去会扰乱三界众生,速速回去吧,我愿在这阴阳湖里给你们开出一条金莲之路,渡你们上岸!”

这声音好像是从地底下传来的,又好像是从脑瓜顶上传来的,我四处找了半天,最终也没确定说话的人到底在哪儿。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绝对不是尸群中的任何一个。

因为那些尸体自从这个声音出现后全都变的肃然起敬,之前脸上各异的神情也都不见了,一个个变的慈眉善目,还全跪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略感疑惑,这又是哪位大佛在此留下的一道法身啊,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我倒是想和他唠唠,但苦于张不开嘴说话。

虽说我被憋出了龟息功,但到底是在水里,嘴一张开水照样往我嘴里跑。

所以除了尽量挺直了腰杆,梗梗着脖子表示我不愿意,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陈刚不明白咋回事儿啊,在后面捅了捅我的腰眼儿,我这才把目光转向他。

他冲我比划了几下,那意思是在问我有这么好的事儿我为啥不答应,我们这不正想出去呢吗?

他也看出我的态度来了,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我指了指匣子,又指了指自己,然后两个大拇指相对比划了两下,意思告诉他盒子里的东西和我有关,我必须带走。

陈刚马上明白我是啥意思了,可能后一句他不明白,但前面肯定是懂了,默契的与我肩膀靠肩膀的漂到了一起。

我就特感激他这一点,无论我做啥决定,哪怕是没缘由的呢,他都坚定不移的支持我。

那道声音似乎也看出来我的态度了,略感狐疑的问:“怎么,二位施主这是不愿意?”

我很快点了点头,对着虚空一顿比划,意思匣子我要定了,谁也别想阻止我。

水中很快传来那人长长的一声叹息,“我佛慈悲,能渡化世人,缘何渡化不了你?我说了,这匣子里镇着的是天煞,一旦逃出去,必将掀起腥风血雨,你这是要逆天而为,欠下一身业债吗?”

我依旧梗着脖子,那意思我不在乎。

现在我有无尚功德在身又咋样?还不是到处挨揍,也没见命比谁金贵点。

欠业债就欠业债,我还真就想掀了这片天了,爱特么咋地咋地。

那人见劝我不动,似乎挺苦恼的,“放下心中执念,方能得金身正果,你又何必如此执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冷笑,苦海是无边,但回头我也没看见岸,都特么无尽深渊。

那与其处处被动挨打,我还不如放手一搏,努力给自己增加点筹码呢!

匣子里的东西能让这个所谓的佛牺牲这么多弟子镇着,可想而知有多厉害。

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能给自己拉这么一个强有力的盟友,为啥要听他的鬼话说放弃就放弃?

也不知道那人咋想的,问也没问一声,直接就在水里给我开出了一条金莲铺成的路,自以为是的说道:“回去吧,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里面镇着的天煞我也不会让你们带走!”

说是金莲,其实就是幻化出来的虚影,影影绰绰的,直接铺到我脚跟底下了。

我连往上踩一脚都没敢,怕一不小心直接就被卷走了,反而往后退了几步,离那金莲之路远点。

“还不离开吗?”那人见我们死活不肯离开,语气有些生硬了。

这次我直接往下沉,沉到了匣子跟前坐下了,双手抱着匣子表达我的决心。

“哼…”那人沉哼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我估摸着应该是生气了,那下一步估计就要开战了,马上握紧了骨刃,同时左手摸向腰间的防水袋。

果然,那道声音消失之后,跪着的众僧纷纷站起,这次不拉扯锁链了,而是面目狰狞的朝我和陈刚围拢了过来,强大的阴气向我们逼了过来。

虽然他们生前都是佛门弟子,但说到底现在不过就是一堆死尸。

干这玩意儿我们拿手啊,不就干这行的吗?

所以面对尸群我还真一点都不怵,特别是有了骨刃之后,底气更足。

要知道这两把骨刃可是连尸鬼都能给砍的魂飞魄散的,更何况是这些普通尸体?

他们我也看了,三魂七魄俱被封存在尸体之中,这在我们这行叫活尸,比起僵尸和行尸来说,他们的身体没那么坚硬,但是却有思想,会玩心眼儿,所以对付起来也挺劳神的。

正在我跃跃欲试准备开干的时候,凌飞星的声音却蓦然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你去想办法解开匣子的镇符,这些破烂交给我!”

得了,霸道我星姐都出手了,那就更没得说了,这回我完全放松下来,专心开始研究那匣子。

这玩意儿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八根锁链是直接拴在里面的,八根锁链之上还分出去无数的分枝,这才拴住这么多尸体。

连接匣子的锁链极细,也就八号铁丝那么粗,却很是结实,之前我和陈刚砍了半天,把骨刃都砍出豁口了也没整开,所以肯定是不能用蛮力了。

我再次试图驭火,这回火倒是着起来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受阴气压制,特别小。

诡异不?

水里面能着火,火苗一蹿一蹿的,烧上了锁链。

然而烧了半天,锁链一点要化的意思都没有,连色都没变,我就知道不行了,马上收手。

随后我把绑在腰上的防水袋解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两张符纸。

符纸遇水直接阴湿了,但朱砂笔画上去的符文却没散开,我迅速将符咒拍向了锁链。

这次有了一点变化,一股浓重的黑气由锁链之上飘了出来,随后符纸迅速变黑,失去了作用。

我眼睛微微一亮,既然符咒对锁链管用,那就说明这锁链之所以这么结实,肯定和阴气有关。

对付阴气的话办法就多了,只是在水里不太好操作,我直接取出了小桃木剑贴在了锁链之上。

这下效果更明显了,不过桃木剑也让我给干废了,所有的桃木剑变黑报废之后,锁链那段露出了原本的颜色,亮银亮银的。

我两手捏住,用力一扳,只听“咔”的一声轻响,锁链应声而断。

随着锁链断掉一根,匣子里马上传来舒缓的喘息声。

可链子一共有八条,整断一根就把桃木剑全报废了,剩下的七根得怎么整?

我扭回身又去看防水袋里剩余的东西,一共还剩下不到二十张符纸,一面八卦镜,两袋香灰,几个小葫芦,两块水晶…

可这些至阳之物还远远不够,要知道所有东西里,就桃木剑吸收多年香火,阳气最足,别的还差的远呢,我该怎么办?

有一点我还特别纳闷儿,按说骨刃是上古青龙身上的骨头,那不也该是阳物吗?怎么骨刃就对这锁链一点作用都没有呢?

还有火,我操纵的火焰也能克制阴邪,偏偏也对锁链没用,真是奇了大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