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猫中文网 > 列仙斗 > 第三十五章 冷雨沾衣透
 
  “哈哈哈哈,实在是太有趣了,这个人,嘿嘿,到死了还在给别人求活路,甚至不惜颜面尽失,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来,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旁边的吴道把自己的右手食指轻轻抹过田浪脖子上的血痕,无视了周围弟子愤怒的目光,放在嘴边舔了舔。

  “啊,真是甘甜的味道,是痛苦的美味,也是死亡的绝望,真是太棒了!这种死不瞑目的味道真是太迷人了!”

  钟情看了一眼又开始发疯的吴道,冷冷地说道:“别忘了你的任务。”

  随后便连挥数剑,剑气轰出,缭乱的剑气让众多孔雀剑派还没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斩杀,几个修为较高的长老大喊道:“快跑,核心弟子随我迎敌!”

  他们还在妄图通过人数战胜面前这个少年。

  钟情没有理会那些逃跑四散的弟子,只是对着吴道说:“别忘了,不准对普通人下手。”

  “知道知道,嘿嘿,我办事,你放心吧!”

  带着病态笑容和疯狂神色的吴道飞奔而出,手上的暗器没有任何停滞地不停挥洒着,一名名逃跑的弟子被诛杀殆尽,还没有赶来的弟子也由吴道去处理。

  钟情眼前的是孔雀剑派仅存的两位破军和十位闻物,还有一干没有逃跑的炼骨境弟子。

  两位破军境的长老率先持剑奔出,身后,是十位闻物弟子紧随而出,炼骨境的弟子们则围了上去,挤压钟情的空间,他们要用人数把这个屠夫给堆死!

  钟情面无表情地看着这群人,他突然觉得他们有些可怜,但并不怜悯他们,因为如果自己不够强的话,或许,现在被觉得可怜的就是在灵堂为自己哭泣的许慕甄和父母了。

  荡不平!剑气横扫而出,血肉横飞,但留下的弟子没有一个是惧怕的,哪怕断掉的手脚飞到他们脸上,哪怕腿肚子打着颤,依然鼓着劲上前。

  一位破军境长老上前挥剑,仗着七尺剑的优势就是一记势大力沉地纵劈,钟情没再留力,横剑前奔,带着一往无前地执着之势,一剑斩碎了孔雀地脖颈,在那长老惊惧地眼神中,斩飞了他地头颅。

  一个侧步,让开了挥剑而来的一名闻物境弟子,绕云环!

  剑气圆环搅碎的不仅是那人的头颅,还有那人身后的几名炼骨境。

  右臂向后发力,剑柄直撞身后一名弟子的手腕,那弟子被打的长剑脱手,钟情一个翻腕戳透了他的胸膛。

  另一名破军境长老带着四个闻物弟子从五面攻来,钟情握着剑,心有所感般的脚尖点地,整个人飞起,带着旋转之势,剑气如同风暴一般卷起,狂乱的气流吹飞了周身几名炼骨境的长剑,朝他袭来的四个闻物境长剑寸断,整个人都没搅成肉酱。

  随着风暴散去,有血肉如泥般四散而下,钟情处在剑气风暴的中央,仰头灌了一口酒,鲜红的血液如同妖艳的彼岸花般在他的衣服上盛开。

  雨还在下,整个孔雀剑派山门后的石板上血流成河,雨滴落在白色的衣服上,让本就艳红的地方显得更加狰狞。

  看着仅剩得破军境长老,少年双眼有些迷离,但他依旧声音清澈地报上了剑招:“醉杀三千场!”

  那破军长老惨笑着,身上地衣袍已经被剑气风暴割裂,自己的长剑也已经粉碎,他捡起地上一把剑,凄厉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孔雀剑派:“你这个魔头,我孔雀剑派都认栽了,还要怎样?非要屠尽我满门吗?所有弟子,拼死杀敌!”

  周围仅存的二十多名炼骨境弟子和三名闻物境弟子拿着剑的手都在颤抖,他们内心的恐惧在无限放大,能清晰的感觉到双腿都在发软。

  但这是他们生活了数年乃至于十多年的家,他们眼底的惧色敌不过对家破人亡的仇恨,所有人都摆出田浪最后一招的架势,钟情无悲无喜,声音不再清澈,仿佛有些醉了。

  “只许你们杀我,我就杀不得你们?”

  “田浪到死都跪在地上给你认错,还不够吗?你和那人屠尽了我孔雀剑派的闻物破军,还不够吗?我孔雀剑派未来五十年再无出头之日,还不够吗?你就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钟情抬起头,雨势越来越大了,喝光了葫芦里最后一口酒,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周围人颤抖着没敢动弹,他们被这个少年杀怕了,只希望长老的话能让他给他们一丝活命的机会,也给孔雀剑派一线生机。

  钟情有些醉了,冰冷的雨点顺着他的脸滑落脖颈,一头黑发已经湿透了,他伸出左手将被束缚的头发解开,青丝披散,说不出的出尘和潇洒。

  他睁眼看着面前这个浑身颤抖,眼里带着一丝希望的长老,那长老慌忙地说道:“求求你了,我可以死,反正多少年好活了。但是他们,他们是和你一样还有着无限遥远的将来的人啊,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他们不会也没有资格找你报仇,我求求你了啊!”

  说着说着,他哽咽了起来,丢了准备殊死一搏的剑,朝钟情跪了下去,额头砸在沾满血液和雨水的石板上,冰冷的触感和疼痛没有让他有一丝犹豫,此刻的他,只想保住剑派的最后一丝火种。

  仅存的弟子们望着那个刚才还要殊死一搏的长老,只因现在有了一线渺茫的不能再渺茫的希望,这个骄傲的剑修连剑都丢了,只是为了保下他们的性命。

  他们艰难的开口道:“长老。。。”

  可之后的话如鲠在喉,他们能要求这个曾经教过他们剑术的老人什么呢?让他站起来不要跪地求饶?可跪地是为了他们啊!

  钟情看着面前这个鲜血已经遍布额头,脸颊的老人,微微叹息一声,开口却无比冰冷无情。

  “如果那天,你们也愿意放过我多好啊!”

  人头飞起,那老人瞪大的双眼带着悔恨和不甘,虽然他没有参与,但这计划,却是所有长老同意的。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魔头,邪修!我要你死,我要你给秋长老陪葬!”

  仅存的弟子们发疯似地持着剑冲了上来,钟情提着剑,一步一步,剑刃划过了这群年轻且无辜的生命,没有丝毫的犹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